史海钩沉 0

肖望东

肖望东


肖望东 ,曾用名肖惠存,肖克,江西省吉安县人,中将军衔,参加过长征,参加过莱芜、豫东、济南等战役,并被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
肖望东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者。
评价
肖望东将军宅于南京市古楼北隅,原为周佛海故居,人称周公馆。依稀当年气派:一栋三层洋楼,椭圆形,青灰色,庭院深深,花木萧萧。主楼一分为二,院落亦一分为二。西为龙潜将军所居,略小;肖望东将军所居东侧,晚年以看报读书,载花种树,字画鉴赏自娱。

肖望东将军客厅挂一幅傅抱石之太湖山水,烟雨迷漫,帆影点点,笔墨酣畅,堪为精品。二楼为将军卧室,前有一小客厅,陈设雅致,壁上挂有两幅红木框镜片:一为叶剑英元帅亲笔所书赠诗《烟台行。调寄蝶恋花词》,另一为赖少其为将军书写之扇面――周恩来《望春日诗》 。叶帅与赖老书法,均为余所见者难得之精品。

肖望东将军卧室正面壁上悬一书法条幅,三个大字:“金石寿”,古朴苍劲,武中奇先生手笔也。将军告余,人那有金石寿,所以不敢挂外面,只得挂这里。不是字不好,也不是意不好,而是我不配。

肖望东将军藏画多且精,有徐悲鸿、齐白石、黄宾虹、亚明、陈大羽、武中奇、钱松岩等著名书画家作品。客厅里的画两个月一换,而楼上叶剑英、赖少其书法常年不动。将军近灯光不观字画,正食饭、垂涕、不洗手不观字画。家中所藏字画,有数年十余年数十年者,皆纸白如新,品相无疵。

肖望东将军喜书法,兴之所致,亦挥毫泼墨,鲜为示人。将军书法柳骨颜风,端庄刚劲,自嘲为“狗爬沙”。1976年5月,邓小平复出,与叶剑英共同主持军委工作。其时军中俊杰皆喜,而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肖望东将军则喜中有忧。将军以为江青等人未除,邓、叶难有宁日。是时,将军挥毫抄写毛泽东诗一首,以表复杂心境:

一从大地起风雷,

便有精生白骨堆。

僧是愚氓犹可训,

妖为鬼蜮必成灾。

今日欢呼孙大圣,

只缘妖雾又重来。

落款为:1976年5月。将军示此书法告余,当时心中意念:白骨精就是江青,孙大圣就是邓小平,僧是指毛泽东。故将军对此书法格外珍视,如宝物藏之。

党史载,高敬亭,红二十八军军长。红军长征时,高敬亭率红二十八军于大别山区坚持游击战,该部英勇善战,国军闻风丧胆。抗日战争时期,高部被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高敬亭任支队司令员。后高敬亭被枪决。1937年7月,肖望东将军与郑位山、张体学、程启文等奉毛泽东之命前往高敬亭部加强领导。郑位山任红二十八军政委,肖望东任政治部主任。

肖望东将军言,1937年8月,抵达红二十八军驻地――湖北七里坪,与高敬亭见面。其时高部思想混乱,主要是对联合国民党抗日想不通,地方主义、游击习气较重。将军与郑位山先办党训班集训干部,苦口婆心,对部队进行教育,终于扭转思想倾向。1937年12月,肖望东将军陪同高敬亭至武汉向中央长江局王明、周恩来、博古、项英、叶剑英、董必武等领导汇报工作。返回七里坪后协助高对部队进行了整编。将军言,原红二十八军整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第七、第九团和手枪团,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编为第八团,总计三千一百余人。

(Visited 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