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中将秦基伟

人物生平
1914年11月16日出生于湖北黄安(今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七里坪镇秦罗庄。秦罗庄全村人家都姓秦,是一个世代租种罗姓地主庄田的穷苦山村,故名秦罗庄。秦基伟8岁丧父,10岁又失去了与他相依为命的哥哥,孤身一人守着祖辈留下的破草屋苦捱时光。
小小年纪,挖野菜、砍柴卖、放牛、打短工,什么苦事秦基伟都做过,在孤苦的生活环境中顽强成长起来,养成了勤劳、能干的品质和刚毅、勇敢的性格。村里有家外来户剥削致富,为富不仁,秦基伟常在深夜到他家门口,不是在门上靠个稻草人就是放块大石头,次日天明富人开门,要么被吓一大跳,要么被砸得皮破血出。小伙伴们常在一起劳动、玩耍,他常说:“将来,我一定要让那些地主恶霸倒过来走路,看他们还敢不敢欺负咱们。”革命一兴起,秦基伟就参加了儿童团、少先队。
1927年——加入义勇队,11月参加了黄麻起义。这年,他刚刚13岁,被乡亲们誉为“红色少年”。
1929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红四方面军经理处监护连排长,总部手枪营连长,少共国际团连长,警卫团团长,红三十一军第二七四团团长,红四方面军总参谋部补充师师长,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游击支队司令员,晋冀豫军区参谋处长,一二九师新编第十一旅副旅长,太行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兼中共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任太行军区司令员,晋冀鲁豫军区第九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十五军军长。
1931年11月——秦基伟任红四方面军总部手枪营二连连长,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在著名的黄安战役中,城东嶂山阵地失守,他率部护卫着总指挥徐向前直奔火线,指挥部队夺回了阵地。在开创川陕苏区的斗争中,任方面军警卫团团长、红三十一军第二七四团团长,红四方面军总参谋部补充师师长。随后参加长征和西路军行动,在西路军任总部四局长。
1937年1月——率少数作战部队掩护西路军总后勤部,在冰天雪地里艰难行进,被敌骑兵分割包围于甘肃临泽。他协助总后勤部部长郑义斋指挥坚守,苦战数日,终于突出重围。西路军失利后,经历九死一生回到延安。
抗日战争爆发,秦基伟受命以“游击战教官”身份只身前往山西太谷一带组织抗日武装。不到一月就组织了300余名各界爱国青年攻下太谷县城,夺步枪17支,打出了“太谷抗日游击队”旗号,任总指挥,率队上了太行山,开始了创建太行山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艰苦斗争。
1937年11月——八路军一二九师独立支队组成,对外称“秦赖支队”,秦基伟任司令员,赖际发为政治委员。
1938年春,秦赖支队发展到五千余人,在17个县内建立了拥有百余万人口的游击根据地,威震晋中。4月,参加粉碎日寇晋东南九路大“扫荡”战斗。此战之后组建晋冀豫军区,秦基伟任第一(晋中)军分区司令员。
1940年6月——秦基伟调任一二九师新编第十一旅副旅长,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
1941年3月——任太行军区第一分区司令员,带领军民渡过了抗战最艰苦的时期,被誉为不怕苦的“咬牙干部”。每战必亲临前沿侦察、指挥。1945年8月,他身穿便衣,腰插菜刀,夜闯太行山下小根村日寇炮楼,老区人民说他像走亲戚一样就炸飞了炮楼,称他为“秦大胆”。后任太行军区司令员,率领部队和民兵展开大反攻。攻打临城时,敌人火力强大,我军伤亡极重,他亲自端机关枪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部队冲入敌阵夺取胜利。
1947年8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在河南博爱王卜昌地区成立,秦基伟任司令员。为配合野战军主力挺进大别山,他率部强渡黄河挺进豫西,楔入八百里伏牛山,连克县城15座。尔后攻洛阳,战南阳,克郑州,参加淮海战役,率部围歼国民党军黄维兵团。
1949年2月——九纵队整编为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五军,秦基伟任军长,参加了渡江、两广、解放大西南战役。
建国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军长,云南军区副司令员,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兼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成都军区司令员,北京军区第二政治委员、第一政治委员、司令员等职。
1951年3月——经三次请缨,秦基伟率领被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三兵团十五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秦基伟任军长。


1952年10月14日——开始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是坚守上甘岭的主力部队,面对美军6.2万余人、118辆战车、350门大炮、3000多架次飞机以及投下的200多万发炮弹、万余枚炸弹,十五军坚守上甘岭40余天,顶住了“世界战争史上最猛烈的一次火力攻击”,把美军牢牢钉在上甘岭前,打得骄横的侵略者只好再在谈判桌前低下头来,从而加速了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进程。
1953年6月16日——毛泽东主席接见了秦基伟。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历任云南军区副司令员、昆明军区副司令员。
1957年——毕业于南京军事学院,后任昆明军区司令员兼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
文化大革命时期,被冠以“保皇派”、“走资派”等罪名,遭到残酷的批斗,被下放到湖南省常德市西湖农场劳改,女儿秦晼江陪伴父亲挑粪、种菜。期间,秦基伟种出了37斤重的大冬瓜,在当地传为佳话。
1973年——恢复工作,任成都军区司令员。
1975年10月——调入北京军区,先后任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司令员。
1981年——受中央军委委托,秦基伟成功地组织了著名的华北实兵实弹战役大演习。
1984年——国庆35周年,秦基伟担任了建国35周年国庆大阅兵总指挥。
1988年——任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授予上将军衔。
1993年——秦基伟被选为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委员会副委员长。秦基伟先后当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一至十三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常委。
1997年2月2日——秦基伟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
著有《秦基伟回忆录》。
人物逸事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首任军长秦基伟,爱玩。当红军,玩命;当支队长,玩炮;当军分区司令员,玩照相机;当纵队司令员,玩汽车;当军长,玩无线电;在朝鲜战场上指挥上甘岭战役,玩喀秋莎。人们说,玩物丧志。然而,秦基伟却一路“玩”出了名堂。
“秦大刀”
红军时期参加革命的高级将领中,许多人都有绰号,秦基伟也不例外,他的绰号叫“秦大刀”。那是1931年11月25日,红四方面军总部指挥部靠前指挥攻打黄安城。刚刚担任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手枪营二连连长的秦基伟,看着其他部队打得热火朝天,自己的连队人人手上有手枪,背上有大刀,却整天守着总部,无用武之地,心急手痒,一脚踹开了营长的门:“这个岗老子不站了,老子的连队要打仗!”
营长连瞟都不瞟秦基伟一眼,低着头,补军装,许久,不愠不火地说:“好哇,你秦基伟英雄啊!把连队给我留下,你爱到哪里去到哪里去。”把连队留下,就不是连长啰!秦基伟懵了,望着营长。这时,营长仍继续补军装,头仍然不抬一下,开口说道:“把枪也留下,打完这一仗,封你为秦大刀!”自此,秦基伟有了“秦大刀”的绰号。


解放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胜利后,秦基伟被任命为太行军区司令员。接着,解放战争开始,1947年8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在河南省博爱县正式组建。纵队司令员由秦基伟担任。1948年9月25日,中央军委批准。
华东野战军举行淮海战役的建议。刘伯承、邓小平指挥部队加强西线行动,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1948年10月9日,刘邓决心集中第一、第三、第四、第九纵队相聚攻取南阳、郑州,策应华野在徐州战场上即将展开的淮海战役。郑州战役不是孤立的,可以说是淮海战役的序幕。当时,刘邓发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就明确了攻打郑州的企图:“吸引孙元良全部回援甚至可能更吸住邱清泉兵团一部向西,以达到协助华野作战的主要目的。”九纵在最初的部署中不是重要角色。秦基伟想攻坚也好,配合也罢,主要目的就是消灭敌人。但秦基伟判断,郑州守军有可能会逃跑。于是,他命令九纵做好阻逃打援的一切准备工作。
果真不出所料,“老大哥”部队一纵、三纵、四纵逼近郑州时,守在郑州的国民党军第十二绥靖区第四十四军一○六师、第九十九军二六八师,见势不妙,弃城北逃。郑州守军的行动突变,打乱了作战部署。邓小平和陈毅都在四纵指挥所里。邓小平只好打电话给北面的秦基伟:“不能让它跑掉。”秦基伟回答:“政委放心,我的网已经形成,它跑不掉。”陈毅接过话筒:“秦基伟,这一回就看你的了。打得好,我到你那里给你唱《借东风》,打不好,是要打屁股的。”
秦基伟谋事在先,率九纵在郑州以北的老鸦地区,歼灭逃跑的国民党军1.1万余人。1948年10月22日,郑州宣告解放。10月25日晚,陈毅到达郑州,说了一句“九纵成熟了,可以打大仗了”的话,让秦基伟高兴得当场表态要请客。陈毅说:“我们俩说话都是算话的嘛!”秦基伟说:“去看戏,《借东风》。”陈毅摆了摆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进城了,阔了,你给我找个大饭店。总不能让肚子饿了嘛!”就这样,秦基伟亲自开着吉普车--可见秦基伟的玩车水平--带着陈毅上街请客,满大街转悠,却找不到一家开业的大饭店。最后,他俩降低标准,在一家小饭店切了半斤牛肉,打了三两老白干。正当秦基伟和陈毅喝酒吃肉时,郑州警备司令部值班室电话铃骤响。值班参谋桑临春一听,电话那头是邓小平:“找你们秦司令员!”这边是邓小平找秦基伟,那边是秦基伟酒足饭饱,送走了陈毅,独自一人到中原大戏院看戏去了。这还了得,郑州刚刚解放,一个警备司令不在位。邓小平坐到了警备司令部的值班室,一直等到秦基伟回来:“今天晚上,我们两个都有事了。你给我一份检查,我给你一个处分。”
跟主席“撒谎”
1950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组建志愿军第三兵团和第九兵团入朝参战。秦基伟指挥的十五军改称志愿军第十五军,调归志愿军第三兵团建制。1951年3月,十五军进入朝鲜战场。众所周知的是,第十五军和第十二军在朝鲜一个叫上甘岭的地方,打了一场令美军胆破心寒、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战役。战役中,秦基伟娴熟地使用苏联支援的“喀秋莎”火箭炮,打得美军招架不住。
1953年上半年,秦基伟回国后,到各地作报告,《人民日报》连续报道,还配社论《庆祝上甘岭前线我军的伟大胜利》。1953年6月16日10点左右,秦基伟来到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落座不久,毛泽东从内房走出来。秦基伟立即起立,敬礼。毛泽东微笑着握着秦基伟的手,说:“啊,秦基伟同志,欢迎你啊!”秦基伟说:“主席,我代表十五军的指战员,向主席汇报来了。”毛泽东说:“上甘岭打得很好。上甘岭战役是个奇迹,它证明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骨头比美利坚合众国的钢铁还要硬。这个奇迹是你们创造的。”秦基伟说:“是主席和军委指挥得好,战士们打得顽强。”毛泽东点点头,笑了笑,说:“你们打得好,我要有表示。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那就请你吸烟吧!”
秦基伟的手下意识地伸向烟盒。但秦基伟没有拿烟,而是将烟盒顺势向毛泽东那边稍稍推了推:“主席,我不会吸烟。”秦基伟破天荒说了一句谎言,而且是在毛泽东面前说了谎言。事后,秦基伟说:“我觉得在毛主席面前吞云吐雾不大合适。但是,说假话是要尝苦头的。当时,我一天没有两包烟解决不了问题,可是已经说过不抽了,再不敢翻案了。心里暗暗叫苦啊!”“哎呀呀,你这个当军长的还不吸烟。不吸烟怎能坐指挥部啊,要是我,那可就是没办法啰。”毛泽东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11点左右,秦基伟起身告辞。毛泽东将秦基伟送到门口,又说:“朝鲜战争是要停下来的,所以调你到云南工作。云南是中国西南大门,处于重要的战略位置,边防线长,还有残匪在境外活动,斗争情况复杂。你年轻力壮,到任后要多下去,熟悉地形,了解部属,把边防建设好,把大门守好。”1953年7月,秦基伟到云南军区任副司令员。1955年4月,云南军区改称昆明军区,秦基伟改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
戎马生涯
梭标闹革命
1914年,秦基伟出生在湖北红安县秦罗庄一个农民的家里。父亲秦辉显勤劳厚道、家道不算富裕却也够温饱。8岁时,父母把他送进村私塾读书,指望他能识几个字,好念通官府的公告,算清收入支出。谁知秦基伟天性好动,受不了私塾先生的约束,经常瞅冷子脚底抹油,溜到外面逮鱼捉虾,引弓游戏。私塾先生先是用竹片狠打手心,两年后打手心也不管用了,一咬牙勒令他退学。因打架丢了学籍,这是他日后十分遗憾的一件事,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他痛楚地认识到了没有文化的悲哀,于是他发奋学习,坚持每天写日记,常常对着镜子练演讲,终于成为一个既有赫赫战功同时又有较高文化素养甚至颇有艺术细胞的军事领导人。


1925年,一场瘟疫,夺走了他父母、哥哥、伯父的生命,11岁的秦基伟成了孤儿。偌大的农舍里只剩下一个孩子,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他白天要下地种田,晚上回来还要自己做饭吃。1927年,外面的世界已是闹哄哄的了,到处都在打土豪分田地。那年的冬天,他正在破屋子里劈柴,他本家的一名堂叔风风火火闯进来喊:“还劈个么柴,闹革命了,还不跟着打县城去!”接着,外面又来了一群衣衫褴褛的庄稼汉子,人人手里拿着梭标、大刀,喊着口号。秦基伟接过一把梭标就冲向队伍。这天是1927年的11月13日,秦基伟参加的就是著名的黄麻起义。
秦基伟参加红军后,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分到三团机枪连当战士。第一次战斗,是跟国民党第二十军郭汝栋的部队交手。那时他的武器是一根梭标。他多么渴望有枪啊!看到别的老战士趴在土堆上用枪射击,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没枪,没枪我不会抢吗?他一挺梭标,大吼一声就冲向敌阵,完全不理会飞来的弹雨,一个敌兵看见秦基伟不要命地冲来,吓得扔了枪就跑。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秦基伟拣枪如获至宝,嘿,汉阳造!他扔了那土里土气的梭标就用枪打了起来。这次战斗,他崭露头角,被提拔为副班长。没几个月,他又升为班长、排长。
1931年,苏区大肃反。秦基伟算幸运的,没有被抓,但被‘降职’了。秦基伟想不通。我没犯错误呀!为什么降我的职?后来听人传说,是被人‘张冠李戴’了。因为他年少时出过天花,脸上有几颗麻子,被大家喊作‘麻子排长’。红军时代职务称呼比较随便,由于战斗中变化大,有的干部互相之间甚至只知绰号不知姓名。恰巧,本连三排长也是个‘麻子排长’,曾经对肃反说了几句风凉话,可能是被连长和指导员(已先被抓走了)供了出去,于是保卫局就来找‘麻子排长’的事。又因为三排长是雇农出身,比他的中农成份好,所以没怀疑三排长,稀里糊涂地把他给收拾了。好在秦基伟才是个排长,又沾了工农干部的光,脑袋才没有搬家。
晋中抗日
1937年11月,根据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命令,太行山区成立了第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一二九师抗日独立支队。因该支队司令员是秦基伟,政委是赖际发,所以又称‘秦赖支队’。这期间,日军占领了太原,对附近地区不断进行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938年1月4日,日军扫荡祁县阎漫村,杀害村民23名,奸污妇女40多人;2月13日,日军占领平遥县城,屠杀城内居民1000多人;3月30日,日军在太谷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二·一八惨案’(农历二月十八日),杀害群众290多人,3名妇女被轮奸致死,烧毁房屋1300多间……噩耗一个接一个传来,在秦赖支队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受害者的血泪控诉,让秦基伟怒火中烧筋骨欲裂。他是个血性汉子,向来勇武刚烈,在太行山下,八路军的秦赖支队已是家喻户晓,岂容侵略者如此猖狂?然而又不能轻易出战。国民党精兵利炮,整师整军,尚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他秦赖支队仅数千人,武器低劣,弹药奇缺,倘主动出击,会暴露实力,吸引敌人注意力,招致疯狂报复。不能强攻,那就智取。于是,一场全方位的摸敌情、查动向、跟踪敌伪零星分队的活动展开了。 秦基伟严令参谋处、敌工站和各县区游击队负责人,务必于当前内掌握为日本人带路、帮凶的罪大恶极的汉奸及日军零散分队的行踪。一切准备就绪,秦基伟终于大开杀戒了。1938年4月2日晚上,太原东南半壁河山度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夜。十个县的军民一起行动,协助秦赖支队派出的捕俘队,一夜之间杀了100多个罪大恶极的汉奸,所有被杀的汉奸尸体上都有一张标语:凡给日军通风报信带路者均同此下场。落款是八路军秦赖支队。接着,在秦赖支队的辖区内,70馀个日伪据点又同时遭到袭击,260多名汉奸被杀,日军官兵也死伤惨重。此一招,震惊了日本人的魂,吓破了汉奸的胆,敌占区内一片恐慌,日军不敢出门了。
血战上甘岭
历史
永远记住了这个非同寻常的日子---1952年10月14日3时,范佛里特的‘金化攻势’开始了。美七师与韩二师集中了40架飞机,320多门大口径重炮,127辆坦克、战车,以罕见的火力密度,炮弹倾泻志愿军阵地,平均每秒落弹6发。在长达一个多小时高密度高强度的火力准备之后,晨4时30分,美七师第三十一团、韩二师三十二团及第十七团一个营,共七个营的兵力,分六路向五圣山前沿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发起猛烈进攻。与此同时,美韩军队又以四个营的兵力向西方山和芝村方向实施进攻,牵制十五军的四十四师部队,分散秦基伟的视线。在十五军约30公里宽的正面上,战斗全线打响。道德洞里,秦基伟的军指挥部像一锅烧沸了的开水,热得冒气。十几部电台同时开机,呜哩哇啦地叫个不停。电话铃声也此起彼伏。终于打起来了,而此刻政委谷景生回国参加国庆观礼去了。秦基伟一人扛着军政两副担子,在黑暗中捕捉着来自前方的每一丝信息。很少有主动发出去的信号,多数是被动的接受询问,有志愿军司令部的、有兵团的、有友邻的、也有来自下面的……秦基伟终于在电话里把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抓住了,劈头一句吼得震耳:‘是不是上甘岭?敌人有多大兵力,阵地情况怎么样?’然而,崔建功没能明确回答。前线电话线炸断了,电台被炸毁了,话务员被震死了或震聋了。全时收听的电台里偶尔冒出一句:“敌人的坦克上来了!”、“黄河呼叫长江!”……
鏖战了数小时的前沿终于有了消息:当面之敌是美韩军队的七个营,在飞机、坦克、重炮的掩护下,一举猛攻上甘岭左右的597.9和537.7两个高地,抢占意图比较明显。这一天,是秦基伟最为揪心的一天,也是让他平生最难决断的一天。敌人突然攻击,规模之大,火力之猛,手法之狠,都是空前的。尤其是避虚就实,多少有点出乎秦基伟意外。


在秦基伟的视野里,五圣山是险峻的,是美韩军队很难逾越的屏障。他一直认为,西方山是个脆弱地带,尽管他把用兵重心放在那里,但他依然敏感于西方山的每一声响动。五圣山前沿打起来了。西方山前沿也打起来了。敌在五圣山方向的兵力重于西方山方向,这是否就能说明敌人以五圣山为主而以西方山为次?或许判定敌人虽然重兵攻击五圣山仍意在重兵直取西方山?也没那么简单。战场形势一时扑朔迷离,变幻莫测,捉摸不定。骤然临之而不惊。秦基伟决定再等等看,只要没有确凿事实证明敌人不再攻打西方山,他就绝不会轻举妄动那里的一兵一卒。他需要时间。可以想象,四十五师一三五团前沿部队的战斗之残酷,旷世罕见。在承受了数万发炮弹的轰炸之后,别说人,连苍鹰和兔子也跑不掉,几百门大炮急射的炮弹像瓢泼大雨般浇过来,侥幸飞出一两只蚊虫,那实在要算是命大的。坑道里的战士耳鸣未绝,又迎来了十几倍于己的敌人。从战斗打响到日暮黄昏,四十五师一三五团前沿部队虽遭重创,但除597.9高地2、7、8号表面阵地及537.7高地北山9号表面阵地被敌军占领外,主峰阵地和其它阵地仍在十五军手中。美韩军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抛下千名尸体和伤残之躯,最后只夺去半个上甘岭。
战斗异常惨烈。七天七夜,坐镇道德洞指挥的秦基伟没睡过一秒钟。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也在前沿指挥所里七天七夜没离开,出了坑道,就差点晕厥过去,上厕所都要人搀扶。从血光之灾突然降临到数次反复争夺,七天七夜中,上甘岭左右这两个并不高的高地承受了人类作战史上空前绝后的的撼击。拼到最后,只剩下意志了。
美韩军队先后共投入十七个营的兵力,伤亡已逾七千之众。据美国一位随军记者报道,一个连长点名,下面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秦基伟也十分清楚,他投入的兵力比美韩军队的少,因此伤亡的比例更大。1952年10月30日22时,十五军集中重炮进行直接火力准备。5分钟后,火力延伸,第一线步兵佯动诱敌。敌人果然上当,纷纷涌出工事。待时机成熟,秦基伟指挥已经延伸的炮火突然减下标尺,杀了个回马枪。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联合国军’没有接触到志愿军的步兵,倒被突然收缩的炮火大量杀伤。22时25分,四十五师以10个连的兵力(含坑道内临时的两个连)对占领597.9高地表面阵地之敌内外夹击,经过一小时激战,全歼守敌4个连。31日凌晨,597.9高地全部收复。从1952年10月31日开始,美韩军队投入大量的兵力,在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下,连续对597.9高地进行反扑。黄昏时分,在粉碎敌人最后一次集团冲击时,主峰阵地上空出现了一幕惊人的奇观---昏黄的天空倏然一亮,随着奇特的爆炸声,天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团,哗啦啦降下一阵带着汽油味的燃烧着的金属碎片。原来是美军一架低空支援步兵冲击的F-51强击机,与志愿军一颗弹道很低的炮弹相撞,顿时粉身碎骨。那带着火星、发出啸声的金属雨,正好落在美军人群中,吓得美军士兵抱头鼠窜。志愿军指战员跳出工事和坑道,进行阵前反冲击,大获全胜。对这次奇观,秦基伟有个说法,叫做:“人倒霉了喝口凉水也塞牙,仗打顺了地炮也能打飞机。”
十年动乱
1968年10月上旬,秦基伟带着女儿畹江,被‘护送’到了湖南省汉寿县的一个军垦农场里参加劳动。苦难的生活从此开始了。秦基伟所在班共有八个人,住在营区外面的菜地里,种菜供应全连。
多年以后,秦基伟回忆那段生活时说:‘西湖农场的劳动量是很大的,有一天我挑了三十二担大粪。农忙搞双抢,割了稻子又插秧,早晨打着电筒上工,夜晚打着电筒收工。再累再苦,我也坚持下来了。战士们都是年轻娃,能吃苦,但不会照顾自己。一天活下来,浑身又是泥又是汗,回来后脱下衣服往地上一扔,倒头便睡,那样子,很让人心疼。我的瞌睡少,就给他们洗衣服,洗好了又补,常常是在灯下,戴着老花眼镜,一针一针地缝。战士们的绒衣长,自己又不会收拾,穿在身上拖拖沓沓,我就帮他们剪,再用布头把剪口包好,防止脱线。团里都觉得老秦有点特别,他们也听到风声我是个高级干部,从领导岗位下到农场来挑大粪,在世俗眼里,属于忠臣落难。有的战士偷偷地问我,老秦,你那么大的官不当了,心里不难受?我说那有什么难受的?我当初参加革命,只想着穷人翻身解放,并没有想到要当官。我本来就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参加劳动,可以说如鱼得水。靠自己的汗珠子养活自己,饭香菜美。有什么值得难过的?’1972年3月,秦基伟终于被批准去长沙看病,之后又被送到宁乡县的一家疗养院疗养。他的夫人唐贤美也被批准带着三个儿女从云南赶来探视。一别多年,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真是不胜唏嘘。这些年,她们在云南饱受冲击,被抄家、被撵出原住的房子,蜗居于西站一座简陋的招待所……1973年4月,苦尽甘来,中央军委派人把秦基伟等几位将军接回北京,7月,秦基伟出任成都军区司令员。1975年10月,他又调往北京军区任第二政委、党委书记。一年后,‘四人帮’覆灭,他被任命为北京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一书记。这以后长达8年的时间,他在北京军区司令员的岗位上,深得邓小平、胡耀邦等中央领导的信任和倚重,在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届、十一届代表大会上连续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党的第十二届代表大会上被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1988年4月,秦基伟将军晋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在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88年9月人民解放军恢复军衔制,他被授予上将军衔。职务高了,将军仍然朴实如故,早上一杯牛奶、一碟咸菜、一块湖北口味的炸糯米粑粑或者一根油条,就能吃得津津有味;夫人、女儿、孙儿,饭后都自己动手洗刷碗筷。‘文革’中遭受的苦难,他尽量淡化,除了‘四人帮’这些元凶外,那些整过他斗过他的人,他不计较更不报复,只是惋惜这些人对革命了解不深。1997年2月,秦基伟因癌症在北京去世,终年83岁。
人物性格
秦基伟将军作战动员曰:“我秦某人打仗有两条枪,一挺机枪一把手枪,机枪是打敌人的,手枪是打逃兵的!”众官兵闻之悚然。
崔建功将军言,秦基伟将军能打、善学、会玩。上山打猎,开车兜风,打扑克,下象棋,样样都会。当支队长玩迫击炮,当分区司令玩照相机,当纵队司令玩汽车,当军长玩无线电,在上甘岭战斗中玩“喀秋莎”。言此将军补充曰:“好玩也就是好学,学习新鲜的东西。”
人物评价
周恩来言秦基伟将军:“是文化人中的没文化人,没文化人中的文化人。”
秦基伟将军躯干伟岸,浓眉赭面。1984年10月1日,邓小平国庆阅兵,将军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作为阅兵总指挥随行,侧立阅兵指挥车上,威风凛凛,目光夺人,被誉为“神将”。
1953年6月16日上午,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菊香书屋,接见了秦基伟。毛泽东指着秦基伟对刘少奇、周恩来介绍说:“15军军长秦基伟,在太行山当过司令。现在又是上甘岭的英雄。”刘少奇握住秦基伟的手说:“上甘岭开创了一个世界纪录!”周恩来也握住秦基伟的手说:“你们打得很苦,很顽强,打得很出色。上甘岭战役,是我国战争中又一次重要战役,是军事史上的奇观。”
官方评价
秦基伟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
中国共产党的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原中央军委常委,原国务委员,原国防部部长。
勋章列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八一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独立自由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解放勋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两枚)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