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将领刘湘

人物生平
速成学堂
刘湘年幼时,就读乡间私塾。1904年(光绪三十年),考入大邑县立高等小学堂。当时,清廷宣告废除科举,设立文武学堂,编练新军。不满十七岁的刘湘,背着父亲赴雅安应考,遂被四川武备学堂陆军弁目队录取。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4月,刘湘考入四川陆军讲习所。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初,升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
1909年(宣统元年)夏,刘湘在速成学堂一毕业,即被分配到建成不久的新军三十三混成协(旅)六十五标作见习官。
1910年(宣统二年)春,经队官呈准,刘湘被保送到总督赵尔巽刚开办的四川陆军讲武堂深造。
1911年(宣统三年),调任第十七镇六十八标一营前队排长。不久,被派往成都,参与镇压保路同志军的作战。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后,第十七镇改为第一镇,刘湘任第二标张邦本支队的少校差官,随部进驻川北。
1912年(民国元年),第一镇改编为川军第一师,张邦本支队奉令归还建制。但该支队的第二营管带杨森拒不接受命令。刘湘便与该营都练官孙中华、队官唐式遵、杨国桢等串通,甩开杨森,将第二营拖到资中。刘湘升为第二营营长,随即,将部队开驻泸州。
1913年(民国二年)8月,川军第五师师长熊克武等人响应孙中山的“二次革命”,在重庆宣布独立,组成讨袁军总司令部,决定兵分三路,围攻泸州,首先消灭胡文澜掌握的周骏第一师。交战之前,熊克武特派速成同学傅常等前往策动,刘湘不置可否。战斗打响后,他与侯建国、刘盛恩奉命率领本营阻击讨袁军中路旅长兼第一队司令龙光所部。在这一带往复冲杀,保住了泸州。讨袁军失败后,刘湘因作战有功,被提升为第一师第三团团长,调驻重庆,埋头练兵。
1915年(民国四年)8月,袁世凯任命陈宦督理四川军务,为削弱川军,将各师加以缩编。刘湘经周骏在陈宦面前力保,新任旅长熊祥生亦见其朴实无华,才没有被撤换。同年冬,又被任命为铜梁、璧山、大足清乡分司令,奉陈宦之命大举搜查革命党人,为袁世凯复辟称帝扫清障碍。
护国战争
1915年(民国四年)12月5日,云南通电宣布独立,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蔡锷率部取道四川,讨伐袁世凯。刘湘在熊祥生指挥下,率领全团防守泸州。次年3月,川军第二师师长刘存厚在纳溪宣布独立,称护国川军总司令,与蔡锷所率护国军会攻泸州。刘湘协助熊祥生将刘存厚留守泸州的部队全部扣押,获袁世凯奖赏三十万元。当护国军迫近小市和五峰顶时,他奉命率领本团为先锋,在北洋军的猛烈炮火掩护下,突过长江,反攻兰田坝,截断了护国军渡江的归路。经过战斗,护国军遭受挫败。陈宦和北洋军将领张敬尧即特电袁世凯,请对刘湘予以奖叙。3月13日,袁世凯发布命令说:“刘湘奋勇督战,连克要邑,肃清江岸,勤勇可嘉,着授陆军少将,并授以勋五位。”嗣后,又给刘湘授予三等嘉禾章。5月22日,陈宦宣告四川独立。熊祥生见大局转变,遂弃军潜回成都。刘湘因资历较深,为众所推,代理旅长。后经督理四川军务的周骏具报,被袁世凯正式任命为陆军第十五师步兵第二十九旅旅长。7月20日,护国军攻克成都,蔡锷在成都就任四川督军兼省长,电邀周道刚(时在北京陆军部供职)回川任第一师师长,请委刘湘为该师第一旅旅长。
1917年(民国六年)4月,刘湘先后两次领衔与川军各旅、团长联名通电,历数罗佩金(因积极推行唐继尧的“大云南主义”,引起川军不满)强滇弱川的九大罪状,要求北京政府主持公平,“速予解决,以弭川乱”。12月27日,他被北京政府授予陆军中将衔。


川滇斗法
1918年(民国七年)1月,四川靖国战争爆发。开始,刘湘随第一师师长徐孝刚站在刘存厚这一边,率部与滇黔靖国军大战在内江之田家场、一泗堆、白马庙一带,企图阻挡靖国联军西进。在一次攻击中,他败退下来,去见徐孝刚。其时,徐因前线失利正在大发雷霆,听说刘湘来了,厉声呵斥道:“难道刘旅长就杀不得吗?!”刘湘闻言回身就跑,当即带着手枪队,赶赴火线督队进攻,一鼓而下。2月,靖国军攻占成都。刘湘见北京政府对四川已失控制,又跟随徐孝刚等川军将领,立即倒向四川靖国军总司令熊克武,发出响应“护法”通电。3月,被熊克武委为川军第一师师长。6月,熊克武在成都召开整军会议,将川军编为七个师。刘湘改任第二师师长,管辖永川、荣昌、铜梁、大足、璧山、合川、武胜七县,设师部于合川。从此,刘湘有了固定的立足地盘,一面委派保定速成同学担任参谋、旅长等要职,开始建立速成系集团;一面举办军事传习队和军官传习所,加紧培训军中骨干,以期养精蓄锐。他对传习所的军官说,将来要一起“统一四川,问鼎中原”。
川滇黔靖国联军击败刘存厚后,四川局势的演变益见复杂紧张。唐继尧以联帅自居,视四川为附庸,同黔军总司令王文华合谋熊克武;督军熊克武大权在握,成为四川的最高统治者,隐以盟主自命,不为唐继尧所制,可是与省长杨庶堪之间的权利冲突一直无法协调。当时,刘湘拥有三旅之众,枪弹充足,军心亦固,可谓是能战之师,他认为这是自己图谋发展的大好时机,便约集速成同学胡春田、张斯可等密商向背问题。大家认为,滇黔军连年危害四川,军民同受其害。只有顺应人心,拥熊送客,自己亦可于中获利。但对倒熊的各军须善加以应付,以避免正面结怨为宜。
1918年(民国七年)12月,四川省长杨庶堪趁赴外地为父治丧之机,与各路民军司令石青阳、颜德基、卢师谛、黄复生等密商了一个倒熊计划。他们认为,刘湘身拥重兵,且与第四师师长刘成勋、第八师师长陈洪范都是大邑同乡,平日连成一气,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必须争取过来,才可稳操胜算。于是,杨庶堪亲赴合川,劝说刘湘予以赞助,并以川军总司令一职相许。刘湘深知杨庶堪在川国民党人中资深望重,今以大事相期,重任相许,心中十分高兴。同时,他又忖度熊克武之所能得到四川军政大权,全仗外有滇黔军的援助,内有民军的支持,而今内外与熊为敌,其必败无疑。因此,一谈即合,欣然向杨表示赞同。但他一点不露声色,仍与熊信使往还,遇事请示一如往常,免其生疑。
在这期间,熊克武对刘湘这支力量也早已密切注意。为了探察刘湘在川局动荡中的态度,特派第一师师长但懋辛为点编刘湘部队的主任,先到重庆收集情况。后去合川,向刘湘介绍、分析了四川局势,力主川军各部必须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客军。并转达熊克武将拟推举刘湘统率各军之意,刘湘也当即表示始终拥戴熊克武,愿衷诚合作,共奠川局。随即根据但懋辛的密告,严查所部旅长廖谦与黔军总司令王文华勾结的情况,密报熊克武。1920年(民国九年)3月,又邀速成同学、滇军第二军参谋长杨森协助,举全力围攻廖谦,将其部完全接收,以巩固内部。
同时假意与第五师师长吕超合作倒熊,在顺庆的倒熊联盟会议上被推为川军总司令。1918年4月30日,四川第五师师长吕超、二师刘湘、三师向传义、四师刘成勋、六师石青阳、七师颜德基、八师陈洪范、司令黄复生、卢师谛合组同盟军,宣布川督熊克武勾结政学系等罪状,出兵讨伐,推吕超、刘湘为川军总副司令,刘湘见电勃然大怒,大为不满,决定拥熊讨伐唐继尧。5月4日,熊克武以得刘湘、刘成勋、陈洪范、向传义之支持,宣布复职,开始进攻黔军。11日,刘湘、余际唐自合川进攻重庆,为黔军王文华、袁祖铭所败,仍撤回合川,随后合川为黔军攻占,刘湘即退往邻水与江防军余际唐部会合,杨森脱离滇军率两个营投靠刘湘,被编为独立旅,刘湘军势复振,又将合川夺回,旋又退守安岳。5月28日,川军师长刘成勋、向传义、但懋辛、刘湘、陈洪范等通电否认唐继尧、刘显世为川滇黔联军总司令。6月任北路总司令,率军围攻南充。7月10日,熊克武退潼川、保宁,刘湘被熊克武任命为四川第二军军长。7月下旬讨唐联军遭到反击,退阆中整编,刘湘建议熊克武请回第三军军长刘存厚联手攻打滇军。8月10日,刘存厚率田颂尧、赖心辉、唐廷牧等师自陕西汉中南进,号称“靖川军”,熊刘各军以刘湘为川军前敌各军总司令,负责统一指挥。8月下旬,刘湘指挥各部由阆中向三台地区战略开进,刘存厚部及但懋辛的第一军为右方面军,经绵阳、罗江、德阳、广汉向成都进攻;第二军为左方面军,经中江、金堂与右方面军会合,然后合攻成都。9月8日所部杨森师攻克成都,9日击退滇军反攻,17日成都各军分路出击,川军与滇军赵又新、顾品珍部在成都近郊及龙泉山展开决战,滇军大败。21日,刘湘与杨森、邓锡侯、田颂尧攻占龙泉驿,滇军南退。26日占领资中,28日占内江。10月8日,攻占泸州,滇军第二军长赵又新被击毙。10月15日,进占重庆,滇军顾品珍撤出四川,黔军王文华逃往上海,结束了滇、黔军阀控制四川的局面,唐继尧等不甘失败,发出通电,叫嚣对川军进行攻击,刘存厚则设法拉拢刘湘部下军队。
主政四川
1918年10月30日,熊克武在重庆设立广州军政府任命的四川督军公署,与刘存厚势不两立,刘湘拥熊反刘,使熊克武在军力上压倒刘存厚。11月1日,刘湘以川军前敌各军总司令名义领衔发出通电,痛陈客军在川为祸之深,指出“川人屡年受制,束缚于滇黔暴力之下,受痛如山,积怨成海”,5日由刘湘、但懋辛出面,会同各军将领商定解决川事六项办法。12月10日刘湘等川军将领举行召开会议,议决制定省自治法。12月13日,四川第二军军长刘湘、第一军但懋辛、第三军刘成勋等通电主四川独立自治,反对四川督军刘存厚。12月30日北京政府特任刘湘为重庆护军使,31日晋授勋四位。
1921年1月8日,刘湘、但懋辛联合通电表示自治决心,“在中华民国合法统一政府未成立以前,川省完全自治,以省公民意志制定省自治根本法,行使一切职权,共谋政治革新,为图振兴实业,并在南北任何方面,决不为左护右袒”。1月21日,第一军但懋辛、第二军刘湘、第三军刘成勋再次联合通电,拒不接受北洋政府以刘存厚为四川督军、熊克武为四川省长的任命,“决以川人自立自治”。2月18日,刘湘与但懋辛、刘成勋联名通电,宣布刘存厚违反民意,是四川自治之一大障碍,应予驱逐,开始与第一、三军联合将驱逐刘存厚,3月下旬刘存厚战败下野。6月6日,四川混成旅旅长以上各将领在善后会议上推举刘湘为四川总司令,各军联合办事处撤消,24日又被推为四川省长,熊克武在幕后表示支持。7月2日,刘湘正式就任川军总司令兼四川省长,所部八万余人,成为四川军阀速成系的首脑人物。


1921年7月21日,湘军大举入鄂驱逐王占元,正在湖南的熊克武联络川军援湘,刘湘正欲向外发展,乃组织援鄂军。8月9日,四川援鄂军占领建利县,12日吴佩孚到达汉口掌握了湖北,赵恒惕向川军求援,17日刘湘任援鄂军总司令,但自己并未出川,但懋辛为副司令兼第二路总指挥,唐式遵为第一路总指挥,潘正道为鄂西总司令,令川军沿长江进攻湖北,19日占领巴东。9月3日,川军占领宜昌对岸之葛道山,川、鄂军在宜昌激战,11日鄂、直军击败围攻宜昌之川军。12日川军第二次进攻宜昌,再败鄂军,但未克,吴佩孚向川军商和被拒,13日亲率援军到宜昌督战,22日解宜昌之围。9月25日,援鄂川军退驻南沱溪,10月11日,退出湖北巴东,13日鄂军夺回利川,11月16日,川军退出湖北建始,24日退出施南。11月下旬,刘湘又调集大军三路攻鄂,吴佩孚恐奉军南下和南军北进,遂与刘湘议和。12月21日,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与刘湘代表议定了川鄂媾和约十七条。1922年1月刘湘与孙传芳结为兄弟,定下相互援助的密约,川军退回四川,3月7日川鄂和约正式签订,刘湘不再外图。
退居山野
1922年2月,孙中山令两广北伐,3月16日,刘湘通电不附西南,熊克武仍控制第一军,一直企图东山再起,煽动川军各部联合与刘湘为敌。5月14日,由于被但懋辛揭露欲消灭第一军的阴谋,但懋辛、刘成勋、邓锡侯、田颂尧、赖心辉等拟组联合办事处,刘湘被迫辞职退居幕后,第二军交杨森,暗中调兵遣将,准备与第一军作战,还电令汉口的乔毅夫速往宜昌与孙传芳密谈,请孙传芳即时派兵入川支援。6月8日,刘湘通电赞成恢复旧国会,19日赞成裁兵废督。7月1日,杨森在未告知刘湘情况下突然进攻但懋辛第一军,11日刘成勋、陈国栋、赖心辉、田颂尧等联合反对杨森。8月2日,杨森等推刘湘为靖卫军总司令,欲由刘湘率领抵抗联军进攻,刘湘避居重庆王家沱义新纱厂,通过大邑同乡刘成勋及第九师师长刘文辉等出面疏解,但以“杨森跋扈,不听命令”未就总司令,刘文辉派兵护送刘湘回到大邑县安仁镇老家,“樵山渔水,息影乡园”,置身事外以待东山再起,杨森逃奔吴佩孚。
东山再起
1923年1月,四川战事又起,2月杨森乘机打回四川,5月刘湘旧部联合谋倒熊克武,6月杨森等战事不利,与袁祖铭共同推刘湘出山,刘湘借助乱世重整旗鼓。7月28日,北京政府任命刘湘为四川清乡督办,30日被川军将领推为四川善后督办,拟利用刘湘收拾川局。9月14日,熊克武、赖心辉军自内江大举南进进攻杨森,23日进迫重庆,刘湘以调和不成,即助杨森、袁祖铭军,25日刘湘自叙州至重庆,熊克武军猛攻。10月16日,熊克武、赖心辉、石青阳攻占重庆,刘湘、杨森退垫江万县。10月23日,特任“嘉威将军”,刘成勋、赖心辉也倒向刘湘。11月27日被孙中山下令褫职通缉。12月14日,刘湘、杨森、袁祖铭、邓锡侯及北军再占重庆,熊克武、赖心辉、石青阳部退往永川乐昌。
1924年1月31日,刘湘、杨森、袁祖铭等占领成都,2月19日,刘湘、袁祖铭自成都赴东路督师,防熊克武及滇军攻重庆,3月4日熊克武袭攻重庆失败,退綦江。4月7日熊克武合滇军胡若愚、周西成再袭重庆,为袁祖铭所败,熊克武以所部叛离,遂走贵州遵义、铜仁,入湘西,败走广东向孙中山辞职,从此出川。4月22日,驻扎内江之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投附刘湘。5月27日,刘湘被北洋政府任命为川滇边务督办,改封“甫威将军”,5月29日,授为陆军上将,兼筹川边边防事宜。
1925年2月7日,段祺瑞令改川边道为西康特别行政区域,以刘湘为川康边务督办,节制该省区军队,杨森实力强大,不愿居刘湘之下,刘湘暗中联络刘成勋、刘文辉、赖心辉等,形成“三刘一赖”的反杨联盟。3月,刘湘等又联名致电段祺瑞政府,要求调杨森赴京任职。4月9日杨森在成都召开军事会议,决以武力打破防区,发起四川“统一之战”,进攻赖心辉、刘文辉。4月17日,段祺瑞命刘湘制止四川杨森与赖心辉、刘文辉之战,杨森则以黄毓成为总司令,王缵绪、王正钧、蓝文彬分任北、东、南三路总指挥,自遂宁、内江、泸州攻重庆。4月28日,刘湘、袁祖铭等任赖心辉为前敌总司令,刘文辉、邓锡侯为副司令,准备对杨森作战。5月16日被北京政府任命为四川军务督办。7月14日,杨森与刘湘、赖心辉、邓锡侯等之和议决裂,刘、赖、邓等组织联军,推袁祖铭为总司令(刘湘、刘文辉任中路,邓锡侯任右路,赖心辉任左路),8月杨森败走。8月24日,刘湘、袁祖铭、邓锡侯、赖心辉、刘文辉、刘成勋在自流井会议川事。9月3日刘文辉军攻入嘉定,杨森残部向叙州退走,杨森以所部不愿入滇,命转投刘湘,只身东去。10月27日,东山再起的吴佩孚任命刘湘为“川黔后方筹备司令”,未就。12月6日刘湘在成都召开四川善后会议,川内黔军袁祖铭、川军邓锡侯、田颂尧等与刘湘分赃失和,各方不欢而散,决定联合杨森反对刘湘。
1926年1月24日,袁祖铭返抵重庆,立即下令增调黔军四个团入城,在浮图关、两路口、磁器口等要地配置重兵,战争一触即发。1月29日,刘湘部队正移驻时,袁祖铭突然策动鲜英师何金鳌部哗变投袁,鲜英仅率残部一营突围与兰文彬会合。1月30日,袁祖铭又派兵攻击刘湘部守城卫队,占领驻渝机关,收缴川军守卫部队枪械,追击已撤退至白市驿等地的兰文彬、鲜英师,将刘湘的主力部队全部逐出了重庆。2月5日,邓锡侯及黔军袁祖铭联合进攻刘湘。2月21日吴佩孚令袁祖铭、赖心辉进攻成都,助杨森回川,结果刘湘、邓锡侯却与杨森秘密联合准备夹击袁祖铭,袁祖铭拒绝川军以协助军饷四十万“礼送黔军出境”,受到川军联合攻击,25日刘湘与袁祖铭冲突,3月4日刘湘与杨森联合,击败袁祖铭。4月30日,袁祖铭部黔军(王天培、李燊等)因与刘湘妥协,决定离川回黔,刘湘每月接济军饷四十万元(先付一百二十万元)。5月与杨森联合驱逐了黔军袁祖铭。
易帜整军
1926年6月,刘湘等派代表到长沙会晤唐生智,要求归附北伐军。7月22日,北京政府任命刘湘为参谋总长,未就任。8月13日,刘湘、刘文辉、赖心辉、刘成勋因吴佩孚更动四川督理、省长,通电反吴,愿意出师北伐。11月27日,广州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一军军长、川康绥抚委员,12月8日刘湘宣布就任,17日通电申明以往因应川事经过,及今后效忠国民革命之决心,第二十一军所部第一师师长唐式遵、第二师师长许绍宗、第三师师长王陵基、第四师师长罗纬、第五师师长王瓒绪、第六师师长潘文华、第七师师长蓝文彬、第一混成旅旅长杨国祯、炮工兵司令张邦本。12月27日,国民党左右两派发生冲突,刘湘下令戒严,解散右派(西山会议派)之省市党部。
1927年2月17日,被南昌特任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镇压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3月31日,刘湘、王陵基、蓝文彬武力解散重庆工农商学兵、反英大同盟召开之市民大会,封闭省党部、农民协会、总工会,解散工人纠察队。4月6日,被武汉中央政治会议指定为四川政务委员会委员。4月9日,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杨森等通电反共,随即与赖心辉、刘文辉合力围攻刘伯承领导的泸州起义军。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成立国民政府,武汉中政会通过免刘湘、赖心辉职,29日,刘湘、刘文辉、邓锡侯、杨森、刘成勋、赖心辉、田颂尧通电拥护南京国民政府,5月10日,武汉政府免第二十一军军长刘湘职,蒋介石则任命他为第五路总指挥。6月1日,刘湘就任第五路军总指挥,以杨森为前敌总指挥,向武汉进攻,被唐生智等击退,刘湘军唐式遵师趁杨森出兵湖北进驻夔、万,潘文华师、张邦本部进驻江北。7月6日特任军事委员会委员,9月17日再次推为军事委员会委员。11月刘湘将部队缩编为七师(师下直辖三个团)又一混成旅及若干特科部队,其中原川军第二师旅长李宗昉、团长孙为武因不满刘湘缩编部队所部,出永川投靠李家钰。12月17日,第二十八军第十二师长罗泽洲联合江津合江之第二十二军赖心辉等进攻重庆,刘湘败之于江北。12月20日,国民政府重行编定各路军总指挥名称,第六路总指挥为刘湘,18日就职,指挥第二十、二十一两军。


1928年2月5日,国府电刘文辉、田颂尧、邓锡侯、刘湘等,和衷共济,速组省府,以期消灭杨(森)赖(心辉),奠定川局。5月17日,刘湘(许绍宗旅)、郭汝栋合攻杨森,将其战败,22日杨森退出万县,刘湘坐收渔人之利得杨森部范绍增师。7月4日邓锡侯助杨森反攻,迫重庆,重占万县。8月15日第二十一军第五师向成杰部(川军)被鲁涤平、何键缴械(李宗仁命令)。8月22日,刘湘为分化反对自己的保定系,在政治上争取主动,讨好蒋介石,通电辞第六路总指挥之职,同时将所部军队,照中央之方针实行裁兵,9月3日通电宣布将原有部队七个师、一个旅、两个司令缩编为三个师(注6)。9月21日,四川各军首领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会于资中,磋商川事,推定刘湘为四川军务善后督办,刘文辉为省主席,邓、田为省府委员,邓兼财政厅长,田兼民政厅长,联名请南京政府予以任命,南京并未据此发表。10月31日中政会通过组织四川省政府,任刘文辉、刘湘等十三人为委员,并任命刘湘为四川裁兵委员会委员长,11月7日任川康裁编军队委员会委员长,但中央新的任命中邓、田均为闲职,激起了邓锡侯的不满,暗中支持黄隐、李家钰、陈书农、罗泽洲、杨森、刘存厚、赖心辉、郭汝栋、四部联合成立“国民革命军同盟各军军事委员会”,简称“八部同盟”,推杨森为主席,发动了下川东之战,刘湘急忙派王陵基赴万拉拢杨森,但刘、杨二人积怨已深,未成功。12月21日,杨森、赖心辉、李家钰、罗泽洲等,再度进攻重庆,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助刘湘,刘湘决定先将罗泽洲部击溃,以王缵绪第二师、王陵基第三师为主攻部队,30日刘湘于江北击退罗泽洲等同盟军。
1929年1月5日,刘湘败“同盟军”杨森,占万县,杨部旋退营山、遂安,15日国府明令免去杨森本兼各职,听候查办,并命刘文辉、刘湘、邓锡侯、田颂尧处理四川善后,此役刘湘大获全胜,得下川东二十余县,收编杨森军三万余众,将范绍增师正式划入二十一军建制。1月23日,刘湘、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共商善后,拟打破防区制。2月赖心辉返川入江津,再次为刘湘击溃,所部第二师范子英部为刘湘收编为独立第二旅。3月23日蒋介石电四川刘湘进军湖北,26日蒋桂战争爆发,29日刘湘通电讨伐桂系,派唐式遵师进向宜昌,讨伐武汉的桂军。4月18日杨森等同盟军又对刘湘、刘文辉开战,刘湘再次击败杨森。4月26日被任命为讨逆军第七路总指挥。5月19日,刘湘、刘文辉与同盟军李家钰等战事又起,6月8日刘湘击败同盟军李家钰等。10月10日宋哲元领西北军反蒋,29日刘湘电南京,表示服从中央,响应讨逆,谓“当激励官兵,奋志驰驱,仰副肃清叛逆之意”。12月24日邓锡侯、田颂尧、杨森等再度进攻刘湘,被刘湘击败。
两刘争川
1930年(民国十九年)3月4日,刘湘通电拥护中央,4月中原大战爆发,刘湘坐镇四川保持中立,密派师长唐式遵参加李家钰、罗泽洲、杨森三人于广安天池举行会议,分化刘文辉。6月24日又派刘佛澄、王海平拉拢杨森。7月派独立第二旅旅长郭勋祺率四个团出兵湖北,进驻沙市防吕超。8月26日,赖心辉在宜昌被刘湘部扣留。9月18日张学良通电入关参加中原大战,22日刘湘通电响应张学良。10月任川康绥靖总司令兼第四路总指挥。1931年1月1日国府授勋于刘湘。1月刘湘支援杨森、罗泽洲进占广安、渠县。2月24日国务会议任命刘湘为四川善后督办。3月20日,邓锡侯与李家钰冲突,李部退出简阳,30日四川善后督办刘湘自重庆出兵助李家钰等抗邓锡侯,31日通电实力制止川战,前队占璧山,4月1日所部三个师进占合川,驱走邓锡侯部陈书农师,陈退走依附刘文辉,4月7日刘湘、刘文辉合作调解,邓锡侯、李家钰之战停止。5月7日刘湘、刘文辉通电斥广州事变,23日刘文辉自成都到重庆,与刘湘商川省善后,二人矛盾已然产生。6月15日被国民党五中全会第三次会议选为国民政府委员,18日刘湘派兵出川,增防鄂西。7月18日石友三在顺德发动叛乱,22日刘湘等宣布声讨石友三。1931年上半年,刘湘以道士刘从云(人称“刘神仙”)的模范队九个营为基干,组建了模范师,还致力发展海军、空军,时人谓刘湘拥有陆、海、空、神四大兵种。
1932年6月4日,军事委员会发表刘湘为第七路军总指挥兼陆军第二十一军军长,至此刘湘的防区近三十个县市,并占有鄂西防地,辖有兵力六个师、川东边防三路司令和机枪、工兵、空、海军司令等。9月26日,四川善后督办刘湘、省主席刘文辉交恶,形势紧张,刘文辉为肃清后方,乘刘湘迟迟之际集结兵力于成都,准备先解决田颂尧部再和刘湘决战。10月1日川战爆发,第二十八军十二师罗泽洲与刘文辉两军在武胜接触,6日李家钰、罗泽洲进攻顺庆,为刘文辉军所败。10日刘文辉第二十四军围攻成都近郊邓锡侯、田颂尧,13日刘湘部将领唐式遵、潘文华、王缵绪电京责难刘文辉。18日刘湘大军集中荣昌,以唐式遵、潘文华、王缵绪为各路总指挥,20日刘文辉军自顺庆退遂宁。21日四川各将领电京,请免刘文辉职,公推刘湘为川康绥靖总司令,田颂尧为副司令,并推邓锡侯、田颂尧、杨森、刘湘为四路总指挥,23日刘湘通电“主弭战救国”,指责刘文辉反复无常。24日刘湘部猛攻刘文辉军于江津永川,四川爆发规模空前的“二刘之战”,28日川北将领李家钰、罗泽洲推杨森为总指挥,进抵遂宁,也向简阳之刘文辉部进攻。11月7日刘湘部猛攻泸州内江,并派飞机轰炸,黔军助刘湘攻占纳溪,13日刘湘与刘文辉在富顺又开战。19日刘湘派飞机轰炸泸州刘文辉军,21日刘湘部攻占泸州,22日成都战事停止,25日刘湘军进抵叙州,刘文辉部集中嘉定、仁寿,26日刘湘下令停止进攻。12月4日刘湘军分路进向成都,与刘文辉军战于仁寿,10日两部主力激战于仁寿、井研。12月12日“废止内战大同盟”电请讨伐刘湘。21日两军在老君台签订停战书(注9),23日刘文辉军自成都退向嘉定、眉山、夹江,29日刘湘、田颂尧等会议于内江,31日刘湘等在四川内江会议,决设善后委员会,令刘文辉部退往西康。


1933年1月1日刘文辉又向成都反攻,川战再起,3日刘湘对刘文辉下攻击令。1月7日刘文辉战败通电辞职,8日刘湘通电结束四川战事,14日四川二刘(刘湘、刘文辉)战事结束。5月14日刘文辉和邓锡侯争夺税权开战,邓向刘湘求救,23日刘文辉军占崇宁,田颂尧自川北派兵援邓锡侯,刘湘决武装调停。6月1日行政院通过整理四川军事政治案。6月26日,刘湘与杨森、田颂尧、刘存厚、李家钰、罗泽洲等联名通电,制止刘、邓战事。7月1日四川战事又起,刘文辉、邓锡侯两军在荣县、威远、毗河接触,4日安川战役开始,刘湘派兵五路助邓锡侯,刘文辉与刘湘、邓锡侯相持于资阳、仁寿间。6日被蒋介石任命为长江上游“剿匪”总指挥,刘湘电告中央,以大部兵力会同田颂尧、杨森、刘存厚各军“进剿赤匪”,以一部西上制止刘文辉、邓锡侯之争,7日被派为四川“剿匪”总司令,为彻底消灭刘文辉,刘湘提出“先安川后剿赤”的口号。8日刘文辉因刘湘、邓锡侯两军之压迫,退出成都,移往嘉定、新津、眉山,并电中央辞四川省政府主席兼民政厅长职,13日刘湘、刘文辉两军相持于彭山、嘉定、岷江沿岸。19日刘湘自隆昌赴成都,21日在成都召开军事会议。8月3日,刘湘、刘文辉两军激战于眉山嘉定一带,13日刘湘、邓锡侯、李家钰各军对刘文辉军总攻,渡过岷江,15日刘文辉军溃退,刘湘电蒋介石,岷江军事结束即回师“剿赤”。18日刘湘军进占名山,刘文辉在雅安通电,“驰赴西康,致力国防”。9月6日,刘湘、刘文辉联名通电,双方停止一切敌对行动,“二刘之战”至此终,刘湘在历次军阀混战中逐渐统一四川,成为“四川王”。
围堵红军

、1933年9月5日刘湘在成都召开剿匪会议,27日何成浚自汉口飞四川,与刘湘商“剿共”军事。10月4日就任四川“剿匪”总司令,集中全力与红四方面军作战,11月5日第五路王陵基、范绍增部败红军于绥定,克木瓜场。11月19日四川“剿匪军”分路进攻,杨森克营山之周口,红军西占昭化之笔架山,23日杨森占领营山,12月2日王陵基与红军在绥定、宣汉激战。8日刘湘令封锁川北共区,10日四川“剿匪军”总攻,杨森占新店场,17日王陵基占领宣汉,18日范绍曾师克绥定,31日田颂尧部克仪陇。12月22日红军第三军(第二军团)贺龙部占四川黔江,次年元旦被刘湘之第五师陈万仞收复。1934年1月11日四川“剿匪军”克昭化剑阁,31日刘湘在成都召开剿匪会议。2月9日,四川“剿匪军”杨森、李家钰攻占巴中、南江。13日红军徐向前、张国焘败剿匪军王陵基部于楼门口,旅长郝耀廷被击毙。2月21日,四川“剿匪军”六路开始二次总攻(六路为邓锡侯、田颂尧、李家钰、杨森、王陵基、刘邦俊),3月18日田颂尧、罗泽洲克巴中,第二期“进剿”告一段落。4月川军继续发动第三期“进剿”,与红军作战,双方伤亡均大。5月中旬,刘湘在成都召开所谓第三次“剿匪”会议,示意各军阀公推刘从云为四川“剿匪”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进驻南充指挥各军。6月12日,四川“剿匪军”“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刘从云,自成都到顺庆就职,22日刘从云开始下令总攻,开始第四期“进剿”。7月11日刘从云再下总攻令,第一路攻两河口,第二三路攻通江之汉城,第四路攻竹峪关,第五六路攻万源,均无进展,22日川军进攻万源,守军为红军第九军第二十五师许世友,川军连番进攻,历经血战,均被击退。8月10日,红军第四方面军主动出击,大破第六路汪铸龙于四川万源青龙关,11日红军徐向前(第四军)何畏(第九军)向剿匪军第五路唐式遵部发起反击,16日红军大破第五路之杨国桢、刘先榆旅于万源宣汉间,第五路损失三分之一,17日总预备军总指挥潘文华以各路失利,电请刘湘令暂取守势,21日第五路左翼败退渠县三汇,后退约四百里。8月23日,刘湘因军事失利通电辞“四川剿匪总司令兼善后督办”职,离成都返重庆,前方军事委员长刘从云亦辞。28日徐向前红军自通江进击,败第三路李家钰、第四路杨森。9月1日四川绅耆请中央派军入川“协剿”,并慰留刘湘,蒋介石也致电慰留,7日刘湘经各方挽留打销辞意,8日电蒋介石表示“愿以在野之身,权支危局”。9月7日徐向前等向巴中江口之李家钰、杨森防线猛攻,第三路副指挥罗泽洲放弃巴中,9日徐向前转兵进攻第二路田颂尧部,李炜如师溃走。11日刘湘在蒋介石电催下自重庆到万县,即赴开江布置军事。12日第二路田颂尧部败退阆中苍溪,旅长曾起戎及团长四人战死,14日刘湘到开江前线督师,调王缵绪师增防,15日旅(南)京川人请派军入川“剿匪”,并督促刘湘负责。18日蒋介石电刘湘,令“各路剿匪军推进,不再有局部撤退”,23日蒋介石促令刘湘早日复职。25日第五路唐式遵部开始进击,略有进展。29日蒋介石电刘湘指示四川”剿匪“军事,并将捏报战情、望风奔逃的新编第二十二师长罗泽洲撤职查办。10月8日刘湘自重庆抵成都,19日在成都召开”剿匪“军事会议,蒋介石拨给子弹二百万发,22日刘湘正式复职,继续主持“剿匪”军事。 [5]
1933年11月13日刘湘奉召自重庆东下(第一次出川),16日刘湘自重庆到汉口,20日到南京见蒋介石,请派兵入川共同防守,连日与孔祥熙商四川财政问题,30日自南京到上海,12月1日赴杭州,4日自上海回抵南京,10日离南京返四川,18日行政院决议改组四川省政府,任命刘湘为四川省政府主席,19日回抵重庆,25日奉蒋介石令派兵援黔,沿乌江布防,对红军采取北守南攻的方针。他说碉堡战术太呆板,要和机动部队相配合,要推出去打。
1935年1月6日,刘湘奉令派三个师入贵州,前队抵綦江,阻止长征的中央红军,10日蒋介石又令刘湘进兵贵州,12日行营驻川参谋团由贺国光率领到重庆,以追击红军为由,从此中央势力进入四川。16日刘湘到泸州布防,即返重庆,“四川剿匪司令部”自成都移设重庆。19日红军进至川南永宁河,与川军激战。20日刘湘发行公债一万二千万元。21日川北红军徐向前自苍溪强渡嘉陵江,29日徐向前部围攻川北广元,川北“剿匪军”六路出击。2月3日红军第四方面军退出万源。4日刘湘到泸州,6日回重庆,9日兼四川省保安司令,10日四川新省政府成立,主席刘湘发表治川政见,20日蒋介石嘉奖四川将领打破防区交还政权,令克日移交。2月6日徐向前部放弃川北仪陇退集南江,11日徐向前自川北入陕南。3月2日蒋介石自汉口飞抵重庆,整理川政,指挥“剿匪”,4日蒋在重庆讲演,三年之内,四川“必可成为革命中心及复兴国家之基础”,15日严禁四川将领干政,17日严禁川军将领苛敛勒征,压迫民众,24日蒋介石飞离重庆。


1935年4月3日,国民政府任刘湘为陆军上将,叙第二级。5月3日红军开始渡金沙江,8日红军大部分自云南元谋、武定、禄劝渡过金沙江,北入四川,9日红军第一军团围攻四川会理。18日红一军团自四川会理占德昌,20日刘湘自重庆到成都,布置“剿匪”军事,中央军薛岳、周浑元追入四川。24日红军朱德、刘伯承自安坨坝安顺场越大渡河进向泸定,26日蒋介石自重庆到成都,29日红军占领泸定桥。6月2日红军自泸定金汤趋汉源,为刘文辉、杨森军所阻,北走荥经,11日红军占川边丹巴,川军收复芦山,12日红军第一方面军越过川边夹金山,16日红一方面军与第四方面军会于川边懋功之达维,29日红军北走,杨森部收复懋功。7月11日蒋介石命刘湘、刘文辉、李韫珩等部守备双流、雅安、康定封锁线,中央军薛岳部开赴四川绵阳。7月13日四川省政府自重庆移至成都,15日中央核定四川军队缩减一百团(原三百余团),限九月底整编完竣,年省军费二千万元。
1935年8月28日,红军右路张国焘率第四方面军徐向前、陈昌浩,折而南下,转战于川边,刘湘认为红军是欲在山区建立根据地,于是筑碉防堵,企图把红军封锁在山区。10月29日刘湘自成都到灌县,布置“剿匪”军事,中央军薛岳也入川“围剿”,刘湘精心布置的芦山、天全的“防御战”被红军攻破。11月1日,蒋介石在重庆设立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直接对四川各军发号施令,积极插手四川。11月18日,刘湘部克蒲江名山间之夹山关、黑竹关,19日第四师克百丈关,川军控制了四川战略要点,基本上堵住了红军的东进,刘湘极得意。11月20日刘湘到平落坝督师,召集将领训话,下令反攻,并发出手令,重申奖惩。11月24日开始总攻,各师展开主力,扎稳阵脚,红四方面军在各军围攻下遭遇挫折,南下计划失败,刘湘、邓锡侯、孙震、杨森、刘文辉、李家钰等部川军约一百七十团分驻名山、邛崃、灌县、洪雅、雅安、清溪之线,与红军对峙。11月22日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12月21日又任四川省主席,对四川的交通、工业、文化、教育比较重视,抵制蒋介石对川军的分化和拉拢。
1936年2月11日,薛岳部第一纵队吴奇伟、第二纵队周浑元开始向川西天全芦山之红军张国焘、朱德、徐向前部攻击,川军并未出动。6月1日“两广事变”爆发,传刘湘与两粤勾通,11日重庆行营参谋长贺国光到成都,晤刘湘,12日刘湘电劝粤桂退兵,27日顾祝同到成都,晤刘湘。7月9日给予国民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13日被任命为国防会议委员。8月12日中央政治会议通过四川建设公债三千万元。8月24日,成都发生反日暴动,殴毙日人渡边洸三郎、深川经二,另二人受伤,26日行政院电令四川省府主席刘湘,查办成都事件负责人员,刘湘暗中保护爱国群众。9月1日,日大使馆书记官松村堂树、重庆领事糟谷廉二、陆军中佐渡左近、海军中佐中津成基在成都晤四川主席刘湘,谈成都事件。10月30日顾祝同到成都晤刘湘(时川谣甚盛)。11月19日国府令四川善后督办公署和四川“剿匪”司令部均撤销,另成立川康绥靖公署,特任刘湘为主任。12月8日国民政府任刘湘为第六路军总司令,邓锡侯为副司令,统四川各军。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13日张学良致电刘湘,说明扣押蒋介石起因和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八项主张,要求予以支持,14日刘湘通电拥护中央,19日刘湘电何应钦、孔祥熙、顾祝同,已电劝张学良“速求政治解决,恢复蒋之自由”,25日蒋介石被释放,26日回西安,27日刘湘等电蒋介石表示慰问。
1937年1月11日,刘湘电何应钦请和平解决陕事,15日刘湘二次通电主和平解决陕事,18日刘湘三次通电主和平解决西安问题,21日何应钦派何辑五自南京到成都晤刘湘,28日刘湘电请蒋委员长返京主持大计。3月初,四川盛传刘湘将有反蒋军事行动,4日重庆行营参谋长贺国光宴各长官辟谣,并令拆除城外工事,18日贺国光偕刘湘的代表邓汉祥到南京,商洽川局,解释谣诼,26日刘湘谈话谓“川谣不足凭信”,29日电请何应钦、张群入川,31日实业部长吴鼎昌自京到成都,与刘湘商洽川事。4月6日,南京财政部拨四川赈灾(旱灾饥荒)款公债一百万元。4月14日重庆行营代主任贺国光到成都,与刘湘商川事六方案,表示“愿将军政军令交还中央,并愿将川军一律国军化”。5月18日重庆绅耆谒四川主席刘湘,询问谣言,刘谓“绝对拥护中央”,努力救灾,19日驻华日本武官喜多诚一自云南到成都,晤刘湘,20日刘湘发表谈话,解释川事,拥护中央,据传刘湘扣留四川赈款,财政部去电查询,21日刘湘之代表刘航琛到南京,解释川事,25日行政院通过四川省赈灾公债一千二百万元,刘湘电京接受整军方案。6月4日刘航琛到庐山见蒋介石,8日川康军整理方案在庐山商妥,12日刘湘代表卢作孚(四川建设厅长)到庐山,商洽川政及整军事宜,14日四川省政府委员关吉玉携蒋手函回成都,向刘湘报告,15日刘航琛到成都,向刘湘报告川康整军问题,22日军政部长何应钦以川康军整理方案十一条电达川康绥靖主任刘湘,军队直隶中央统一经理,25日刘湘电蒋介石及何应钦表示同意整军方案,29日行政院决议刘湘任川康军事整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7月5日何应钦及顾祝同到重庆,刘湘及各军长亦到,6日川康整军会议在重庆开幕。 [8]
请缨抗日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9日川康整军会议匆匆闭幕,10日刘湘通电请缨,13日再次通电,主张全国总动员,与日本拼死一决。7月25日刘湘令直辖各军、师长,于三日内驰返原防,遵令整军。8月7日刘湘到南京,出席了国防会议,慷慨陈词近两小时:“抗战,四川可出兵30万,供给壮丁500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会后,共产党的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亲临刘湘寓所访问,赞誉他积极抗战的决心。 [1] [9]
8月20日任第二路预备军司令长官,辖九个军,26日发表《告川康军民书》,号召四川军民为抗战作巨大牺牲:“全国抗战已经发动时期,四川人民所应负担之责任,较其他各省尤为重大!”川军各将领纷纷请缨抗战。8月29日川康各军整编完竣。9月1日刘湘率部出川抗战。10月26日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作战地境为江苏的太湖以西和浙北、皖南部分地区。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等人,劝多病的刘湘不必亲征,留在四川。刘湘说:“过去打了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 [9]
出师未捷
1937年11月9日,刘湘自成都飞抵汉口,11日到南京,14日中央改调川军刘湘部分自汉口、河南东开。11月20日,国民政府发表宣言,移驻重庆办公,刘湘立即发电“谨率七千万人,翘首欢迎”。22日刘湘乘船到南京,下令所部各军、师堵击在浙江金山卫登陆、正向浙江境内侵犯的日军,重点保持于广德、泗安方面。11月23日,刘湘胃病突然复发,大口吐血,在昏迷中被护送至芜湖医院,28日送汉口万国医院就医,经抢救苏醒。12月3日,川军编为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刘湘兼,副总司令唐式遵)和第二十二集团军。12月13日南京沦陷,第七战区所辖地境被敌占领,该战区实际上已不复存在。12月30日,蒋介石训令第二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由唐式遵接任,刘湘专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
1938年1月20日,刘湘在汉口去世。死前他留有遗嘱,语不及私,全是激勉川军将士的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刘湘这一遗嘱,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前线川军每天升旗时,官兵必同声诵读一遍,以示抗战到底的决心。
主要成就
政治成就
川政改革
1935年,就任四川省政府主席的刘湘在蒋介石及参谋团的参与控制下,开始着手统一四川的行政,财政和军政。为了加快四川的统一步伐,促使地方“中央化”的首要任务就是打破防区,与地方政权脱离关系。刘湘作为主席,带头打破防区制,将军民两政分开,使军阀与地方政权脱离关系,从而使军阀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为川政改革开辟了道路。
四川省政府成立后,刘湘为适应新形势的发展,着手进行财政改革。虽然其改革有为其军费和政治服务的目的,但是毕竟顺应了历史发展潮流。首先,统一币制。币制的统一结束了四川历史上各派军阀乱开银行的局面,从而有利于四川日后经济的发展。其次,统一田赋税收。省政府成立后,开始对田赋进行改革,规定从1935年3月1日起,田赋改为改为一年一征,采取一税制,废除苛捐杂税。另附加三倍的临时军费和附加保安费一征,实征一年五征,这较之以前军阀一年八征至九征,甚至十多征无疑是一个较大的进步。
川军整编
防区制时代结束后,各军交出地盘,军阀财政来源断绝,各部队统归善后督办公署领导,其军费粮饷暂由督办公署按月拨给。1935年2月27日,刘湘电令各军,要求各部队将该部官兵姓名并月支经费数目分别列表据报督署,由督署审查确定后,自3月1日起,按月核发。这一举措使四川军队原来为私有的性质有所改变。各军队失去了军费的来源,不得不服从善后督办公署的领导和刘湘的指挥,这也为川军进一步整编为国家军队创造了条件 。1935年6月25日,蒋介石在南京召集川军将领开裁军会议,明确要求川军“至少要裁去半数以下”。1937年4月14日,贺国光飞到成都与刘湘商谈制定川康整军方案。1937年7月16日川康整军会议在重庆举行,最后决定川军各军一律缩编三分之一。“七七事变”后,川康整军加快了进程,1937年8月10日川军整编完成。经过两次整编,川军人数减去了三分之二,部队的编制更加精于合理,许多军官亦接受培训,军队战斗力有所提高。刘湘对川军的整编虽然充满了与蒋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但也是刘湘在国难当头的特殊背景下,顺应时代要求而作出的正确选择。
西安事变
1936年12月12日,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西安事变”发生后,并没有得到众多地方实力派的支持,真正比较明确态度支持张学良的,只有广东的李济深,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四川的刘湘。他于13日致电何应钦,表示“川事湘当绝对负责,尽力防护,共维大局”,对张、杨并无责备之言。迫于南京政府的压力,刘湘致电国民党政府和各省军政当局,提出“拥护中枢、抗御外侮、弭息内争和营救领袖”的主张。刘湘致电张学良对于张、杨发动事变的动机给予了肯定,希望张、杨以大局为重,释放蒋介石,通过和平手段解决西安事变。纵观刘湘在西安事变的态度与行动,可以看出刘湘对张、杨的同情态度,其政治主张对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军事成就
川军抗战
1937年日军进一步扩大了侵华,这激发了刘湘的爱国主义传统。“卢沟桥事变”的第二日刘湘电呈蒋介石:“请缨抗日”,并“同时通电全国呼吁一致抗日”。8月7日,刘湘乘飞机到南京出席中央召开的国防会议,他在会议上发言指出:“竭力抗战,四川可以出兵三十万,供给壮丁万百万和粮食若干万担”。八一三事变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以川军为第二路预备军,辖两个纵队,并任命刘湘为第二路预备军司令长官,担任平汉铁路的作战任务。在刘湘的积极推动与督促下,出川抗战的先头部队于9月1日分东北两路,浩浩荡荡的开赴抗日前线。
1937年10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改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随后,蒋介石将邓锡侯的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调往第二战区归阎锡山指挥。在二十三集团军的先头部队到达武汉后,拨归第一战区程潜指挥。刘湘得知,心急如焚,虽身患重病,仍赶赴前方担任作战指挥任务。省府秘书长邓汉祥劝其坐阵后方,然刘湘态度坚决的说:“我一向高呼抗日,如今战幕揭开,自己反退缩不进,岂不贻讥后世”。又说“过去在省内打了多少年内战,脸面上不光彩,今天枪口向外,正好乘时为国效命,借以洗刷自己的污垢,如何可以在后方苟安”。11月28日,刘湘被移送汉口万国医院。在汉口期间,刘湘仍旧积极关心抗战大局。当记者就当盛传日本通过德国驻华大使提出议和问题,征求刘湘意见时,刘湘说:“如果有人要和,我刘湘决定率领四川七千万同胞和川军将士抗战到底!”1938年1月13日以后刘湘病情恶化,于20日下午与世长辞。直到逝世前,刘湘仍不忘在他的遗嘱中嘱托四川军民“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一日誓不还乡,以争取抗战最后之胜利”。他的遗嘱成为大多数出川将士的信条,对整个抗战时期川军各部的抗战杀敌仍起着相当大的激励作用。
人物评价
蒋介石评:川故主席刘湘兼绾军符,历膺疆寄,翊赞中枢,忠贞自矢。
郭沫若作挽联:治蜀是韦皋以后一人,功高德懋,细谨不蠲,更觉良工心独苦;征倭出夔门而东千里,志决身歼,大星忽坠,长使英雄泪满襟。
轶事典故
破蒋密码
1935年之初,蒋介石以协助川军追剿红军为名,派贺国光率领参谋团进入重庆。参谋团的牌子很快换成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的牌子,专管川、滇、黔、康西南各省的政治、军事、经济大事。不久蒋介石以帮助刘湘统一川康为借口,亲自入川主持,其目的是想直接掌握川、康两省实权,蒋介石、刘湘的矛盾因此公开化。刘湘暗地联络广西、云南、广东的反蒋势力,密谋倒蒋。
蒋介石命令康泽率领特务组织别动队进入四川,搜集四川各路军阀的情报,刘湘的言行很快就通过康泽的别动队传到蒋介石的耳朵里。刘湘对康泽的别动队特别窝火,出钱筹组起四川的特务组织,除监视康泽、贺国光的活动外,处心积虑地破译蒋介石与在四川的贺国光的参谋团、康泽的别动队联系的密码。当刘湘获悉他们与蒋介石的密电内容后又气又恨,也不断给贺国光的参谋团、康泽的别动队出些难题,搞一些小动作,弄得贺国光、康泽难受至极,蒋介石干生气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1935年6月,蒋介石在成都召开川中高级将领训话,暗中把薛岳中央军的吴奇伟、周混元两个军及第二路军前敌总指挥部直辖各师部队,调到成都附近,形成蒋介石嫡系控制四川的局面,强迫刘湘执行裁减川军的命令。刘湘通过蒋介石的密电对其洞若观火,当着蒋介石的面对其一箭双雕的毒计顺水推舟,明里说把川军360个团减为270个团;而且将他的120个团减为96个团,把剩余的部队编为24个保安团,其实刘湘的实力不但没有消减,反而有所扩大。
资助中共
1936年,蒋介石在南京电召刘湘,欲调他出川。刘湘到了南京,就急迫地在国民党中央找靠山,希望在万一出了事之后好有人帮忙解脱。后经孙科推荐,刘湘结识了王昆仑。一次,王昆仑与刘湘密谈,希望他资助中国共产党。刘湘知道王昆仑与中共关系密切,为了给自己多留一条退路,便回答说:“请派一位中共负责人来川商谈。” 不久,王昆仑告知中共代表冯雪峰到重庆,与刘湘面晤。表示中共上海办事处成立急需一部电台,但是没有经费,刘湘得知后让冯雪峰送去六万大洋,上海第一个无线电台得以建立。 [9] [12]
毛泽东对刘湘早有耳闻,1937年他给刘湘写了封信,信中说延安想办一个图书馆,缺乏图书资料,希望刘湘能予帮助,下面的财政厅就拿了一个意见上报刘湘,提出给延安建图书馆支持1万元,结果刘湘觉得1万元太小气,于是改为5万元,支持延安建图书馆。
亲属成员编辑
祖源
刘广传-巨源-明远-天赋-仲华-觉宗-文先-刘祯-志全-甫成-万揖-大韶-刘思-应良-朝怀-芳伯-汉瑞-刘智-仕识-宗贤-公敬-文刚-刘湘。
祖父
刘公敬,自幼爱舞枪弄棒,在清末考中了武秀才。
父亲
刘文刚,字鉴堂,刘公敬长子。自幼习弓马,屡试未第,经营贩谷生意。家有水田四十余亩,另还与两户亲戚合营水碾一座。
母亲
乐氏,生有三子,刘湘居长。
妻子
刘周书是大邑县苏场的一个农村裁缝的女儿,大刘湘3岁,与刘湘育有三子一女。1949年秋,携子女去了香港,后又移居文莱。1971年,在文莱去世。
子女
小儿子刘康怀,号济殷,毕业于四川大学政治系,后在南洋及美国经商,曾供职于美国洛杉矶一家跨国公司,有一女名秀慧。
女儿刘蔚文,毕业于成都华西大学哲学系,夫婿何永林,生两子一女。
后世纪念
褒恤
1938年1月22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明令褒恤刘湘,追赠陆军一级上将,并将其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国史,用示国家笃念功勋之至意。2月14日,颁令准予国葬。殡期定于同年5月27日,在四川省府灵堂公祭后,由省府出殡至武侯祠汉昭烈墓右侧安置,并举行了隆重的国葬典礼。殡葬之日,国民政府下令全国降半旗致哀,川、康两省禁止一切娱乐活动。为抛撒祭文传单,甚至还出动了几十架飞机,绕墓低空盘旋。何应钦、白崇禧、阎锡山、盛世才、宋子文等国民党大员赠送挽联。蒋介石题匾“飒爽犹存”。
纪念
1938年6月11日,为刘湘诞辰,丧礼会发起诞辰筹备会,在武侯祠举行冥诞公祭。
1939年1月20日,在武侯祠举行刘上将逝世周年祭。
1946年1月20日上午11时,在墓园举行刘上将逝世8周年公祭典礼。
1948年1月20日上午11时,在墓园举行刘故上将逝世10周年祭礼。
1948年4月16日,四川省主席王陵基返川主持省政,特于16日晨7时半赴外南墓园献花,鞠躬致敬。
1949年1月20日上午11时,成都各机关首长暨刘氏生前袍泽友好王陵基(孟广澎代)、任觉五、严啸虎、钟体乾等百余人均至外南墓园祭奠。
陵园
1938年2月,刘湘灵柩移送成都,即将墓址选在成都南郊,以紧邻武侯祠惠陵旁的86000平方米之地作为墓园营建。墓园由建筑专家杨廷宝仿南京中山陵园形式规划设计。墓园内修旌忠门(三阙),立神道碑(碑亭),建纪念亭(多角亭,毁于文革),浇铸刘湘铜像(1949年前后已不存)。其陵墓所在地当时就被辟为“甫澄纪念公园”。墓园于1938年动工,共耗资140余万大洋,至1942年1月墓园落成。新中国成立初期,刘湘墓园曾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后勤油料部仓库使用。1953年,由成都市市长批准,政府出资2.5亿元(旧币)整修武侯祠和刘湘墓园,对刘湘墓园的全部宫殿式房屋进行了油漆、粉刷、彩绘、修补和整修;同时培修了大门外到大门内直至果园的道路以及部分墙垣。因陵园草木荒废已久,故当时还做了大量整修园林的工作,并扩挖了刘湘墓园内的池塘。整治后的刘湘墓园与武侯祠合并为南郊公园。1966年8月23日,成都红卫兵同园内“革命职工”一起,挖掘墓圹,凿砸墓冢,破毁棺椁,焚烧尸骨,刘湘墓遭到彻底“革命”,严重破坏。1974年,成立武侯祠文管所,武侯祠与南郊公园分治,刘湘墓地属南郊公园管辖。1985年,为配合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40周年,四川省政协、中共四川省委统战部建议整修刘湘墓,重新树立墓碑,但尸骨已不可复寻。树碑工作于1985年8月完成。至1999年底,基本恢复了刘湘墓原貌。2003年12月,中共成都市委、市人民政府决定将武侯祠博物馆与南郊公园合并,刘湘陵园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公馆
刘湘公馆原位于原位于重庆市渝中区李子坝186号,原本是清末最后一任川东道尹的府第,民国初期刘湘花巨资买下整修后,作为川军21军的办公楼与接待政客的地方,且在这里居住过多年。解放后,这里作为四川造纸研究所办公点,建筑得以完好保护。后被列为重庆市渝中区区级文物保护建筑。2009年2月9日,在渝中区化龙桥危旧房屋拆迁过程中被拆除。 随后在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进行了复建。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