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将领李品仙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890年5月14日,李品仙出生在广西苍梧县平乐乡的一个望族家庭。李品仙从小就被父亲大灌“四书”、“五经”,猛输诗文,功底自然厚实。他13岁考入苍梧县立高等小学。同年参加科举考试,县试、府试都未能难住他,一路过关斩将,可是到院试时,他一不留神竟漏抄一页试卷.导致仕途毁于一旦。
应召入伍
1907年,蔡锷在桂林创办广西陆军小学,招考16岁以上青少年入学。李品仙说服家人参加报考,顺利过关,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1909年春,李品仙从广西陆军小学第一期毕业,升入湖北第三陆军中学。
1911年10月毕业前夕参加了著名的武昌起义。接着,他被派回广西发动响应起义。可是,当李品仙回到广西,广西已响应起义宣布独立,并派出了援鄂军。广西军政府代理都督陆荣廷将李品仙派到梧州军政分府长莫荣新手下,担任梧州军械局委员。
1913年1月赴保定军校第1期学习。
追随唐生智
1914年底,李品仙于保定军校毕业,分配到广西陆军第1师第1团见习。李毕业近两年,未授实职,心中不满。同年6月转入湘军,在湘军独立营任中尉排长。不久,该连编入督署卫队营,营长唐生智是他保定军校的同学。此后,李品仙紧紧追随唐生智,在护法战争、湘直战争、护宪战争中屡建战功。唐生智升迁一次,李品仙肩上就跟着多增加一颗星豆。到1924年,短短8个年头,便从排、连、营、团长依次提升为旅长。
1926年6月,唐生智就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军长兼前敌总指挥,李品仙升为第8军第3师师长。7月10日,李品仙率第3师主力和友军一起克复长沙。在这期间,李品仙加入了中国国民党。随后,唐生智指挥北伐军第四、七、八军三个军扫清了汨罗河以北的敌军,李率所部攻克羊楼司攻入汉阳,继而渡汉水占领汉口,并乘胜追击吴佩孚残部至豫鄂边境,于9月18日攻克河南战略要地鸡公山。“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下令陈调元部进驻鄂东。李品仙奉命从豫鄂边境挥师鄂东阻击,相继克复广济、黄梅,挫败了孙传芳西进援助吴佩争的企图。
1927年4月,李品仙升任第八军军长。
李品仙自1916年夏跟随唐生智,至1927年4月,前后不到11年时间。就由一名见习生而飞升为军长,实在是飞黄腾达,但不可不说得益于他的扎实功底与屡立战功,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他的老同学唐生智,亦可谓时势造英雄。
秘密清共
1927年6月27日,汪精卫向武汉卫戍司令部秘密下达“清共”的命令,李品仙奉命立即指挥军警人员分别出动搜捕共产党员,查封中国共产党机关,解散汉口总工会及农会,收缴湖北总工会纠察队的武器,并将前苏联顾问集中看管准备遣送出境。李品仙纵容部下在武汉大批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群众,制造白色恐怖。
接受改编
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反共后,宁汉之间矛盾并未解决。7月下旬,唐生智发动东征;宁方则命令李宗仁部西讨。10月20日,南京政府下令讨伐唐生智,免去其本兼各职。唐军内部分化,腹背受敌。唐生智被迫通电下野,出亡日本。1928年2月,李品仙等唐生智旧部,迫于李宗仁、白崇禧新桂系重重包围,通电表示愿意接受南京政府改编,投靠桂系。
1928年2月,蒋、冯、阎、桂四派决定北上伐奉,将所部改编为四个集团军。4月5日誓师北伐,由李品仙任第12路军总指挥兼第8军军长,率部在滦河前线解除了直鲁军残部。
1929年3月底,蒋桂战争爆发。蒋中正重新起用唐生智,派其携带巨款赴唐山,争取被新桂系改编的湘军旧部。李品仙第12路军中下级军官都是唐生智一手提拔起来的三湘子弟,在唐生智“脱离桂系,回湖南去”的号召下,立即欣然响应。李品仙等人发表通电,讨伐白崇禧,拥护蒋中正,率部重新投效到唐生智麾下。唐将第12路军改编为第5路军,自任总指挥,任命李品仙为副总指挥兼第8军军长。是年12月初,唐生智在郑州呼应冯玉祥部石友三通电反蒋,被蒋中正、阎锡山的联军击溃。第8军被缴械,士兵亦被中央军各部队分别收容编散。此时李品仙已成无兵之将,只得远走香港。


中原大战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在香港经营农庄的李品仙卷土重来,他应李宗仁、白崇禧之邀,出任湖南善后督办,处理湖南后方一切事务以支持桂系北进。可是,李品仙就职不到半个月,战局发生变化,桂系兵败。李品仙随李宗仁、白崇禧退回广西,担任第四集团军总部参谋长。
1930年底,改任南宁军官学校校长。因李品仙曾背叛过白崇禧,白崇禧暗计前嫌,撤去李品仙军校校长一职,要李品仙到龙州担任广西边防对汛督办兼左江区行政监督及龙州区民团指挥官,坐了整整三年的冷板凳。
1935年夏,因总部参谋长叶琪坠马身亡,李品仙才被调回南宁担任总部参谋长。
1936年升中将。
抗日时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战的序幕。桂系军队奉命开赴抗日前线,李品仙加上将衔被任命为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下辖第七、三十一、四十八军三个军。9月中旬,第四十八军由军长韦云淞率领向淞沪战场开拔,参加上海保卫战。10月初,李品仙在桂林检阅第七、三十一军。11月升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仍兼第11集团军总司令,协助李宗仁、白崇禧进行徐州会战的战略部署。
1938年1月,李品仙奉命率领部队驻防在安徽寿县,在寿县田家庵附近,有一座楚怀王墓。李品仙盗墓的消息,很快密报到宋美龄耳中,蒋介石立即命戴笠调查此事。 在金钱的打点下,此事不了了之。但他也留下了千古骂名。
1938年3~4月间,李品仙令第31军在津浦路南段打击日寇,将津浦路南段截成数段,围歼孤立之敌。日寇在北进中已先后损失2000余兵力、战车百余辆。由于李品仙在津浦路南段正面战场,以防御战拖住了北上之日寇,延缓了日寇南北对进会攻徐州的计划,从而为李宗仁集中第五战区主力在鲁南台儿庄地区围歼日寇创造了有利条件,取得了歼灭日本华北方面精锐部队矾谷、板垣主力一万余人的大捷。
1938年6月下旬,李品仙被任命为武汉防卫军第四兵团司令,下辖6个军14个师1个旅(44军王泽浚、67军许绍宗、48军张义纯、84军覃连芳、68军刘汝明、86军何知重)担负大别山及其以南地区的防守任务。他上任后,即亲率一班卫兵,不顾敌机轰炸,前往黄梅前线视察,途中其座车遭日机轰炸,幸亏他提前一步下车躲避而幸免于难。
1939年4月,日军集中四个师团一个骑兵旅团发起随枣会战。李品仙协助李宗仁参加战役的具体指挥,亲自率左集团三个军防守桐柏山、大洪山一带。5月7日,日军陷枣阳,接着又分兵攻新野、唐河、南阳,第五战区乘日军后方补给中断,全力反攻,歼敌3万余人,迫使日军撤退。李品仙在这次战役中,指挥防守桐柏山、大洪山的部队,从南北两面切断了敌人的后方联络线。战后,国民党中央统帅部为表彰李品仙在随枣战役中的功绩,特颁授干城勋章一枚,以示奖励。


入主安徽
1939年10月23日,廖磊因脑溢血去世。同年11月,经李宗仁推荐,国民政府行政院任命李品仙接任安徽省政府主席,并担任豫鄂皖边区游击总司令、国民党安徽省党部主任委员及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
1940年1月8日,李品仙走马上任,即与CC系合流,迫不及待地指使随其上任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委员杨绩荪等人在《皖报》上抛出《动员委员会怎样办?》、《对于动委会改组之认识》等反动文章,制造舆论,迫害由朱蕴山、章乃器等著名人士倡议成立、共产党员积极参加的安徽统战组织“动委会”,安徽CC系首领方治则发表《来一个大扫荡》相呼应。李品仙还亲自出马,于2月1日发表《告动员工作同志书》,下令调全省动委会全体工作团队和各县“动委会”指导员(其中大部是共产党员)到立煌“受训”,企图一网打尽。2月中旬,李品仙在立煌主持召开安徽党政整建大会,通过由其亲自拟订、旨在“清除潜伏机关、部队、学校内从事捣乱,分化抗战力量的异党分子”,“建立坚强的行政组织系统”的《敌后党政整建纲要草案》,强迫军事、行政、教育人员及高中学生必须参加国民党和三青团。并相继开办党政干部训练班和地方行政干部训练团,以培植亲信势力。在组织上,李品仙打出“改造省政府机构”的幌子,一面设置党政军总办公厅总揽大权,清洗上层进步分子,一面向省以下各级行政机构开刀,调换各县进步县长,通缉在皖东北与中共合作抗日的第六行政区专员盛子瑾,又相继撤换了第一行政区专员张节、第七行政区专员许道勋、皖南行政公署主任戴戟等人职务。他还召开全省县长会议,布置各地反共。在军事上,李品仙排斥异己,下令取消安徽人民抗日自卫军番号,撤销与新四军彭雪枫部在淮北合作抗日的皖北第十二联防指挥官兼安徽人民抗日自卫军第五路指挥余亚农的职务,并下令桂系正规军讨伐余部。
与此同时,他还积极布置兵力,调动军队向东进攻新四军张云逸、罗炳辉部,向西进攻豫鄂边区新四军李先念部,企图挑起大规模武装摩擦事件。他派主力一部配合皖北行署主任颜仁毅和第五区专员李本一,分三路进攻驻皖东定远县大桥地区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他撕毁廖磊原来与叶挺、张云逸谈判达成的协议,下令所部进驻皖中无为县,切断新四军与皖南军部的联系,他在无为江岸无理扣押从皖南送往江北的新四军军饷7万元及奉调去皖东工作的新四军干部20余人。经叶挺、项英、张云逸多次向蒋介石、李宗仁严正抗议和交涉,李品仙放了张云逸的夫人和孩子外,其余新四军第三支队政治部主任曾昭铭以下干部被害。此外,李品仙还指挥所部4000余人,向驻无为的新四军江北游击纵队突然袭击,使江北游击纵队因寡不敌众,伤亡惨重。
为打击李品仙的反共气焰,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王稼祥于1940年5月5日致电刘少奇、项英、陈毅:“李品仙的反动不加以打击是不会回头的。”新四军张云逸、李先念部奉中共中央之命有力反击李品仙的摩擦。经新四军各部的果断还击,李品仙被迫签订了双方以淮南铁路为界的停战和议。
李品仙积极布置其第176师进驻长江北岸重要地段,配合顾祝同发动“皖南事变”。“皖南事变”发生后,李被任命为淮南进剿区总司令,集结重兵屡次向新四军第2师、第7师和淮南、皖中根据地进犯。
1940年5月,日军发起枣宜会战,从豫南、鄂北、鄂中三路向西进攻。李品他亲率第二十一集团军总部及必要人员从驻地安徽立煌县(今金寨县)出发,指挥各部迎战平汉线南段之敌达半个多月,歼敌甚众。1941年3月,日军向皖东游击区发动大规模“扫荡’。李品仙指挥所部的一部兵力在内线依托坚固工事吸引敌人,主力则迂回外线待机歼敌。3月七八两日,他指挥所部在梁园附近对进犯之敌实施内外夹击,经激战,致敌伤亡惨重被迫溃退,使敌占领皖东地区的企图未能得逞。
1942年12月18日中午,一架日军飞机在位于大别山区的安徽省太湖县弥驼寺上空,被第48军138师莫德宏部的高射炮火击落,机上乘员12人全部当场毙命,死者之一就是侵华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追赠大将)。这是8年抗战中在中国战场上被击毙的职务最高的日本陆军军官。 冢田攻座机被击落之后,侵华日军总司令畑俊六命令华中派遣军调集了第3、40、68、116师团4个师团各一部约17000人的兵力,于19、20日由武汉、合肥、安庆三个方向分五路出发,搜寻冢田攻的飞机,并乘机扫荡新桂系军队盘据的大别山区,进行报复。新桂系称此次日军的进攻为“大别山战役”或“立煌战役”。 由于大别山的三个军配合不佳,被日军以一个联队绕过由第七军及第三十九军布防的严密防线,打进了大别山中心的立煌县,战后第二十一集团军代总司令张义纯撤职,但按兵不动的第七军军长张淦无处分。


1944年12月26日,李品仙被委任为第十战区司令长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10日,立煌军民数万人集会,召开盛况空前的祝捷大会后,到9月24日,李品仙作为统帅部任命的徐州、蚌埠地区受降主官,在蚌埠参加受降典礼。他拉其弟李品和出任蚌埠市市长,负责“劫收”蚌埠。
1946年4月,李品仙奉命专任安徽省政府主席一职。不久,蒋中正撕毁“双十协定”,国民革命军首先在鄂中、苏中和两淮地区向中国共产党解放区进攻。由于桂系军队是进攻两淮的主力,特地任命李品仙兼任徐州绥署主任。
1948年6月下旬,白崇禧在武汉主持成立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委任李品仙担任副长官。
1949年12月逃往台北,不久即给白崇禧发电,说蒋中正和陈诚都希望白崇禧回台湾,白崇禧接电后,决意赴台。
晚年生活
1950年3月,李品仙和白崇禧都被蒋介石委任为“战略顾问委员会顾问”的闲差。仅隔两年,李品仙即被以“现役届满”为由,奉命退休。退休之初,李品仙租寓台北罗斯福路四段水源里十邻。同年冬,台湾颁布地方自治法规定,选举邻里长,李品仙被街坊邻居选为邻长。他“数次推辞,仍无法脱卸,一任两年。此后,他于台北市郊承租山坡公地数顷。辟为农庄,种植各种蔬菜,既消遣时日,又维持生计。
1967年后,他因年老多病,便将在香港九龙的鱼塘、房屋悉行变卖,又将台北的农庄出让,然后在台北市内置房一所,“聊蔽风雨,藉度余年”,以此湮没无人问津,幽居台北,但不甘寂寞。
1987年3月23日,李品仙在台北去世,终年98岁。
个人作品
10月10日,李宗仁应蒋介石之召离开广西,赶赴抗日前线,就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奉命率第七、三十一军开进徐州。徐州为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部所在地,是南、北日军夹攻的主要目标。李品仙从武汉乘船赴南京途中,参加乘客们自发组织的双十节庆祝大会,被公众一致推为大会主席。
李品仙为公众的抗日热情欢欣鼓舞,当晚极为感动,难以入眠,遂赋五言律诗一首:
海寇倾巢出,烽烟夜梦惊。
平津既陷落,淞沪复侵争。
国祚关隆替,黄魂决死生。
哀军尝却敌,众志足成城。
蕞尔二三岛,何如亿万兵。
横戈挥日起,大纛顶天行。
欲雪千秋恨,当思七尺轻。
时乎不我待,奋臂事长征。


是年12月下旬,日本华中派遣军第13师团又三个联队在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率领下,沿津浦线北上,连陷滁县、盱眙。负责津浦路南段作战的李品仙指挥第三十一军及安徽境内各部投入阻击,并亲率随从人员及地方行政官员赴各县视察,沿途目睹难民凄惨情景,义愤填膺,乃作诗一首:
颓垣残宇断荒鸡,半壁河山遍铁蹄;
满目疮痍哀雁户,一腔血泪鼓征鼙;
卧薪尝胆思勾践,亲蕨餐薇耻叔齐;
大好神州陷丑虏,狼烟起处海天低。
1939年4月,日军集中四个师团一个骑兵旅团发起随枣会战。李品仙协助李宗仁参加战役的具体指挥。战后,国民党中央统帅部为表彰李品仙在随枣战役中的功绩,特颁授干城勋章一枚,以示奖励。李品仙欣喜之下,吟出七律一首:
北斗横空夜未央,羽书无间马蹄忙。
荆襄形胜开雄镇,随枣环回作战场。
减灶计成擒竖子,沉舟志决击强梁。
妖气扫净河山固,岘首楼头日月光。
1971年,李品仙抚今感昔,将其“几十年来领军从政,南讨北伐,种种经历见闻撰为长文,印赠亲友”,后又将其增订补充,题为《戎马生涯》在台湾《中外杂志》上连载。可是,“刊出未及其半,要求辑印单行本的读者函电已纷至沓来”,于是由李品仙再次整理,易名为《李品仙回忆录》,交台湾中外图书出版社于1975年出版发行。在这本回忆录的最后,李品仙凄凉悲伤地写道:“余生逢战乱,弃文习武,虽一生戎马无补时艰,然俯仰无愧,差可遗憾。所憾者,今年且80矣,知来日无多,犹栖迟海岛,西望故园,不禁兴陆游之悲耳。”
家庭生活
李品仙父亲李即兴,乃清末秀才,任过桂林道员,后弃官到梧州教书,晚年专营进出香港的煤油生意,有妻室两房、子女六个,李品仙是长子,系大夫人莫氏所生。然而,在家族中李品仙却排行第五,因而弟妹们称他为“五哥”。
人物纪念
李品仙故居在苍梧县新地镇殿村水口组,建于晚清,是一依山而建的院落相间的建筑群,都为传统之雕梁画栋的单层砖瓦中式建筑。该建筑群为四户单独院落式建筑组成(均为李品仙族兄
弟),但都因土改时分给村民,其中李品仙祖居的三进二院的建筑已拆毁,1984年所分得到的村民已重建房子(在统战部的指导下按原貌大样重建),二、三进没有建起。其他三院落亦毁余一院。
位于殿村顶伞大山的李品仙祖墓,为一处上下两坟的墓地,后北面南,所处山峰巍峨矗立于群山之中,气势恢宏,远近青山层层叠叠,秀丽而清,气象万千。上墓为嘉庆年间所葬,下墓为道光年间所葬,都有砖石、墓碑等建筑物,雄伟宏大,对研究李品仙家族世系和苍梧墓葬习俗有着极高的价值。

 

 

 

 

 

 

 

 

(Visited 7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