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将领郝鹏举

人物简介
郝鹏举(1903-1947),河南灵宝人。1927年从苏联基辅红军兵种混成干部学校结业回国后,任国民军炮兵团长、军参谋长及豫鄂皖三省“剿共”总部参议。抗日战争时期,任暂编第五军副军长,不断制造反共磨擦。1941年7月叛国投日,日军投降后,被蒋介石委任为新编第六路军司令,充任反共先锋。1946年1月,在我强大的政治、军事压力下,郝鹏举于台儿庄、枣庄反共前线率其部二万余人起义,改编为中国民主联盟军,郝鹏举任司令。为教育和改造郝部及其本人,新四军军长陈毅让郝军开进山东莒县休整,并数次与郝鹏举交谈,晓以大义。一次,陈毅邀郝鹏举等人游浮来山,面对古树残碑,陈毅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历数古往今来的盛衰兴亡之事。郝鹏举知道陈毅将军也是诗人,便趁机吟哦了一首七绝,目的在向陈毅表示忠心,同时也求得陈毅唱和,以抬高自己的身价。郝鹏举吟道:“策马浮来展大荒,齐桓刘勰两茫茫。千年古树应知我,一片忠心照夕阳。”按照常规,陈毅在这种情况下是会唱酬的,但是他深知郝鹏举吟诗的用意及其为人,便既不唱和,也不评骘其诗之优劣,就像没听到似的。
反复无常的郝鹏举,一颗狼子野心未改,起义一年零十五天后,见蒋介石调兵遣将,向解放区疯狂进攻,以为共产党大势已去,遂于莱芜战役前夕,1947年1月16日撕掉伪装,公然叛变,复又投靠蒋介石,任鲁南绥靖区司令长官兼第四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其部二万余人,2月7日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全歼,郝鹏举也做了俘虏。郝鹏举被俘后,陈毅召见他,与他数语后,吟道:“教尔做人不做人,教尔不苟竟狗苟。而今俯首尔就擒,仍自教尔分人狗。”郝鹏举听后只好羞愧地低下了头。从陈毅这首《示郝鹏举》最后一句看,当时并没有枪毙郝鹏举的意思,但他本性难改,4月份因逃遁才被击毙。


生平简历
早年在西北军任职,1925年夏赴苏联学习;
1927年,从苏联回国后任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独立炮兵团团长;
1928年5月,任第2集团军第2军参谋长;
1929年春,离职在郑州闲居;
1930年,中原大战后投靠蒋介石,任第25路军独立1旅旅长,不久任第25路军总部少将参谋处长;
1932年,任豫鄂皖三省剿匪总部少将参议;
1933年,任第30军参谋长兼30师副师长,抗战爆发后任国民政府留日归国学生训练团教育长;
1938年4月,任军事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第4团总队长;
1939年6月,任第27军参谋长,后被撤职扣押;
1940年初,获释,投奔傅作义部任职;
1941年,投靠汪伪,任伪第1集团军参谋长,同年10月兼任伪苏北行营参谋长;
1942年夏,任伪军事训练部中将次长,8月任伪中央陆军将校训练团教育长;
1943年9月,任伪苏淮特别区行政长官兼保安司令,11月任伪徐州绥靖公署主任;
1944年1月,任伪淮海省省长;
1945年1月,任伪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6月兼任伪第8方面军总司令,抗战胜利后所部被蒋介石收编,任新编第6路军总司令;
1946年1月9日,率部起义,任中国民主同盟军总司令;
1947年1月26日,又率部叛变,任鲁南绥靖区司令官兼第42集团军总司令,2月28日在进攻陇海解放区时兵败被俘,4月在押解途中逃跑被解放军击毙。


相关事件
投身冯玉祥
在河南洛阳第四师范学校毕业后,投笔从戎,参加了冯玉祥的西北军。他从冯氏的传令兵干起,以精明机智受到赏识,一直升到少将旅长。1924年春,时任西北边防督办的冯玉祥,派郝鹏举到苏联基辅炮兵学校深造,与留苏的中共党员朱克靖相识。郝回国后,先后任西北军二十五师炮兵团长、军参谋长等职。可以说,冯玉祥对郝鹏举厚爱有加,郝也成为冯玉祥鞍前马后的亲信。
投身蒋介石
在1930年爆发冯、阎联合反蒋的中原大战,冯节节败退的情况下,郝鹏举却联合河南籍同乡密结帮派,背叛了待他恩重如山的冯玉祥,反戈一击,带人倒向蒋介石。对这个杂牌军中的人物,由于他不是黄埔嫡系,所以并不被蒋介石倚重看好。1937年安排他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手下,做了个中校副官。后任中央军校西安分校少将总队长。期间郝鹏举参加了国民党的秘密特工组织“蓝衣社”,想以此效忠蒋介石,同时讨好胡宗南。尽管他曲意逢迎,极尽巴结之能事,但始终得不到也是出身黄埔的胡宗南的信任。于是郝鹏举情绪极端失落,开始散布对胡的不满,又因与军官家属发生“桃色事件”被胡宗南下令将其逮捕关进监狱。郝鹏举买通看押人员得以逃脱。
投身汪精卫
1940年3月,汪精卫公开投降日本,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郝鹏举见时机已到,就给汪写信,陈述自己目前处境艰难,表示拥护他提出的和平救国主张。正好汪精卫急需一批为他卖命效劳的人,于是在1942年2月任命郝鹏举为伪武官公署中将参赞武官长,并兼任由汪精卫亲任团长的中央陆军将校训练团教育长。1944年1月13日,汪伪中央政治委员会决定在徐州成立“淮海省”,并任命郝鹏举为省长兼保安司令、徐州绥靖公署中将主任。他秉承汪伪旨意,网罗了4个军、7万多人的兵力,积极反共,与八路军、新四军分庭抗礼。他曾指使汉奸文人在报纸上发表《郝鹏举论》,用以自吹自擂,表示对日本“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二次投向蒋介石
随着汪精卫1944年11月10日在日本名古屋病死,郝鹏举又立即转向,给蒋介石频送秋波,写信表示“效忠”。蒋介石虽然曾与汪精卫势不两立,但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内战开始和用人之际,决定“不计前嫌”,对汪伪人员实行“安抚”政策,所以便任命郝鹏举为第23集团军新编第6路军总司令。这样一来,郝鹏举又摇身一变,由一个汪伪汉奸成为了“国军”的高级将领,又秉承国民党的旨意占领了徐州。
艰难策反,进退维谷中起义
起义背景
台儿庄战役
尽管郝鹏举的部队被蒋介石以“改编”为名,由4个军缩编为4个师,但他也认了。因为他深知自己的部队不是老蒋的嫡系,而且也不会让他留在后方徐州。果不然,他刚戴上“总司令”的头衔,就接到开赴“剿共”前线台儿庄的命令。 台儿庄位于津浦铁路与陇海铁路交汇地带,连接苏北和鲁南,是徐州的门户,京杭运河的咽喉,历来属兵家必争之地。1945年12月中旬,蒋介石授意徐州绥靖公署主任顾祝同派大军北犯我解放区。其兵力部署却是牺牲杂牌、保存嫡系:左路为国民党嫡系部队陈大庆的15集团军,沿津浦路向北;中路为冯治安的33集团军,从徐州贾汪推进;交战必攻的右路为郝鹏举的新编第6路军,从台儿庄一线北进。共计10个师、20多万人,妄图攻占鲁南解放区。为粉碎国民党的进攻,中共中央派新四军军长兼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组织津浦前线指挥部,并从华中抽调新四军的1纵、2纵、7纵及鲁南的8师、滨海的9师等部队,把阻击的重点首先放在了军事咽喉台儿庄。
危险处境
这样,郝鹏举便处在一个险境:前面是英勇善战的新四军部队,后面是装备精良的国民党正规军,这个杂牌军夹在中间,随时有被战火吞噬的危险。此时的郝鹏举对蒋介石让自己来台儿庄十分不满,也受够了其嫡系人员的敲诈勒索。令他特别不能容忍的是,顾祝同让他打头阵当炮灰,他进,其他两路就跟着进;他停,他们就停,完全把他当成一个战场赌注和吸引打击的目标。显然是想借共产党之手剪除异己。他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他不想在战场上不明不白地被消灭,保住实力另谋出路方为上策。于是他写信并派政治部副主任张润三与陈毅联系(张和陈毅是同学关系),表达了想投诚的想法。
与陈毅谈判
12月29日,陈毅派了津浦前线指挥部参谋长宋时轮、徐州工作委员会书记赵卓如和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长王少庸前往郝鹏举驻地谈判。他们希望郝识破国民党借刀杀人的险恶用心,要他当机立断率部起义,但郝以条件不成熟予以推托,并提出要面谒陈毅。1946年1月4日,陈毅在山东峄县与郝鹏举见了面。陈毅讲明了中共对起义部队的政策以及起义后部队的番号、编制、给养等问题,郝鹏举频频点头。但起义的事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郝鹏举毕竟是一个反动的伪军头目,在顾祝同的命令下,他对我鲁南峄县、枣庄发动了进攻。 陈毅的争取和各路策反力量的艰苦工作,产生了预期的效果。同时,强大的军事压力也接踵而至,我军不失时机地发起津浦路徐州、济南段战役,歼灭国民党军28000余人。这也给郝鹏举一个直接的压力。他别无选择。起义前,郝鹏举把他的副司令从徐州调来,并把该部在徐州的军官家眷都接到了台儿庄。


2、起义经过
1946年1月9日,郝鹏举率所部4个师、一个特务团共两万余人,在台儿庄前线宣布起义。起义后改番号为中国民主联盟军,并发表《退出内战拥护民主言》。 郝鹏举还给毛泽东发去致敬电,中共中央回复了贺电。新四军军部及山东军区主要领导陈毅、张云逸、饶漱石等1月19日贺电说:“我们在此目标下,愿意与将军共策前进,为实现独立自由民主与强盛的新中国而奋斗。”
郝鹏举起义后,首先拜见了陈毅,请求派人到他的部队进行改造,并恳切邀请陈毅看看他们的部队,说这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陈毅同志当即答应了他的要求,并嘉勉他弃暗投明反内战的义举,是勇敢的正义行动,值得钦佩,值得欢迎。陈毅说:“和平民主是民心所向,内战独裁,极不得人心。人心向背,决定着目前蒋军虽强终必失败,我军虽弱一些,终必胜利。”又说,“你们已选定的民主道路是正确的,希望你们坚定地走下去。我们一定以友军相待,决不会歧视你们。我们既然是朋友就要讲信义。经过实践检验一段时间以后,你们如果感到不合意,什么时候要走,告诉我一声,我们以礼相送,走的时候希望将我们派去的同志送还我们,这是我们的君子协定。”
陈毅和郝鹏举商定,将他的部队开往解放区山东莒南县休整。司令部设在城南于家庄。在地方党政机关组织下,群众腾房铺草,打扫庭院,送水送粮,欢迎部队进村。新四军秘书长朱克靖率文工团进行了慰问演出并讲话。 以后,郝部在解放区开始整训并享受到优厚的待遇,郝鹏举还在报纸上发表《对解放区的观感》,称:“我们既然是人民的武力,那么我们在思想上,行动上,就要完全和人民的利害配合起来,当着人民要我们流汗,我们就流汗,人民要我们流血,我们就流血。”
台儿庄刚起义白塔埠又反叛
1946年6月,蒋介石撕毁停战协议,发动了全面内战。国民党大举进攻山东,来势汹汹,一时间黑云压城,郝鹏举被这样的阵势吓坏了,以为中共大势已去,惶惶不可终日!左右摇摆的郝鹏举又在寻找别的出路,他与国民党冯治安、徐继泰、吴化文等人不断地联络,共同商量生存大计。在此期间,他还写信给国民党总参谋长陈诚,表示愿意投降。国民党军统局毛人凤得知后,就派人前来加紧和郝鹏举进行联络。同时,国民党还展开心理战,制造大军压境的态势,派飞机到徐班庄一带侦察,大量散发诱降传单《告六路军将士书》,说他们过去完全是受了中国民主同盟的骗才错投共军的,以往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不然,就将他们消灭,望当机立断。鉴于当时的形势,陈毅估计到郝鹏举会发生动摇,又一次来到郝鹏举的部队视察,进行慰问和鼓励,劝他认清大局,不要被国民党进攻的表面现象所迷惑。郝鹏举信誓旦旦,表示一定忠于中共,甚至还向朱克靖申请入党。
暗地里,郝鹏举却加紧了其叛变投蒋步伐,并拟定了一个恶毒的计划。1947年1月15日,他以纪念华中民主联军起义一周年为借口,向新四军各级机关发请柬,企图等陈毅等首长到来时,来个一网打尽,向蒋介石送去一份“厚礼”。幸亏陈毅及各机关首长都没来,只是派来一些代表,所以这个阴谋才没有得逞。1947年1月16日,郝鹏举在徐班庄公开叛变,他把自己的老同学朱克靖绑送国民党处邀功,并到处吹嘘说是在战场上活捉了新四军秘书长。朱克靖先后被送到徐州、苏州、南京等监狱看押,受尽折磨,但他坚贞不屈,后在南京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郝鹏举叛变后,蒋介石给了他四十二集团军的番号,命令郝部回师鲁南进攻解放军。
逝世说法
关于郝鹏举之死有好几种说法,有的说是被处决的,有的说是在押解途中趁下车解手之机逃跑被击毙的。其实郝鹏举是这样结束罪恶的一生的:1947年5月,蒋介石向山东解放区发起重点进攻,鲁南机关向渤海军区转移,郝鹏举也被押解随行。郝鹏举以为时机已到,寻机逃跑。一天,当部队撤至小清河边准备渡河时,突然遭遇国民党飞机轰炸。郝鹏举趁大家隐蔽时跃起逃遁,被随行的华东军区政治部秘书长、鲁南区党委城工部长王少庸和新四军战士开枪击毙。

 

 

 

 

 

(Visited 8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