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将领钟彬

钟彬(1900—1950年),字中兵,谱名炽昌,报考黄埔军校时曾填姓名为钟斌,广东省兴宁龙北镇白泡村人。国民党中将兵团司令。民国11年(公元1922年)兴宁县立中学毕业后,考入广东省立工业学校读书。民国13年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一期学习,毕业后参加国民革命两次东征和北伐战争。
民国20年(公元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钟彬任国民革命军87师259旅中校参谋主任,负责南京外围警备。“一.二八”淞沪抗日战争爆发,他与十九路军并肩对日作战,担任浏河一带阵地守备。民国23年任三十六师一0八旅旅长,率部入闽。民国26年“七.七”事变后,调任中央军校军官班主任。翌年任师长,在武汉抗日战役中,率部歼敌千余人,被授予抗战荣誉勋章。嗣后,再调任中央军校汉中分校主任。民国31年升任七十一军军长,驻防滇缅公路保山地区。翌年,率部与友军联合反攻据守缅甸的日军,迫使日军节节败退。至民国34年抗战胜利后,调回重庆,接任青年军二0四师师长。民国36年,钟彬任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十四兵团中将司令。1949年任14兵团司令,同年11月在涪陵被俘,1950年2月下旬去世
生平经历
钟彬少年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靠家中三亩田地的收入及伯父的接济,在龙田乡高等小学和兴宁县立中学完成学业,1922年考入广东省立公路工程学校测量科,到省城广州上学。在校期间,钟彬与同乡、广东大学法政科学生刘汉杰时相往来。刘汉杰是国民党员,在他的鼓励和介绍下,钟彬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编入第1队。在校期间,由刘汉杰和同学范振亚介绍,于1924年5月15日加入中国国民党。军校同队中,以同乡李安定和湖南人宋希濂对他影响最大。李安定活动能力极强,在校期间曾任分队长,是黄埔一期生中的早期领袖。钟彬军校毕业后长期跟随李安定任职,曾在李任连长教导第1团第1营第3连任排长。1926年3月,李安定升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四期学生队政治科大队第2队队长后,又推荐钟彬接任其宪兵教练所党代表一职。1927年4月李安定调任海军处政治部主任后,钟彬随他担任了“自由”号炮舰党代表。同年7月,李安定出任黄埔同学会广东支会执监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后,又委任钟彬担任纪律执行委员、海军分会特派员等职。
1928年9月,钟彬同李安定一道,考入陆军大学正则班第9期。李安定于1930年春提前毕业,出任黄埔军校办公厅主任;钟彬则在1931年10月学满毕业,派任警卫第1师第1旅中校参谋主任。此后,李安定先后在第18军、福建省保安处任职;钟彬则在警卫军系统担任队职,直至1934年李安定因秘密组织小团体被杀,两人未再共事。
钟彬于1931年10月自陆军大学毕业,分配到警卫第1师第1旅任中校参谋主任。1932年1月,警1师第1旅改称第87师259旅,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钟彬运筹帷幄,出力颇多。1933年1月,钟彬调任第87师第261旅第522团上校团长,旅长正是宋希濂,两人志向相同,工作融洽,相交日深,在日后的军旅生涯中,钟彬成为宋希濂不可或缺的助手,也多次得到宋希濂的保荐提携。这一年8月,军政部合并第87、第88师的四个补充团,成立第36师,任命宋希濂为师长。钟彬也随之前往第36师,升任少将参谋长,主持全军编组训练工作。
第36师建军不久,就开赴江西抚州驻防,原准备参加围剿红军。10月间国军第19路军将领蔡廷锴、蒋光鼐会同李济深、陈铭枢等人在福建另立政府,建立“中华共和国”。第36师于是奉命改变作战任务,加入讨逆第5路军序列(总指挥卫立煌)序列,入闽平叛。
中华共和国所属军队在投降之后改编回国军番号,其第5军改为第49师,交由第36师整顿,第36师的两位旅长分别升任第49师的正、副师长,钟彬顺势接任第108旅少将旅长,由参谋人员转任带兵主官。


9月初,驻闽国军被编为东路军,开始着手对江西红军的进攻。但是东路军的第3、第9两个师在进攻开始后便先后遭到红军的打击。于是蒋介石派遣顾祝同前往东路军协助总指挥蒋鼎文,顾抵达福建龙岩的东路军总指挥部后调整军事部署,并决定以36师攻击据守在白衣洋岭的红军阵地。9月27日六时许,钟彬的108旅作为主攻部队,在炮兵的掩护下顺利的攻占了红军的警戒阵地。此时师长宋希濂为扩大战果,当即命令作为第预备队的106旅投入战斗,并由钟彬统一指挥。钟彬在得到了四个团的兵力后立即发动猛烈攻势,于十一时许攻占白衣洋岭,为东路军入赣围剿红军创造了有利条件。此役,他获得了五等云麾勋章。10月,红军鉴于军事上的失利被迫开始长征,第36师于此时进占长汀。1935年3月,第36师奉命进攻仍旧坚持在瑞金、长汀地区打游击的红军项英、陈毅部,迫使该部红军分三股突围。其中由东路突围的千余人遭到钟彬的108旅截击,被迅速歼灭。旅长钟彬在通过审讯俘虏后得知,中共高级领导人——苏维埃政府中央分局宣传部长瞿秋白带着300余人由上杭突围。在得知这一情报后,他立即报告上级,使由上杭突围的300余红军为福建省保安第14团截获,瞿秋白被俘。同年5月21日,钟彬被国民政府授予陆军少将军衔。8月,他又升任第36师副师长兼安庐师管区司令,负责本师的新兵补充和训练。
1937年3月,钟彬奉调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担任军校第11期第2总队总队长。同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8月,淞沪会战开始,首都南京受到严重威胁。国民政府被迫着手开始首都各机关的迁移工作,其中军校迁往武汉。10月,第2总队的664名学生为适应抗战前线军官需求,在行至江西九江时全部毕业,钟彬也于此时卸任,调任军校军官班主任。
1938年6月,钟彬受第71军军长宋希濂的推荐,离开军校前往河南郏县接任第88师中将师长。同年8月,第71
钟彬题词
钟彬题词
军在商城与日寇第13师团交锋,其中第88师担任富金山右翼阵地防守。与此同时,日寇第10师团一部向71军军部驻地钻隙迂回,为88师523团1营营长梁筠侦悉。钟彬在接到梁营长的报告后,判断敌军必会经过坳塘口,遂迅速派遣所属第528团前往伏击。日寇迂回部队不知情势有变,盲目挺进,结果遭到伏击,伤亡500余人,狼狈撤退。9月11日,第88师奉命转移至沙窝一带,担任正面防守,多次打退日寇进犯。但是由于信阳在10月12日失守,致使日寇长驱直入。在鄂东北作战的国军为免被日寇包围,急向汉水以西撤退。钟彬在接到撤退命令后将能作战的部队交于军长宋希濂直接指挥,自己亲率领骨干前往襄樊接收新兵。
1939年4月,钟彬奉召再返军校,担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中将主任。钟彬在汉中分校执掌校务两年后,于1941年4月29日调任第71军中将副军长。此时的71军刚从山西前线撤下,集中与陕西西部和甘肃天水一带待运。11月第71军奉命调赴昆明,准备加入远征军序列出国作战。就在部队即将开赴昆明之时,钟彬于11月30日接到了第10军军长的委任状,他了解到第10军前任军长李玉堂刚被撤职,但撤职理由并不充分,并且第10军官兵都请求能留任李玉堂。鉴于这个原因,钟彬认为由一个和第10军并无任何渊源的人去接管部队是不现实的,结果只能引起部署的抵制,此外他也同情老同学李玉堂的无过受罚,遂以部队调防、事务繁忙为由,迟迟不去就任,把这件事给拖了下来。同年12月日寇进犯长沙,负责抗击日寇的薛岳重新起用李玉堂指挥第10军防守长沙,并获得胜利,李玉堂重返第10军任军长,钟彬接任第10军军长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1942年1月21日,钟彬在昆明就任第71军中将军长,所部有李志鹏第36师、向凤武第87师、杨彬第88师,隶属宋希濂任总司令的第11集团军序列。4月间,远征军第1路军在缅甸战败,其第6军、第66军主力溃败,分路向国内撤退。日军第56师团以坂口支队(第56步兵团长坂口静夫少将指挥)沿滇缅公路追击远征军溃兵,直到怒江江畔。防守惠通桥的工兵当机立断将桥梁炸毁,但坂口静夫没有就地停止,而是一面架设火炮向对岸轰击,一面组织步兵乘橡皮艇抢渡,其先头部队数百人渡江后,迅速抢占孩婆山建立阵地。
此时,国军方面正在紧张的向惠通桥方向输送兵力,宋希濂亲自率参谋人员前往保山指挥,钟彬则在昆明安排部队输送。第71军先头部队第36师第106团两个连到达惠通桥地区立即下车,向据守孩婆山的部队发起攻击;后续部队陆续赶到,沿江建立防线,阻止日军增援。经过五天激战,孩婆山日军被迫放弃阵地,在炮火掩护下突围退回对岸。
军委会认为到达滇西的仅为日军快速部队,实力不强,难以持久,于5月31日命令宋希濂渡江反攻。但因运力不足,后勤不济,第11集团军仅以预备第2师和第88师向龙陵反击,经过两周战斗,付出很大伤亡,仍未能突破日军防守。战斗中第88师缴获了部分日军文件,证明到达滇西的部队为日军第56师团主力,才使上级下令停止进攻,退回怒江东岸固守。隔河对峙时期,钟彬率军部坐镇保山,所属部队分段担任河岸守备。防守怒江时期,第36师奉命调出,另以收容远征军第1路军官兵补充起来的新编第28师划归第71军建制。1943年起,第71军开始换装美国制火炮、重机枪及通讯、工兵器材,并抽调骨干官兵到军委会驻滇训练团参加训练。钟彬和几位高级军官,还曾乘飞机到印度,在驻印军兰姆伽训练中心接受了为期六周的战术和武器性能教学。


第71军在第11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指挥下,于1944年5月对滇西日寇展开反攻。第71军前期作为防守部队,固守怒江、保山各点,以第88师一个加强团协助第20集团军进攻。而后,钟彬作为第11集团军右翼部队指挥官,指挥第71军以及临时配属的新编第29师,自攀枝花渡江,向龙陵、松山展开进攻。新编第28师于6月4日包围松山日寇第113联队据点,次日,第87、88师开始进攻龙陵日寇工兵第56联队等部据点。6月8日,钟彬陪同宋希濂进驻尖山寺前线指挥所,指挥部队继续进攻,突击队于10日攻入县城。但因第11集团军原为防守部队,运输工具多数拨交第20集团军,遭逢大雨导致弹药粮草双双告罄,攻势顿挫。日寇乘机抽调兵力自芒市反扑,投入在龙陵附近的兵力达到四、五千人之众,钟彬率第71军转到龙陵东北郊,与来援日寇反复厮杀,并得到第2、8军援助,将威胁侧翼的日寇援军击退。6月28日,钟彬指挥第71军与第2军76师、第8军荣誉第1师配合攻击龙陵,收复放弃的阵地。7月25日,钟彬再次指挥部队攻击龙陵,经过三天苦斗,扫清城郊各据点。8月14日,钟彬调来新28师接替久战疲惫的第87师,挥军进攻龙陵城中日寇。8月26日,日寇第2师团长冈崎清三郎亲率第3、15、29、146联队各一部再次增援龙陵,又被第11集团军部队击退。但是攻击龙陵的部队经过数次强攻,伤亡颇重,于是停止进攻进行休整。10月29日,第11集团军各部再次发起进攻,血战到11月6日上午,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军旗终于在县城内冉冉升起,龙陵宣告光复。
正当钟彬准备率军向遮放追击时,接到了调任为青年军第203师中将师长的命令。青年军是在豫湘桂战役日寇攻占贵州独山,震动重庆后,由军委会征集知识青年从军,以大、中学生配合一个步兵师基干充实而成,共成立201至209共9个师。每师辖有步兵3个团、炮兵2个营、工兵、通讯、辎重各1个营,编制大于普通步兵师,师长大多以原来的军级干部调充,在名义上似乎是降职任用,但在实际上这是一种荣耀。12月20日,钟彬在四川泸州正式就任师长一职。
1945年5月25日,国民政府公报渝字第782号宣布,钟彬以龙陵血战中与日寇死斗5个月,一往无前,百折不挠,最终克敌致胜,立有大功,特授予青天白日勋章,成为了勋章的第139位获得者。


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青年军编组为3个军并着手复员工作,钟彬于同年10月升任第9军中将军长。钟彬在完成了青年军复员任务后,于1946年9月25日调任国民政府参军处中将参军。1947年9月,他调任整编第26师中将师长,戍守云南。1948年1月,改调第2陆军训练处中将副处长,在徐州协助兼处长顾祝同训练新兵。8月18日,他前往广东韶安接任第9训练处中将处长,筹组新军。9月22日,钟彬晋升为陆军中将。1949年1月,钟彬带着由他亲自编练的第321师,调任为第109军军长。
钟彬在后方编练新军的时候,国共战争的军事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1948年8月,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军事检讨会议,决定大规模组建兵团与解放军对抗,钟彬的好友宋希濂由新疆警备总司令调任华中剿匪副总司令兼第14兵团司令官,在鄂西北地区担负防止阻止解放军渡江及入川的任务。1948年末到1949年初,国军在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中相继战败,损失部队超过一百五十万,国民政府重新调整军事政治布局,竭力扩充军队,以求保住剩下的半壁江山,宋希濂所部膨胀为辖有六个军的重兵集团。1949年4月,宋希濂升任川鄂湘边绥靖公署主任,邀请钟彬前来助一臂之力,并主动让出第14兵团司令官一职与钟。钟彬得此知遇,虽知前途茫然,仍于5月抵达宜昌就任川鄂湘边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14兵团司令官,他将部队布防于湘鄂之间沙市、宜都、荆州、大庸、桃源地区。
1949年7月,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3兵团发起宜沙战役,钟彬率第14兵团摆脱追击,撤退到长江以南湘西五峰到湖北大庸一线。10月,解放军攻克大庸,全歼第122军,又攻克永顺,对宋希濂集团成右侧包围之势。钟彬急率第14兵团向黔江、郁山镇一带转移,因天降大雨行动迟缓的第79军又遭重创,军长龚传文率残部北渡长江后逃往四川,与钟彬失去联系。第15军也在咸丰遭到重创,所属第169师被歼,师长冯兴斋被俘虏。钟彬到达彭水附近时,身边部队只剩万余人,与第20兵团陈克非部沿白马山、白涛镇一线组成防线。11月22日,解放军向第14兵团阵地发起进攻,当时钟彬在白马场宋希濂司令部开会,闻讯急忙赶回部队,于当日11时左右被俘虏(另有一说为钟彬率幕僚乘船逃至涪陵后被俘)。
被俘后,钟彬与宋希濂等人一起被关押在重庆白公馆看守所,两位好友整日下棋为乐。钟彬棋艺平平,常要求悔棋让棋,宋希濂湖南骡子脾气尽显,一子不让,以至于摔棋子撕棋盘,被牢友王陵基揶揄为“兵团司令都可以让给钟彬,而一着棋却不肯让”。两人都担任过司令官的第14兵团,则被称为“送终(宋钟)兵团”。
建碑祀祖编辑
马氏祖婆墓碑
马氏祖婆墓碑
民国《长汀县志古迹志》云:“钟氏始祖妣马夫人墓,在中山公园内。民国二十四年陆军第三六师一O八旅旅长钟彬等修筑。”马氏祖婆原葬于福建长汀卧龙山下风水宝地(今福建长汀一中校园内),千古流传,千秋祖德,远近蜚声。但由于年代久远,几经变迁,以至墓迹全非。1966年,“文化大革命”时马夫人墓被毁,墓址被铲平,建立长汀第一中学。
钟彬修建马氏祖妣墓碑亭铭文六则


1、钟彬修墓序
民国二十三年十一月一日,中央东路驻防军规复长汀,彬适绾符,追随各级长官焉。惟我唐始祖妣马大夫人墓,故在汀府署中,戌事之暇,念切追远,一往瞻谒就意。府署荡尽,公园新辟,乱草残砾,弥目皆是。我祖妣千年来之古墓,亦漫灭不可复识。俳徊瞻顾,凄惘何极。昔我晋始祖贤公,英勇善战,爰知当道,授福建都督,浩授威武将军,二世祖朝公,袭父职,封黄门侍郎,世有善政,汀人戴之。今彬因缘时会,获至是邦,追先人之遗迹,发思本之幽情,览祖坟之芜废,修复之志能不慨然而兴乎?于是具呈层宪,蒙准立碑纪念,以申孝思而彰祖德。碑成乃刻石略志其事云。
陆军36师108旅旅长嗣孙钟彬谨识
【注】:此序文按原文登载,其中“唐始祖妣马大夫人墓”一句,是误将南北朝时贤公妣写成唐朝全慕公之马妣。(下同)
2、李默庵司令赠铭文
民国二十四年春,华南钟氏修复福建汀州府钟氏南北朝祖妣马太夫人墓各长官赠颂坟志铭文。陆军36师108旅旅长钟彬,已在汀州修复其祖妣马太夫人墓,复嘱余文,竭其忏按。马太夫人为赣迁闽始祖福建省都督贤公之配也,钟氏有善政于汀人慕之不忘。乃阅世行祀,后复见君,重抵是邦,勋绩炳耀,明德育后,理固宜然。而君远访先世松秋,修复墓道,表扬靖芬,以展其奉先思考之意。其足以鼓励薄俗,为何如也?因为铭以昭之曰:
唐有虎臣,播其威德,汀人咏恩,昭于邦国。奕奕大君,奠此寝园,桑田沧海,陵谷崩骞。
爰有远孙,世传忠孝,光显幽宫,以扶世教。佳城郁郁,碑树峨峨,万载千龄,此碣不磨。
驻闽绥靖区司令李默庵敬撰
3、宋师长赠铭文
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春,本师108旅旅长钟彬修复其晋祖妣马太夫人墓,以妥其先灵而致其孝思。乃嘱余揭其义,以昭当世,飧诸石以垂远久,余礼辞不获,乃写数言,而系以铭焉,铭曰:
为我中华,世传忠孝,忠于国家,孝于祖考,教孝作忠,圣言皎皎。
慨兹叔季,弃髦斯道,国危民辱,祸为自召。伟哉钟君,裔俗是矫,
笃念厥先,丰碑用表。风声所树,民行归好,扶衰起敬,实由此兆。
龙山岿岿,汀江浩浩,敕兹铭文,万年永昭。
陆军参谋长向贤矩敬书
陆军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敬撰
4、马氏祖妣纪念碑记
昔者韩信为其母,葬合其旁,可置万家。大史公司马迁称之。今钟氏始祖妣墓亦然,宜其子孙之蕃衍于列郡,而贵显以祀业也。自南北朝迄今,垂逾千年。而今裔钟彬旅长以镇长汀防线,因访其祖于郡署旧址,即今之中山公园中划袤二丈五尺地,而立碑焉。慎终追远,所以劝孝岂独自笃于孝思己也。书云:孝思木匮,永赐尔类,从兹亲亲长长之义;蔚为雍雍睦睦之风。由一邑而一省,由一省而一国,是阡表石,其效或过远庠序,未可知也。而钟彬旅长,勇于战阵,迭奏虏功,所谓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吾于此而益信矣。为之记以示后人知,所观感庶亦钟彬旅长之本意,云尔是为记。
福建第八区行政督察专员兼长汀县县长林斯贤敬撰拜书
5、马氏祖妣纪念碑记
周基后稷,肇于南郊,徽嗣大姒,王会图开。汀水荡荡,九龙逦迤,备物维嘉,长发其祥。
丞我祖妣,松揪百尺,郡或建衙,樵苏不采。上自有唐,下逮清室,百世千秋,衣冠秩秩。
年庚六代,兵燹频仍,玉步虽改,俎豆久升。灾祸横飞,震惊匕鬯,坠我名城,湮我古塘。
膏车抹马,扫此挽枪,师徒三万,时维膺扬。既殄凶顽,逐湮丘墓,禾黍蓬蒿,凄凄霜露。
钟彬旅长,得清陈情,后先奔走,大功告成。琢石醵金,爰绥有众,屹立丰碑,栖以金凤。
中山崩□,片石巍峨,名园依附,振古不磨。莽莽乾坤,悠悠区字,千万斯年,长此封树。
钟氏后裔:
问陶、芳峻,绍葵、毓灵、啸青、慕鲁、作霖、震华、
慎庵、秀权、伟才、道宏、柏石、发祥、 昌岐、德诚、
则尧、启帆等谨识
6、马祖妣纪念亭对联
纪念碑亭昭旧德,清香俎豆答先人。
【注】:福建马氏祖妣墓位于现在的长汀县中山公园。古代建有陵墓,唐朝后期建汀州府衙时被毁,清朝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前任汀郡总镇世袭云骑尉嗣孙钟宝三礁石于坟,并绘墓楼图。民国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钟彬旅长驻防长汀,在原址(中山公园)重建马氏祖妣纪念亭,后被毁。公元1993年,由世界钟氏联宗总会发起,在蕉岭县三圳镇顺岭,新建马氏祖妣墓园。
福建长汀钟氏祖祠复龛祝文
(民国二十四年钟彬等集资重修)
缅维考妣、诞降自唐、聿耒胥宇、龙山之阳。既文既武、亦柔亦刚、官居都督、朝野名扬。
有孙七人、云起龙骧、由闽而粤、而赣而湘。宗枝繁衍、长发其祥、赐田封号、世有蒸尝。
天祸吾国、劫演红羊、荡析飘零、顿呈荒凉。彬等不佞、忝列戎行、奉命鞠旅、挞伐用张。
鄞江既定、载瞻庙堂、颓垣败瓦、触目心伤。爰集子孙、共同解囊、卜吉修复、终焉光庄。
兹当升龛、敬陈酒浆、灵如不昧、来格来尝。洋洋宛在、鉴此芬芳、尚飨。

 

 

 

 

 

 

(Visited 5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