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希特勒卫队装甲师

党卫军第一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920年代,当时希特勒发现有必要培养一支私人警卫武装来抵御一切针对他个人的威胁。这支微型武装最早只有八个人组成,由Julius Schreck 和 Joseph Berchtold指挥,其人员被委任为“战旗护卫队”成员。尽管在事实上“战旗护卫队”受冲锋队领导,但其成员从配发的制服上就可以明显的区分出其与冲锋队不同。


组建过程
希特勒组建
Schreck复制使用了骷髅头作为“战旗护卫队”的徽章标志,骷髅头标志在普鲁士王国和德意志帝国时代曾作为部队精英的象征。最终这支武装编队被重新命名为“希特勒警卫旗队”,但很快在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投入监狱之后就解散了。
直到1924年希特勒被释放,他又命令重组他的私人武装,再次命名为“战旗护卫队”并由其独立控制。1925年被更名为“党卫队”也就是现在大家所熟知的党卫军的前身。
编制增员
1933年希特勒成为总理之后党卫军人员编制一下增加到50000人,因此他决定亲手挑选骨干精英组成自己的私人卫队武装。这支希特勒的私人卫队武装由Sepp Deitrich指挥,其成员由Sepp Deitrich 在柏林亲自挑选的120人组成,并构建了“党卫军战旗护卫队”。同年这支部队又被更名为“措森党卫军特遣队”,同时第二支同样为120编制的部队被组建,命名为“于特伯格党卫军特遣队”。两支部队此后被并入“党卫军柏林特遣队”,并且在啤酒馆暴动周年纪念集会上向希特勒宣誓效忠。至此部队被授予“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称号。


部队更名
1934年希姆莱命令将部队更名为“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也就是LSSAH。接下来的几年里LSSAH在逮捕和处决冲锋队参谋长Ernst Röhm这一事件上证明了其价值和忠诚。希特勒之所以处决Ernst Röhm是因为Ernst Röhm和他所领导的冲锋队越来越不受德国国民的欢迎,而且权利越来越大。因此他决定使用他的精英部队逮捕所有忠于Ernst Röhm的冲锋队成员来除掉这一威胁。
6月30日希特勒命令所有冲锋队领导人参加在慕尼黑附近的Hanselbauer酒店举行的一个会议,希特勒与Sepp Dietrich以及一支警卫旗队分队一起去了Bad Wiessee,私下逮捕了Ernst Röhm,Ernst Röhm的副官当时就被执行枪决。在这个被纳粹自身称之为“Ernst Röhm暴动”(即后人所熟知的“长刀之夜”) 的事件中总共有不少于177名忠于Ernst Röhm的冲锋队员被处决。
LSSAH和戈林部队的这次行动成功的破坏了冲锋队的领导层并由此去除了希特勒权利的威胁,同时也为他们在纳粹党的领导层争得了一席之地。而后来对于此次行动的认识中,无论是LSSAH的指挥层还是戈林都认为LSSAH必须扩大规模至团级编制并且摩托化。此外,LSSAH最终得以凌驾于冲锋队控制之上。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直到1939年,LSSAH在几次纽伦堡大集会中承担的都是仪仗警戒任务,1935年LSSAH参加了收复萨兰德的行动,并在3月份吞并奥地利的行动中作为先头部队。后来LSSAH又参加了占领苏台德地区的行动。1939年3月,部队也参加了吞并波西米亚-摩拉维亚的战争。此次战争之后LSSAH与其他几支摩托化部队合并,下属一个装甲排和摩托化部队,被重编为“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摩托化步兵团”。
1939年一月“警卫旗队”舞会在柏林动物园举行。Sepp Dietrich高调的为他的部下庆功,当时参加演出的还有Hans Albers, Heinrich George, and Käthe von Nagy等人。舞会邀请的名人包括陆军总司令范布劳西奇。
1939年中旬,希特勒命令组建党卫军师级部队,“旗卫队”被指定组建自己单独的部队,这和其他的党卫军占领军部队如“德意志师”,“日耳曼人师”,“领袖师”不同。1939年的波兰危机使得这一扩编进程暂停下来,LSSAH被命令编入准备进攻波兰的南方集团军群第八军当中。
作战及终结
在入侵波兰的开始阶段,LSSAH隶属于第17步兵师,主要为南方的钳型攻势提供侧翼保卫。在与为了试图打击德军侧翼的波兰骑兵旅的战斗中,该团屡经恶战。在Lódê附近的Pabianice小镇中,LSSAH在激烈近战中击溃了波兰第28步兵师和Wolynska骑兵旅。
Pabianice小镇战斗的胜利之后,LSSAH被编入汉斯莱因哈特将军的第4装甲师,在华沙地区该部队又经历了对波兰撤退部队的合围战斗,击退了波兰近乎绝望的疯狂突围进攻。在整个战役期间LSSAH被证明是一支极其善战的作战部队,尽管陆军的将领们对战役期间LSSAH和其他党卫军占领军出现的高伤亡率持有意见.
该团后来驻防至德国边界为“huang色计划”做准备,其地面先头部队直指荷兰,其作战任务就是要占领Ijssel河上的一座桥梁,把库尔特将军的伞兵部队与第七航空师和第22步兵师联系起来。
1940年5月10日,入侵荷兰和法国的战役打响。当日LSSAH在发现他们先前的目标桥梁已被摧毁之后急行军75公里占领了另外一处渡口。在接下来4天的战斗当中,LSSAH快速挺进215公里,通过闪击战重创斯德登特将军的部队于阿姆斯特丹。这为他们赢得了难以置信的声望。5月14日之后,荷兰投降,该团编至B集团军群预备队。
在英军阿拉斯反攻后,LSSAH和党卫军帝国师一同投入到前线,坚守敦刻尔克的周边地区,此役旨在压缩对英国远征军和法军的包围圈。在Wormhoudt地区LSSAH无视希特勒停止前进的命令,继续进攻,在温特波尔格高地成功的压制了英军的炮兵阵地。整场战役该团承受了巨大的伤亡。


这次进攻后,武装党卫军上尉Wilhelm Mohnke 指挥领导下的LSSAH2营的部分官兵在收到师长Sepp Dietrich在战斗中阵亡的错误消息后屠杀了皇家沃尔维克步兵团2营的80名战俘来为他们的师长报仇。史称“沃尔穆特大屠杀”。尽管屠杀发生,Wilhelm Mohnke 参与的程度也无处得知,但作为指挥官本身他却没有接受审判。
然而,沃尔穆特的惨案却显示出LSSAH官兵为政治灌输所洗脑。他们都是优秀的战争机器,并且他们会漠视一切既定的军事法规。该团在敦刻尔克附近的海岸结束了此次战役。
西线战役之后LSSAH扩编至旅,但任然为团级人事任命。全旅增加了一个高炮营和G型火炮营。1940年最后的数月中,部队为“海狮计划”做两栖突击准备训练。但在不列颠战役失败之后,该计划被取消。此后部队集结至保加利亚为入侵希腊和巴尔干的“吸血虫”计划做战役准备。
其他相关
作战行动于41年4月6号开始,LSSAH隶属于第九装甲师。该团穿越靠近普略利普的边境线深入到希腊腹地。在4月10日占领Vevi之后,党卫军少校迈耶指挥下的侦查营接受了清除Klissura地区抵抗的任务。此举切断了希腊和英联邦军队的退路。但希腊第20步兵师的抵抗非常剧烈。据记载,党卫军的士兵们是在迈耶的督战下拿下Klissura通道的,迈耶向他的士兵投掷了手榴弹,所以没有人敢于后退。
突击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部队的防御交给了党卫军上尉Fritz Witt的第一营。Fritz Witt [attachment=106540] 的一营后来被命名为Witt战斗群。一位澳大利亚军官曾写道:“德国人的卡车傲慢的行进在距离我只有3000码的公路上,然后大模大样的卸下步兵。尽管他们遭遇了我们长达两天的抵抗,但在4月12日清晨,德国人成功的突破了防线,并于下午肃清了整个通道。”一营在付出阵亡37人伤95人后拿下通道并俘虏520人。

主战线的希腊第一军被击溃之后,整场战役变成了阻止敌军撤退的战斗。4月20日经历了激战后,在5000英尺的Metsovon山口脚下,希腊军队的指挥官向迪特里希投降。至此英联邦的部队是希腊半岛上唯一的盟军力量了。他们从科利斯海峡退至莫利亚半岛。26日LSSAH抵达佩特雷湾,成功的切断了英联邦军队的后路。迪特里希命令他的团横渡海湾占领佩特雷。由于没有现成的渡船部队在放弃重装备后使用渔船成功的横渡了海湾。30日,最后的英联邦军队要么被俘要么四散逃命。LSSAH因此得以在横穿希腊的胜利阅兵中占有一席之地。
Marita行动之后,LSSAH奉命北调加入为“巴巴罗萨”计划而备战的南方集群。由于在战役当中的卓越表现,希姆莱将该团升至师级编制。就本身而言,其本身就已经达到旅级编制,这次正式扩大至师并命名为“党卫军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摩托化步兵师”。然而已经没有时间修正补充至正规师的人员编制,因为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马上就要打响,党卫军师仍是旅级编制。
在战役起始阶段该师隶属于装甲集群的预备队。8月份又调入第三装甲军,成为克莱斯特的第一装甲兵团的一部分。在此期间,战斗异常艰苦,尤其是迈耶的部队。9月初该师重归南方装甲集群为克里米亚半岛进攻做准备。行动于1941年9月17日发起,该师在Perekop镇历经血战。11月LSSAH又被调回至第一军,经历了罗斯托夫战斗之后于11月下旬占领该地。整个战役期间,LSSAH师向苏联腹地挺进960公里。
苏联的顽强抵抗使得南方集群不得不退至罗斯托夫来组织防御。LSSAH师在零下40度的寒冷天气中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期间冬衣匮乏而且没人每天只有150克的口粮。尽管如此,该师还是守住了防线。在第二年春天拿下Rasputitsa之后这支疲惫的部队又参加了夺回罗斯托夫的战斗,并于1942年七月底重新控制该地域。由于严重的人员减员和疲劳作战,LSSAH师撤出前线整编。该师奉命调回法国诺曼底的占领区整编成满编的装甲掷弹兵师。


42年剩下的时间部队整编完成,这的归功于党卫军装甲部队司令郝塞尔。四个党卫军装甲师都编入了一个坦克团而不是先前的一个营。这就意味着这些师不仅仅是名义上的装甲掷弹兵师了。同时该师接收了9辆虎1型坦克,这些坦克归建于第一装甲团。
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失败导致整个东线战役失败。顿河方面军司令曼施泰因请求部队整编后在哈尔科夫地区抵御苏军的进攻。所有的党卫军装甲部队都被调入曼施泰因的集群。
1943年1月底抵达前线后,1ss作为郝塞尔装甲集群的一部分立刻就投入到了防御哈尔科夫苏军进攻的战斗当中去。他们面临的是数以百计的波波夫装甲集群的T34坦克,苏军是以一个装甲军作为先头冲锋部队。43年2月8,9两日,Fritz Witt的装甲集群和 Max Wünsche的装甲一团一营苦战才得以阻止苏军的进攻。在接下来的数个星期中,经历了数次防御拉锯战后,该师最终被赶出了哈尔科夫市中心。
尽管在遭受巨大的伤亡,尽管坚决的回击了敌人所有的进攻,苏联人还是成功的包围了整个集群。2月15日,郝塞尔无视希特勒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城市的命令,下令放弃城市向Krasnograd方向撤退。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党卫军装甲部队在一系列英明的决断下经受巨大的伤亡之后全歼了波波夫的部队。LSSAH师是这些战役的主要参与者,它用伤亡为代价击溃了若干苏联师。
郝塞尔命令重新占领卡尔科夫。1ss和帝国师,骷髅师一起构成了前锋部队。进攻在3月2日开始,1ss师组建了三个战斗群主攻卡尔科夫。以后的几个星期里,为夺取卡尔科夫1ss进行了激烈的战斗。装甲迈耶指挥下的迈耶战斗群深入到了红星广场。Witt战斗群击退了苏军的狙击之后攻入市内。在派普指挥的派普战斗群碾碎敌人的防线之前,这两个战斗群在混战中被反复切割包围。3月21日战役结束,卡尔科夫又掌握在德军的手中,派普的战斗群已经深入到了Belgorod。)(为了纪念战斗中阵亡的4500名官兵,卡尔科夫的红星广场被更名为“阿道夫希特勒旗卫队广场”。1ss师撤回后方休整。
开春的沼泽地停滞了攻势,这为旗卫队提供了时间休整。1943年6月初,该师已经又齐装满员了。装甲力量为12辆虎式,72辆四型坦克,16辆三型坦克和31辆突击坦克。6月下旬,部队更名为第二装甲集群。
第二装甲集群被派至Belgorod地区为夏季攻势作战前准备。1ss,帝国师,骷髅师再次作为霍特将军的第四装甲军的先头部队奉命突击Kursk的南部侧翼.莫德尔的第七装甲军突击北翼。两军在库尔斯克会师后将会合围苏军。
第二装甲集群6月28日到达指定地点并且开始为突击做准备。进攻定在六月五日,四日第二装甲集群和其左翼的118装甲师以及右翼的第三装甲师开始零星的进攻以确保观察哨位。旗卫队师的先锋营对已标定的苏军进行了猛烈的火力打击。


苏联的间谍行动渗透到了德军的统帅部,并通知了苏军最高统帅部这次即将发生的作战行动。被俘的德军也同时提供了主要突击的方向和战役细节。43年7月5日拂晓,苏军炮火覆盖了德军的集结区域。尽管如此德军还是在短暂的停滞之后发起了攻击。苏联空军试图将德国空军歼灭在地面上,为此双方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空战。
LSSAH的装甲部队以楔形战斗队形快速冲向苏军反坦克阵地。苏军缜密的防御系统滞后了进攻,但是在莫德尔的区域党卫军装甲集群和LSSAH的其他部队却成功的突破了防线。
到七月9日,党卫军装甲集群向北推进了30英里,已经接近了Prokhorovka。旗卫队再次但当先头部队,到此时其装甲力量仅剩下77台车辆。装甲掷弹兵2团在若干坦克的支援下沿公路直下,在遭遇猛烈抵抗后到达Prokhorovka。到中午,步兵已经开始清除Prokhorovka国营农场的残余势力和攻占241.6高地并于10号傍晚占领该地区。
7月11日恢复进攻。击退了苏军第9近卫伞兵师后该师占领了Oktiabr’skii国营农场和252.2高地。苏军有2个坦克团攻击了向前突进的德军部队。为了确保战斗胜利人数占优的德军经受住了巨大的伤亡击毁了众多坦克。然而苏军的抵抗还是拖延了进攻,该师不得不掉头撤回Oktiabr’skii农场。战斗一直持续到13号,但是战场的重心已经转向了该师左翼的骷髅师。
Prokhorovka战役仍然胶着,大量的苏军防御部队陆续集结在奥里尔,希特勒决定取消这次战役行动。党卫军装甲集群奉命后撤。LSSAH师被命令撤出战役前沿。该师被派往意大利用以稳固墨索里尼的政权,因为再次之前盟军已经于7月10日在西西里登陆了。该师剩余重型装备留给了帝国师和骷髅师,之后集结准备去往意大利。
该师从前线撤回后在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停留下来。然后配装之后由陆路翻越阿尔卑斯山到达意大利北部。43年8月8日抵达意大利的波河平原。
1ss师的任务是警戒维罗纳地区的主干道和铁路枢纽。几星期后,该师又移至帕尔玛地区,并与游击队发生了数次小规模交火。43年9月8日意大利投降,该师被命令解除附近意大利军队的武装。除了9月9日与帕尔玛附近的意大利军队有过一次简短交火,任务进行的十分顺利。到9月19号,所有在意大利波河盆地的意大利军队都被解除武装。但是德军总参谋部对边境地区出现的部分意大利14军战斗人员很担心。派普战斗群的第三机械化营和第2装甲团被派往该区域用以解除其武装。一到达Cuneo省,一位意大利军官约见了派普,他说除非派普和他的部队撤出Cuneo省,否则他们会受到进攻。派普的拒绝刺激并导致了意军的进攻。但进攻很快就被这些老兵们击退进而解除了该地区所有意大利军队的武装。
意大利政权瓦解和投降之后,整个意大利游击队活动频繁。旗卫队又被派往伊斯特利亚半岛镇压游击队的抵抗。期间旗卫队又得以补充至一个满编师。11月上旬东线形势的恶化迫使旗卫队师重返苏德战场前线,并于11月中旬抵达Zhitomir区域。
该师重回战场后隶属于坚守Shitomir地区防线的第四装甲军第48装甲集群。全师被拆成若干战斗群投入战斗。11月18号,弗雷战斗群打退了苏联第五近卫坦克军在Kotscherovo镇的进攻。在以后的两个月里,这些战斗群担负着战役消防员的角色不断苦战终于帮助第48装甲集群守住了阵地。


1944年1月,该师第101虎式车长魏特曼被授予橡叶骑士勋章,以表彰他在抵抗整个苏军装甲旅进攻时的优异表现。1月底,作为第一装甲军第三集群的一部分该师运动至Cherkassy地区。
当2月Gruppe Stemmermann的56000部队被苏军包围之后,旗卫队师又和第3,第47装甲集群的余部前去解围。但希特勒干预并命令部队对包围的苏军进行反包围。旗卫队师和其下属贝克领导的503重装营作为先头突击部队。尽管开始进攻比较顺利,但由于后来四个苏军坦克军的阻滞以及泥泞的沼泽使得进攻停了下来。疲惫的德军试图在Gniloy Tikich河建立一个桥头堡,但包围圈里幸存的德军堵住了去往Gniloy Tikich河的路。2月底战役结束。
大多数旗卫队师的官兵撤退到比利时休整,其中一个战斗群殿后。3月22日,整个第一装甲装军又被包围了。殿后的旗卫队战斗群奋力突围,先头部队于44年4月6日和Buczacz的第二装甲集群联系上了。该战斗群的残余部队到达比利时后休整回建。旗卫队师在诺曼底最关键的战役是抵御古德伍德行动。
此役,三个齐装的英国装甲师在侧翼步兵的掩护下突入卡昂和东部高地的防御缝隙。翻过Bourgibus山后,他们将面对一马平川的平原。此次攻击以2500架飞机长达3小时的轰炸为开端,德国的步兵多数被震晕,MG42机枪也被震坏,绝大多数坦克都被击毁。
在英军坦克过后,士兵们都迅速拿起自己的武器。装甲一团2营隐蔽在树林中,他们获准向敌步兵任意开火。Malkomes开着他的黑豹发现了60辆英军坦克,并击毁了其中的20辆。党卫军装甲一团的46辆黑豹面对的是敌第29坦克旅和第11装甲师。该师的主力从预备队集结地Falaise全部投入到战斗中。5点钟主力汇同第21装甲师一起投入到反攻当中,并于前沿左翼成功阻滞英军的进攻。英军在留下126辆坦克残骸后退至卡昂。
起初,在7月19日,只有少量的零星英军坦克进攻,看起来古德伍德行动要告一段落了。但13时,英军又开始进攻了,这次汇同援军一起发起。他们很快就突破了前线德军阵地奋力前进,一波坦克作为进攻先锋。当谢尔曼,萤火虫,克伦威尔坦克越过BourguÉ山时,成群的坦克被击毁。15时党卫军第12装甲师的援兵抵达,立刻缓解了右线的压力。英军突击德军桥头堡的计划失败了,但卡昂还在英军手中。此役英军共损失493辆坦克,伤亡4011人。
尽管这是次的胜利,当盟军仍具备压倒性的兵力优势,5天后美军突破了德军的阵地。由于兵力补给的短缺,被严重削弱的德军无法承受激烈的战斗,并且白天行动也是不可能的。从不会允许撤退的希特勒命令组织一次突袭。
作战时间列表
8月5,6日,旗卫队师和其他四个党卫军装甲师以及3个国防军装甲师到达集结地准备做最后的进攻。投入反击的部队包括装甲一团,两个掷弹兵营,一个先锋营,一个反坦克营。当天天气不适合飞行,所以反攻起始顺利,尽管盟军对进攻有所察觉。帝国师计划占领Mortain,派普的战斗群计划攻占Bourlopin,但盟军的空袭很快就摧毁了原计划。第二天,德军又进行了一次尝试,但同样以失败告终。
8月21日-24日:LSSAH师冲出了“法莱斯口袋”并撤退至塞纳河对岸。
8月29日LSSAH师被打散1944年9月: 9月1日:LSSAH师已损失了全部坦克及火炮。
9月3日在菲利普维尔与盟军发生小规模交战。9月4日:LSSAH师被召回德国进行修整和补充
1944年10月:
10月15日: 在德国Onsabrück 修整,补充了3500人和一些新装备。
1944年11月:
11月9日-18日:全师紧急赶往遭盟军飞机地毯式轰炸的科隆市,并在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的指挥下参与营救市民的工作。
1944年12月: 经过修整补充后,全师拥有官兵22000人,坦克84辆,自行火炮20门。
12月14日:LSSAH师奉命参加阿登反击战,全师被分成4个战斗群:汉森战斗群(Kampfgruppe Hansen) 桑迪格战斗群(Kampfgruppe Sandig ) 克尼特尔战斗群(快速集群)(Kampfgruppe Knittel) (Schnelle Gruppe) 派佩尔战斗群(Kampfgruppe Peiper)作为进攻的前锋,是实力最强的战斗群。
12月16日:进攻开始。在德军一侧,许多进攻部队被泥泞的道路所迟滞。
12月17日:在与糟糕的道路奋战了一天后,桑迪格战斗群越过防线开始向美军进攻。派佩尔战斗群则在当天枪杀了84名美军战俘。
12月18日:克尼特尔战斗群进抵La Gleize。
12月19日-20日:在夺取斯塔维洛特的战斗中,LSSAH师屠杀了130名比利时平民(其中包括47名妇女,23名儿童,甚至还有9个月大的婴儿和60岁的老人),原因是那里的平民为美军士兵提供掩护。(1948年,此次大屠杀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党卫队二级突击队中队长海因茨?戈尔茨被比利时政府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
12月25日:派普战斗群的残部撤回德军进攻前的防线。12月27日:LSSAH师将其在Amblève防区交给第18和第62国民掷弹师,赶往Lutrebois地区以支援在巴斯托涅附近第5装甲集团军。
1945年1月:
1月12日:全师撤回德国科隆进行修整。
1945年2月:
2月15日:党卫队旅队长奥托?库姆成为LSSAH师的师长。LSSAH师开赴匈牙利参加即将开始的“春醒”行动,此时全师还拥有25辆豹式坦克和21辆Panzer IV型坦克。
2月25日:在匈牙利格兰地区的战斗中LSSAH师遭受了重大损失,坦克数量锐减为豹式坦克11辆,Panzer IV型坦克12辆。
2月26日:参加“巴拉顿湖”进攻行动,以阻止苏军进入奥地利。
1945年3月:
3月5日:“巴拉顿湖”进攻行动开始。
3月9日:LSSAH师和“阿道夫?希特勒青年”装甲师突破苏军防线。
3月13日:进攻失败。3月14日:希特勒获悉“巴拉顿湖”进攻行动失败后大为震怒,命令LSSAH师、“帝国”师、“骷髅”师和“霍亨斯道芬”师将他们的荣誉袖标从制服上取下。时任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司令官的迪特里希拒绝执行此项命令。
3月16日:LSSAH师作为后卫掩护整个党卫队第6装甲集团军撤退。
1945年4月: 全师只剩下不到1700人和16辆坦克。
4月12日:损失了所有坦克的LSSAH师第2装甲营被改为步兵部队。
4月13日:苏军占领维也纳。LSSAH师撤往奥地利的Mariazell 地区。
1945年5月:
5月8日LSSAH师根据德军司令部最后的命令,在破坏了所有装备后前往美军的防线向其投降。许多部队的官兵烧掉身上的制服并尽量向西走,以远离伺机报复的苏军。
历任指挥官
上级集团领袖 约瑟夫·迪特里希(Josef ‘Sepp’ Dietrich) 1933年-1943年7月
旅队领袖 提奥多尔·威施(Theodor Wisch) 1943年7月-1944年8月
旅队领袖 威廉·蒙克(Wilhelm Mohnke) 1944年8月-1945年2月
旅队领袖 奥托·库姆(Otto Kumm) 1945年2月-1945年5月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