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共和国

远东共和国(俄语:дальневосточн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 ;英语:Far Eastern Republic)是苏俄政府在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贝加尔湖以东地区建立的一个被苏俄控制的共和国。其领土西自色格楞格及贝加尔湖,东至太平洋岸边的所有前沙俄土地,包括贝加尔沿岸省、外贝加尔省、阿穆尔省、阿穆尔河沿岸省、滨海省、堪察加省、萨哈林岛北部等地,总面积300多万平方公里,地域大致为现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布里亚特共和国、外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滨海边疆区、萨哈林州、堪察加边疆区、马加丹州和楚科奇自治区。
远东共和国于1920年4月6日成立,虽然在名义上是独立的,但主要是苏俄控制,目的是在苏俄和被日本占领的滨海地区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地带。这个共和国是列宁为首的俄共(布)中央为避免与日本直接交涉而采取的暂时的权宜之计。苏俄以远东共和国的形式在远东发展壮大苏维埃力量,利用各种形式打击日本侵略军。日本从海参崴撤退后,1922年11月5日,远东共和国撤消合并到苏俄,成立远东州(不包括原远东共和国境内的布里亚特-蒙古自治州)。1926年1月4日,远东州改为远东边疆区。此后,该地区历经多次区划调整。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地区主义势力逐渐得到发展,在这股地方分权力量的推动下,远东一些州和边疆区也提出了要恢复历史上的远东共和国,并把它当作向俄联邦施压的最有分量的筹码。


苏俄介绍
1917年11月7日取得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简称苏维埃俄国或苏俄。共和国成立不久,经过三年艰苦的国内战争,粉碎了14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武装干涉和地主资本家的武装叛乱,保卫了苏维埃政权。1922年12月30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成立。
国家由来
苏维埃俄国为避免同日本直接对抗而在国内战争后期成立的临时性国家。当时苏维埃俄国已赢得反对帝国主义干涉和国内自卫叛乱第一阶段的胜利,迫使协约国最高委员会会议于1920年初作出解除对俄封锁并把军队撤离西伯利亚的决定。但帝国主义武装干涉和国内反革命暴乱并未停止。1920年4月波兰地主武装闯入乌克兰,弗兰格尔匪帮由克里米亚向北进犯,西部战线烽火又起。日本帝国主义以保护臣民生命财产为借口,拒绝从西伯利亚撤军,反而加紧整编军队,不断寻衅,试图长期霸占远东。为集中力量粉碎西线内外敌人的新攻势,维护苏维埃国家的根本利益,苏维埃政权根据列宁的建议,决定在辽阔的远东国土上建立缓冲国。


1920年3月上旬,红军进入伊尔库茨克后停止向东推进,以避免同贝加尔湖地区的日本人发生冲突,同时组织俄共(布)中央远东局和俄共(布)西伯利亚局组织临时革命政府。3月28日,滨海地区部分居民代表在上乌丁斯克召开制宪会议,4月6日向全世界宣告成立独立的民主的远东共和国。其领土西自色格楞格及贝加尔湖,东至太平洋岸边的所有前帝俄土地,包括贝加尔沿岸省、外贝加尔省、阿穆尔省、阿穆尔河沿岸省、滨海省、堪察加省、萨哈林岛(库页岛)北部等地,总面积300多万平方公里(实际控制面积17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186.6万。建国宗旨在于寻求和平,对外同一切国家建立友好关系,对内建立牢固的法制,保障各阶层居民的平等和自由。西伯利亚地区著名的老布尔什维克克拉斯诺切哥夫被任命为共和国总理兼外交部长。驻扎在上乌金斯克和伊尔库茨克的红军部队同贝加尔湖地区的游击队组编为共和国人民革命军。初期拥有兵力一万人,炮13门,飞机30架。至1921年8月已拥有步兵21800人,骑兵9800余人。此前成立的滨海临时革命政府让位给远东共和国政府。5月14日,列宁领导的苏维埃俄国正式承认远东共和国的成立。10月底,因最后一批日本军队撤离哈巴罗夫斯克,各股白卫军势力被相继击溃,共和国领土连成一片,首都由上乌金斯克(今乌兰乌德)迁至赤塔。


1921年2月12日—4月27日,新的制宪会议在赤塔召开并通过新宪法,宣布对内保存私产所有权制度,对外实行门户开放政策,为外国资本输入提供均等机会。苏俄以远东共和国的形式在远东发展壮大苏维埃力量,利用各种形式打击日本侵略军。1922年2月占领水路陆路交通重镇伯力,接着向海参崴逐渐逼近,迫使日军又不得不于1922年8月开始从滨海州撤兵,至10月25日,日军撤离海参崴从海上回国。至此,日军撤离远东大陆,结束了对苏俄的大规模军事行动。1922年11月15日,成立仅有2年半的远东共和国作为缓冲国的历史使命终结,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同意的远东共和国的“申请”,将其并入苏俄。
货币
在苏俄国内战争和日本武装干涉的条件下,远东的货币流通十分混乱。远东共和国成立伊始,即着手恢复经济、整顿货币流通秩序,从发行纸币到允许金属币流通,其间经历摸索和失败,最后在苏维埃俄国的帮助下使货币流通走上正轨。
人民
据统计,1922年远东共和国有俄罗斯人162万,汉人、日本人、朝鲜人共30万,蒙古人(包括布里亚特人)25万,通古斯人5万,犹太人2.5万。
布里亚特人是蒙古人的一支,又称“布里亚特蒙古人”,居住在贝加尔湖地区。十月革命波及到布里亚特和外贝加尔地区后,1920年春贝加尔湖以东的布里亚特族成为刚刚成立的远东共和国的居民。远东共和国政府执行列宁的民族政策,在布里亚特-蒙古人中开展工作,挫败了民族上层分子和富农的反革命活动,破天荒给布里亚特人民族区域自治的权利,并在战争的条件下为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


政治外交
远东共和国虽在建立之初就对外声明它是一个区别于苏维埃政权的独立的民主共和国,但实际上它接受苏俄政府领导。远东共和国主席兼外交部长克拉斯诺晓科夫及政府一些成员大多是布尔什维克党人,远东共和国的一些外交措施和原则都要经过俄共(布)中央或外交人民委员会的核准。
因此,对外关系上,它基本遵循苏俄的对外政策。主要任务是利用其非苏维埃形式,建立和发展同外国的经济贸易关系。远东共和国的积极努力,使它与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初步建立了贸易关系。进出口业务主要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和满洲里站进行。
1921年和1922年上半年,远东共和国从日本、中华民国及其他国家运入大量的布匹、面粉。同时远东共和国也出口自己的产品,如1921年日本购得730万卢布的木材、毛皮、制革原料等,次年又购入100万普特的鲱鱼。远东共和国还向英国、澳大利亚输出木材。


经济交往
对于远东共和国来说,其成立之初的外交活动完全基于苏维埃俄国的对外政策。首要的是完成二位一体的任务,即保障苏俄在外贝加尔与远东的和平、尽可能地消除外国武装干涉。简单地说就是要以和平方式消除日本在远东的武装干涉,这是其最重要的使命。其次便是成为苏俄对外联系的窗口,积极发展对外贸易,通过对外贸易换回苏维埃建设急需的一些备和技术。与此同时还要让世界各国了解苏维埃政权,在国际上为苏俄争取生存空间。
建国之初的远东共和国对于与所有国家的贸易往来都抱有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特别是与美国的贸易,在其外交任务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因为一方面美国作为当时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十分巨大。与美国建立良好的关系对于一个新生政权的生存来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建立与美国的良好关系,巧妙地利用美日之间的矛盾,对于解决在苏俄领土上的干涉武装也大有益处。
1920年远东共和国从美国进口200万美元的谷物,1920~1921年向美国出口灰鼠皮15万张。1921~1922年远东共和国出口价值600万金卢布的毛皮。远东共和国与美国经济交往的意义和影响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远东共和国与美国的经济交往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的内容,表明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同样可以有私人资本的存在,同样可以利用市场经济中某些有益的因素。远东共和国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苏俄的控制,但是在具体政策制定上拥有一定的灵活度,特别是其租让政策的执行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租让政策的实行用事实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同样可以利用私人资本,甚至是外国资本。
其次,双方的经济往来激化了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及其内部的矛盾,也推动了日本干涉武装的撤出。远东共和国通过与美国和日本同时进行的经济往来,加深了美、日两国之间的矛盾,特别是针对日本占领地区所进行的经济活动,使日本政府与美国政府之间、日本政府与日本民众之间、美国政府与美国民众之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分歧和冲突。在国内外的共同压力之下,日本只能撤兵。
再次,双方的经济交往扩大了苏俄在美国的影响。美国通过与远东共和国的经济交往,加深了对远东共和国和苏俄的了解,促使美国政府一味敌视苏俄的政策有了部分转变。特别是美国民众对远东共和国的巨大兴趣,直接影响了美国政府在远东问题上的态度和政策。
美国与日本在俄国远东的利益争夺,远东共和国反对日本干涉的斗争,构成了这个时期远东国际关系史的重要一页。远东共和国与美国的经济交往,则是这段历史中极为重要的内容。可以说,远东共和国在这场斗争中所体现出的灵活性、美国政策上的矛盾性以及日本最终的失败,都是这场斗争的重要内容,而在幕后指挥远东共和国的苏俄,无疑是这场斗争中最大的赢家。


对华关系
当时远东地区几乎没有加工工业。开采工业、农业也不发达,远东远离苏俄工业中心,商品价格很贵,而且直到1921年首批货物才从苏俄中心运送到远东,所以当时苏俄远东人民所需要的货物,甚至食品都是从国外进口的,这其中又主要来自于中国东北。远东与中国东北之间的边境贸易,1918—1920年为鼎盛时期。1918年瑷珲海关进出口贸易货价达库平银768万两。在中国东北出口商品中以肉、鱼、木材、面粉、油、布匹等商品居多。
1920年4—7月,中国北洋军阀政府派军事外交代表团到远东共和国。4月24日以陈吉祥上校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到达上乌丁斯克。谈判时,双方就两国间交换外交代表机构的问题进行了讨论。4月,中国商业代表团也抵达了上乌丁斯克。6月,中国北洋军阀政府顾问团在远东共和国首都进行了访问。中国北洋军阀政府代表被邀请出席1920年3月27日至4月10日举行的第八届阿穆尔州劳动者大会。
1920年6月以张斯麟为首的中国北洋军阀政府军事外交代表团抵达了上乌丁斯克,并停留了两个月,8月下旬出发赴莫斯科。同年9月27日,苏联政府发出告中华民国政府书,以备忘录形式递交给张斯麟,宣布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无效。离开莫斯科之前,契切林接见了张斯麟,11月张斯麟又被列宁接见。
为了同中国北洋军阀政府建立外交和经济关系,1920年6月远东共和国政府派代表团到中国。8月21日以优林为首的代表团到达中国首都,和中国北洋军阀政府就建立外交关系以及经贸问题进行了讨论。该代表团不仅被赋予谈判权,而且被赋予签订条约的权力。虽然和中国北洋军阀政府没有建立起正式的外交关系(事实上建立了关系),但是远东共和国政府对代表团的活动予以了高度重视。1921年3月代表团回到赤塔后,该团团长优林受命担任远东共和国外交部部长,1921年7月,他第二次到北京时,依然就任外交部部长职务。


代表团活动的结果是,拿到了由中国外交部签发的在中国几个城市建立远东共和国半官方外交代表机构的许可。从1921年以来,在哈尔滨,被委以特殊任务的远东共和国工作人员开始工作,并在满洲里和绥芬河车站以及大连建立了外交代表机构。在瑷珲、黑河、烟台(芝罘)被委以特殊任务的远东共和国工作人员开始工作。
1921年2月3日由远东共和国外交部外交处组织成立了中国分部。1921年上半年,和中国扩大了外交、贸易关系,1921年6月1日中国分部被改为中国事务部。但是由于远东共和国缺乏资金,1921年8月上旬此部不得已被撤除,重建中国分部。
在远东共和国,有很多中国商人、商业公司在进行贸易活动。西伯利亚和远东共和国大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哈巴罗夫斯克、上乌丁斯克、斯列坚斯克、涅尔琴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伊曼、斯帕斯克等城市)都设有中国商会,由它们来保证商人的利益。中国商会有属于自己的警察、学校,等等。中国领事馆组织商会的活动。为扩大商会系统,1920年驻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中国领事馆向阿穆尔州劳动者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提出了允许在斯沃博德内市创办由中国公民成立的理事会申请。远东共和国政府允许中国商会以部队完全划归远东共和国警察局为条件,可以有自己的武装保卫队。在中国街区里也可以有中国领事馆保卫队,但是他们无权任意逮捕和搜查中国人与俄罗斯人。为了稳定远东共和国的货币市场,阿穆尔州管理处利用黑河的中国银行作为签订贸易合同和进行其他金融活动的代办处。


1921年远东共和国从中国东北地区的进口额为1028.8万卢布,对其出口额为131.1万卢布,出口额是进口额的12.8%。1922年上半年远东共和国从中国东北地区进口额为7010.7万卢布,对其出口额为182.7万卢布,出口额是进口额的26%。
为了给贸易往来创造条件,远东共和国政府和中东铁路董事会就恢复赤塔—哈尔滨—符拉迪沃斯托克直达铁路交通问题进行了谈判,1921年3月7日与齐齐哈尔市政府签订了协议。1921年7月中东铁路督办宋小濂批准了赤塔至哈尔滨的直接电报交通。
从1921年6月开始,合作社和社会团体从中国东北进口的粮食免交关税。通常进口商品的关税只占其价值的3.5%~5%。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