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胥铁路

唐胥铁路是中国自建的第一条标准轨运货铁路。光绪五年 (1879年) 清政府允准开平矿务局出资修建一条自唐山至胥各庄的运煤铁路,并聘矿务局英籍工程师金达 (C.W.Kinder) 监修。因守旧势力反对,未果。次年矿务局复请修建获准。当年建成,为单轨轻便铁路,约7.5公里。开始时用驴马拖拉跑车,第二年开始使用机车曳引。光绪十一年 (1885年) 开始从胥各庄向芦台庄附近的阎庄延展,次年完成,长30余公里,称唐芦铁路。又次年延至天津,增长80余公里,称津沽铁路。

概述
中国自建的第一条铁路,起自唐山,止于胥各庄(今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长9.3公里。现为北京至沈阳铁路的一段。于1881年5月开工兴建,11月完工。轨距为1435毫米,采用每米重15公斤的钢轨。唐胥铁路建成伊始,清政府以机车行驶震及皇帝陵园为由,只准许以骡、马曳引车辆,次年(1882年)改用机车牵引。这条铁路有利于当时开平煤矿的煤运。1887年唐胥铁路延修至芦台,1888年展筑至天津,全长130公里,命名为“津唐铁路”。
工程介绍
开始施工
1881年6月9日,中国第一条铁路——唐山至胥各庄铁路,历经磨难终于动工兴建。7月1日,开平矿务局总工程师、英国人白内特的夫人在唐山钉下了第1枚道钉,11月工程告竣。唐胥铁路全长9.3公里,每米轨重15公斤,共耗银11万两。由于这段铁路用骡马牵引货车,所以被世人称为“马车铁路”。
1881年开始修建的唐山至胥各庄铁路,真正成功并保存下来加以实际应用的第一条铁路,从而揭开了中国自主修建铁路的序幕。
标准铁路
唐胥铁路——中国最早的标准轨铁路
中华铁路,师夷之技,源唐胥始,于龙号起,几多艰难,历经风雨。如果说如今纵横在中华大地上的铁路网是中国的龙脉,那么这条曾经只有9.7公里长的唐胥铁路就是这龙脉之源。
历史翻到了19世纪中叶,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改变了整个世界。曾经不可一世的清王朝被这场暴风雨卷向了无可挽回的衰落。这个飘摇的王朝已然成为一条被蛀空的朽木,即便如此,它却承载着太多“不可承受之重”。
西方的船坚炮利,一种陌生而遥不可及的意识形态,让沉迷于大烟泡幻境中的中国人久久心悸。复兴,成了那时一批先锋者竭力作为的动机。虽然,他们的行为曾被史学家评价为“物”上的复苏,但是不可否认,历史正是在那些实实在在的“物”上开始转弯。
而当我们翻开史料,去触摸那些或明或暗的“物”的符号时,却恍然发现,竟然有一些就存在于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就像唐山机务段火车头纪念碑上镌刻的一行文字中所言:“中华铁路,师夷之技,源唐胥始,于龙号起,几多艰难,历经风雨。”而这些“物”的符号已经在我们的漠视中作为历史转弯的坐标沉默了百年……


一波三折
唐胥铁路一波三折鸦片战争后,中华民族丢失了眼角的一抹自信。世界原来这般大,双眼看不到的空间原来还生存着那么多强盛的人群。“放开眼来看世界”成为当时一句叫得很响的口号。而真正放开了眼,现实未免残酷,实际的一切与往昔头脑中的一切竟然是天壤之别。
岌岌可危的王朝中,一批先锋人物开始懂得自救,兴起了一场“师夷长技以自强”的洋务运动。
新式工业企业的建立与发展,对煤炭的需求量空前增加,清廷洋务派积极筹办新式煤矿来保障煤炭的供应。
实业家唐廷枢
1877年,中国早期实业家唐廷枢,奉力主洋务的直隶总督李鸿章之命,筹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采用近代采煤技术的煤矿———开平矿务局,改写了中国近千年的土窑采煤史。
开平煤矿的建立,煤炭产量的逐年递增,直接需要建立适应煤炭外运的便利交通。1879年李鸿章奏请清政府修建一条唐山至北塘的铁路,以便用铁路将煤炭运至北塘后,再经水路外运。


但修建铁路的设想,立即遭到清政府顽固派的强烈反对。开平煤矿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于1880年开凿了一条从芦台到胥各庄长达35公里的“煤河”来解决煤炭的外运。
当煤河开凿到胥各庄时,凸起的地势使继续开凿无望,李鸿章只好再次上奏,把铁路缩短,仅修唐山到胥各庄一段,与煤河相连接。为避开清朝顽固派的反对,在筑路奏请中特别声明只修以骡马为牵引动力的“快车马路”。几经周折,清政府才勉强同意,允许修建唐胥铁路。
1881年6月9日,自唐山起至胥各庄(今丰南县)一线的唐胥铁路开始铺轨,采用1.435米的轨距和每米15公斤的钢轨,这条铁路是在清政府洋务派主持下,由开平矿务局负责集资修建。9月,全长9.7公里的唐胥铁路竣工,开始试运行。11月8日正式通车。1886年,成立中国自办的第一个铁路公司———开平铁路公司,收买唐胥铁路后开始展筑,并独立经营铁路业务。1887年,唐胥铁路展筑至芦台,1888年展筑至天津,李鸿章等巡视并主持通车仪式。路方特备花车一辆供来宾乘用。1894年天津至山海关间通车,改称津榆铁路唐胥铁路,及由唐胥铁路向东西两个方向延伸形成的唐芦(台)、唐津(天津)铁路、唐古(冶)、唐滦(滦县)铁路以至最后形成的京山铁路,至今已走过了120个春秋。


铁路建成
唐胥铁路的建成,在洋务派与顽固派的纷争中,虽然经历了一波三折,但最终还是伸向了远方。只有9.7公里长的唐胥铁路结束了中国没有铁路的历史,同时也拉开了中国铁路建设的序幕。
龙号机车
命运多舛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闭关锁国的清王朝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对于铁路这等新鲜事物,懵懂中夹杂着些许偏见,机车也跟着有了一些新的称谓诸如火轮车、火轮还有轮车。1881年6月9日,“龙号机车”也是中国制造出的第一辆蒸气机车喷气运行了。
然而,由于清廷在谕旨中明文规定,不准在铁路上使用蒸汽机,以免大声呼叫。于是便出现了运输工人用驴、马拉着煤车在铁道上滑行的可笑之举。不久之后,胥各庄铁路修理厂的技术人员自己动手设计,利用废弃锅炉大胆进行改造,试制出中国第一台蒸汽机。为堵住顽固派之嘴,工人们在机车头上刻了一条龙,称之为“龙号”机车。这台蒸汽机的引力仅有100多吨,体形也不大,全长只有5.73米,每小时只能行驶5公里,并不比驴马车快多少,但它宣告了铁路和火车这件新生事物在中国大地上的出现。
1882年由于开平煤矿的产量由1881年的3600吨猛增到38000吨,马拉驴拖实在是力不胜任。金达又重新设计和指导制造了另一台机车,这台机车设计较前辆要规范得多、制作也比较全长5.69米,只有三对动轮而没有导轮和从轮。牵引能力为100吨,时速30公里。


外国技师
当时的开平矿务局英籍总工程师薄内之妻仿照斯蒂芬森1829年设计的著名机车“火箭”号为之命名为“中国火箭”号。参与制造的中国工匠并不太喜欢这个名字,他们希望这辆由他们打造的机车能带有中国的味道,便在车头两侧各镶嵌了一条金属刻制的龙,又给它起了个极富东方色彩的名字“龙号机车”。
在人们的簇拥中,“龙号机车”一声长鸣,拉响了中国铁路史上的第一声汽笛,划破了中华大地几千年的沉寂。“龙号机车”行驶了几个星期,起初并没有引来什么麻烦。但
不久便被清廷命令停驶,一停就是几个星期。原来消息终于传到了北京,“都中言官复连奏弹劾,谓机车直驶,震动东陵,且喷出黑烟,有伤禾稼。奉旨查办,旋被勒令禁驶”。
事实上,清东陵在距唐山50公里外的遵化马兰峪,所谓震动无从谈起,无非是保守派反对修铁路的借口。所幸制造和让机车行驶的金达是个英国人,再加上清政府刚刚建立的北洋海军舰艇急需燃料煤,因此经过开平矿务局和李鸿章的疏通斡旋,“龙号机车”停了些许日子,又可以喷气运转了,以后便一直使用,直到从英国运来了两个车头。
“龙号机车”退役后曾存放在北京府右街交通陈列馆,当时还可以生火行驶,以供观瞻。1937年日本侵略者占领北京后,将该馆迁移到和平门内的一条胡同里,以后这台中国制造的著名机车便离奇地失踪了。
源远流长
伴随着“龙号机车”拉响汽笛在唐胥铁路上奔向远方,唐山机务段依傍而生。如今的唐山机务段,再也触摸不到任何属于历史的尘封。找到120年前唐胥铁路的一条枕木,一个铆钉都只能是一种奢望。而眼前纵贯南北的数排铁道上,每一根钢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簇新的电气机车在铁道上风驰电掣,规范化操作的现代化铁路运营让人很难想象曾经那吐着白烟的“龙号机车”是怎样在只有9.7公里长的唐胥铁路上奔跑的,但是“龙号”已经融化在每个职工心中,成就了一种精神,一种力量。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铁路千疮百孔,能通车的铁路总里程仅为11000多公里,而且46%分布在东北地区。当时,唐山机务段的前身古冶机务段所处的京山线,是连接我国东北和关内的唯一铁路,是东北入关的咽喉要道。重要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唐山机务段承担责任的重大。
无论在建国初期的抗美援朝战争中,60年代的抗美援越战争中,还是在70年代支援坦桑尼亚和赞比亚以及“十年文革”中支援外局恢复运输秩序,唐山机务段都秉承“龙号精神”以“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为口号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这期间也涌现了一大批英雄人物和感人故事。援朝职工中最著名的要数“三打三拉”的英雄机车组特等战斗英雄刘恩忠。1951年3月19日夜,刘恩忠架载满战略物资的机车在铁道上飞驰,敌机穷追猛打,一节车厢被击中起火,冒着油罐车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他毅然下机车从列车上分离下起火的一节,再次运行。就这样,车连续被击中三次,他也冒着丧命的危险摘下了三节车厢,最终保证了列车大部分物资的安全到达。这样的故事,这样的英雄人物,每个唐机人都能随口说出一大串,先辈树起了“龙号”精神,是这种精神使唐机人克服了经济困难、唐山大地震的冲击和压改搬迁转线等重重困难。 如今的每个普通职工,更是力争把“龙号”精神发扬光大。“在唐机工作了五年,从老同志那了解了龙号精神,我理解的这种精神就是自尊自强,热爱这份工作,钻业务、技术过硬、踏实肯干、规范作业、高质量的完成任务!”正在检修机车的职工王巨龙对记者说。
时间已经流转到21世纪,属于历史的坐标已经随时间在眼前灰飞湮灭,或许只有这种化为精神传承在每个职工心中的龙号方能渊远流长……


车站历史
天津至山海关之间的铁路线上,有个不起眼的小站———胥各庄站。每当我来到这里,就会勾起许多思绪。
清朝末年,洋务派创办了开平煤矿(开滦煤矿的前身),并于1881年修通唐山一号煤井至胥各庄约10公里长的铁路,史称唐胥运煤铁路。次年,唐山站建成,铁路才开始兼营客运。因此,胥各庄站享有我国运营历史最长的火车站之美誉,至今已有127岁的高龄了。
相邻两站
当初,胥各庄站与煤河(运煤的人工运河)码头相连,唐山原煤在该站倒装船只后,再经水路运至天津等地,故胥各庄站也是我国最早的铁路、水路货运中转站。1883年,唐山产煤达75000多吨,国产原煤已取代进口煤炭,占领了天津市场。小小的火车站,每日车船如梭,为世人瞩目。1884年6月27日的《捷报》刊文赞道:“满载的煤船向天津进发……胥各庄,是目前中国最有趣的地点之一。”
我国的第一个铁路工厂也诞生在这里,当时称胥各庄修车厂,1888年才迁至唐山,发展成为今天的中国北车集团唐山机车车辆厂。1881年,该厂的工人凭借英籍工程师的一张图纸,利用开矿机的旧锅炉,制造出我国第一台蒸汽机车,名为“中国火箭号”,运行于唐山至胥各庄之间的铁路线上。从此,小站又多了一个动人的故事。


地震影响
1976年,唐山、丰南一带发生了大地震,胥各庄就处于震中的丰南县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胥各庄站是我国铁路遭受地震最强的一个小站。当时,整个车站瞬间变成废墟,线路、信号、通信、电力设备全部瘫痪。然而,小站是摧不垮的。10天之后,震后第一列火车从这里进站、发出,一展小站战天斗地的风采。
1996年,全路千余座小站停办客运业务,胥各庄站也位列其中。此时的胥各庄站仍在使用震后临建站房(见图),已使用了20年之久。它那起脊式全木结构的造型,格外古朴坚固,成为铁路地震临时建筑中的一个典范。
历史的轮回是如此巧合。如今的胥各庄站又回到了建站之初———一个小小的货运站。然而它是中国铁路史上冠有众多“之最”的小站,一个久远、神奇、隽美的小站。
修建背景
874至1875年间,直隶总督兼北洋事务大臣李鸿章先后派人到直隶磁州和湖北兴国勘探矿藏。1876年11月,他又派唐廷枢到唐山开平一带勘察,发现了蕴藏丰富的煤,于是首先开办煤矿。
1878年8月,开平矿务局正式开办,“未出数月,出煤极旺”。为了把煤从矿区运到最近的海口装船运出,唐廷枢在1879年禀请李鸿章准许矿务局修筑唐山到北塘口的运煤铁路。李鸿章对修筑铁路很感兴趣,他早在1874年上奏清廷的《筹议海防折》中,就认为“南北洋七省,自须联为一气,方能呼应联通”,何况有事之际,军情瞬息变更”,“有内地火车铁路,屯兵于旁,闻警驰援,可一日数百里,则统帅当不至于误事。”可惜他的主张,“其时文相目笑存之,廷臣会议,皆不置可否”。


筹建初期
接到唐廷枢的禀奏,李鸿章机敏地感到这正是实现他筑路计划的好机会,于是便立即上奏朝廷,请修铁路,以便运煤。清政府也深知中国的机械船只,以煤为命,所以很快就批准开平矿务局自修铁路。李鸿章便聘请开平矿务局工程师、英国人金达负责督修。谁知正在筹办之时,突然又奉旨收回成命,筑路计划再次流产。
铁路不让修筑,开平矿务局只好开掘运河运煤。可是运河只能挖到胥各庄,因为胥各庄到矿区那段路地势高陡,河水上不去。矿务局再次请修铁路,这次奏明只修胥各庄到唐山之间的一小段。因清廷怕震惊了东陵的先王神灵而禁止使用机车,所以特别声明,路成之后,火车用骡马拖拉。清政府才算批准了这个奏请。
修建计划
铁路既修,首要的问题是确定轨距。为了省钱,有人主张采用2英尺5英寸,有人主张采用日本式的3英尺6英寸,但是英国工程师金达力主采用4英尺8英寸半的标准轨距(1.435米)。他认为这条矿山铁路日后一定会成为中国巨大铁路系统中的一段,如果采用窄轨,虽然省钱,却会对以后修路带来不良影响。经过一番争论,金达的主张占了上风。金达之所以坚持采用英国标准,自然是为今后英国与其他国家争夺中国筑路大权而打下基础。
名字由来
胥各庄站在北京铁路局所辖的七滦线上据《丰润县志》载:相传明朝永乐年间,赵氏先祖由玉田县彩亭桥迁至王禾庄,后兄弟分家,其弟被王禾南边的人家招赘为婿,后来这里形成了村落取名为婿嫁庄,即男嫁女娶之意。又因谐音演化成了“胥各庄”。1881年开滦运煤河道通航至此。接着,这里修筑了我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唐(山)胥(各庄)铁路。胥各庄修车厂制造出我国第一台蒸汽机车“龙号”机车。清光绪八年在胥各庄镇修建了胥各庄火车站,胥各庄站由此而得名。
1994年11月10日,京山压煤改线开通后,胥各庄站由过去京山线上的中间站,变成了七滦线上的区段站,主要承办货运业务。

 

 

 

 

 

 

 

 

(Visited 7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