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史学过度解读以达成自我美化

所谓的“希腊化”是欧洲史学过度解读以达成自我美化而捏造的概念,实则只是马其顿王国的扩张造成的文化交流而已,而非谁同化了谁。这种伴随国家扩张而带来的文化交流现象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但几乎没有哪个被史学界单独概念化,除了所谓的“希腊化时期”。这种主导学术话语权的现象也是欧美主导世界两百多年来的影响之一。
所谓的“希腊化时期”一般指马其顿亚历山大征服后的北非、西亚和希腊世界,包括他去世后建立的三个王朝,时间从公元前334年至公元前1世纪。


古希腊
古希腊
对于古希腊时期的开始,历史学家们莫衷一是。虽然在通常的使用中它可以指罗马帝国统治希腊之前希腊所有的历史,历史学家倾向于给它一个更精确的定义。一些作者将米诺斯文明和迈锡尼文明包含入内,而另一些人指出这些文明与更晚的古典希腊文明之间的差异过大,而应另作划分。传统上,古希腊时期的开始被定为前776年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召开,但是更多的历史学家将其提前至约前1000年;它随着亚历山大大帝于前323年的辞世而结束。继后的时期被称为希腊化时期,虽然并非所有学者都将这两个时期区分对待,甚至还有作者将古希腊文明视做连绵延续直至基督教于公元3世纪的兴起。
古希腊被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是西方文明的奠基,古希腊文化深入地影响了古罗马文明,后者将其发扬光大并传之于整个西方世界。古希腊文明的遗产植根于今天西方世界的语言、政治、教育、哲学、艺术以及建筑中,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18、19世纪发生于欧洲和美洲不同的新古典主义运动中极大地影响了文明的进程。
古希腊是一个城邦林立的地区,因此许多不同的政治制度都有在此地区获得实践和发展,有些古希腊城邦如斯巴达一样奉行君主制,将统治权集中在国王手中;有些城邦则如雅典一样实行民主政治;还有一些城邦则是由贵族统治或由少数人控制的议会(councils)进行统治。虽然古希腊所处地域狭小,但其政治制度在广泛的时间上获得了丰富多彩的发展。仅就政体来分古希腊就经历了贵族制、民主制、寡头制和僭主制的演变。尤其是古希腊的民主政治制度是古代人类对直接民主制度最早的尝试之一,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古希腊的政治单元是城邦(Polis),因而“政治”(Politics)即为“城邦的事务”。每一个城市,至少在理论上是独立的,例如:塔兰托虽然是由斯巴达移民所建立的,不过两者的政体与生活模式截然不同,虽然有些城市可能会从属于另一些势力较强的城邦,例如雅典的三十僭主是由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后指派的,但是每一个城市的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总是位于城内。这意味着当希腊参加战争(例如对抗波斯帝国)时,它是以“同盟”的形式走上战场的。它也为希腊城邦之间的内战(伯罗奔尼撒战争)创造了一定的可能性,导致希腊城邦的衰落,最终为马其顿所征服,其建立横跨欧亚非三洲亚历山大帝国。
许多现代读者熟知的名字活跃于这个时期。诗人有:荷马、赫西俄德、品达、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欧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以及萨福。著名的政治家包括梭伦、地米斯托克利、伯里克利、吕山德、埃帕米农达、阿基米德、腓力二世及其子嗣亚历山大大帝。作家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德谟克利特、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色诺芬等。几乎所有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希腊化时期初期成书)中所涉及到的知识都在这个时期成型。
古希腊世界由两场主要战争所塑造:希波战争和伯罗奔尼撒战争。
希腊化时期
希腊化时代的希腊
希腊化时期开始于前323年的亚历山大大帝之死,结束于前146年,希腊大陆和岛屿归并于罗马的版图内。虽然罗马对希腊的统治并没有改变希腊化时期所形成的文化社会传统,它还是标志了希腊政治独立性的丧失。
庞贝的亚历山大大帝镶嵌画
希腊化时期中,“希腊本土”在希腊语世界的影响力大大减少,当时的文化中心是托勒密王朝的首都亚历山卓以及塞琉古帝国的首都安条克。
亚历山大的死讯传到希腊本土,令雅典人觉得有机可乘。他们及其同盟立即起事反抗马其顿的统治,但在拉米亚战争中于一年内即告败北。然而,亚历山大的将军们自己发动了一场同室操戈:继业者战争,最终导致了亚历山大帝国的分崩离析,而新的一些王国被建立。托勒密夺取了埃及、塞琉古获得美索不达米亚以及帝国的东端,而马其顿的卡山德和小亚细亚的安提柯则在希腊本土互相竞争势力。然而马其顿、色雷斯和安纳托利亚的争端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前298年安提柯王朝终于取代了安提帕特王朝,入主马其顿,希腊大部也掌握在安提柯二世手里。
但马其顿人对于希腊城邦并不是完全的,控制也是间断性的,如雅典、罗得岛、帕加马等城市保留了实质上的独立或自治,而一些城邦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而组成较紧密的城邦联盟,如亚该亚同盟等。同时,名义上受托勒密王朝管辖的岛国同盟实际上也是个独立的力量,控制着希腊爱琴海的南部大部分岛屿。传统的城邦斯巴达也持续独立,但并不参加任何城邦联盟。

托勒密埃及也经常与马其顿争夺希腊的影响力。前267年,托勒密二世说服了希腊城市起事反抗马其顿,引发了克里莫尼迪兹战争,以雅典统帅的名字命名。希腊城邦联盟被马其顿击败,雅典再度丧失了它的独立和民主政权,这标志了其作为政治中心的结束,但它仍旧是希腊最富有和最有文化的城市。但随着埃及介入并持续损害马其顿的力量,马其顿安提柯王朝对希腊的控制力逐步变弱,且希腊本土也崛起两个城邦联盟埃托利亚同盟和亚该亚同盟。
斯巴达人仍旧对同半岛上的亚该亚人怀有敌意,并于前227年入侵亚该亚并且企图掌握了伯罗奔尼撒半岛,残败的亚该亚人为了打败斯巴达人,反而与多年的敌手马其顿人联手,与其结盟对抗斯巴达。 前225年,马其顿在科斯岛击败了埃及舰队,将除了罗德斯岛外的整个爱琴海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并使埃及逐步退出爱琴海。前222年,马其顿联军在塞拉西亚战役击败了斯巴达人,并且进入他们的城市——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斯巴达被外来势力攻陷。
腓力五世是最后一个面对日益强大的罗马,有能力和条件维持希腊的统一和独立的希腊统治者。在他的努力下达成的诺帕克特斯和约(Peace of Naupactus, 217 BC),使马其顿的影响力再度垄罩整个希腊本土,但这仅仅是形式上的。然而前215年腓力同罗马的敌人迦太基组成了联盟,这促使罗马引诱被迫臣服腓力的亚该亚同盟,与其结盟,同时也与罗德岛和小亚细亚的帕加马王国结盟。第一次马其顿战争于前212年暴发,无果地结束于前205年,不过马其顿从此成为了罗马的敌人。
前202年,罗马击溃了迦太基,扫清了东进的最后障碍。前198年,第二次马其顿战争爆发,战争的起因主要缘于罗马将马其顿视作潜在的敌人,也是东方强国塞琉古王朝潜在的同盟者。这场战争中腓力五世在希腊的盟友背弃了他,马其顿在库诺斯克法莱战役中被罗马地方总督提图斯·昆克蒂乌斯·弗拉米宁(Titus Quinctius Flaminius)击败。马其顿的希腊霸权被迫结束。
幸运的是,弗拉米尼乌斯是个希腊文化的仰慕者,对马其顿的处置颇为宽厚。虽然腓力必须服从和约,不得不交出他的舰队,但是不必受到更多的惩处。在前196年的地峡运动会,弗拉米尼乌斯宣告了所有的希腊城市的自由,而罗马的卫队仍旧驻扎在科林斯和哈尔基斯。随着罗马在希腊的影响立越来越大,且希腊化诸国先后败于罗马,罗马逐渐在希腊建立霸权。尽管名义上罗马人给予希腊人自由和自治,不过罗马人所承诺的自由只是一个假象,前146年以后大部份的城市都受到罗马的控制,之后都加入了一个罗马控制的同盟,而民主政体被亲罗马的贵族政治所取代。


罗马时期
希腊的罗马时期
希腊军事力量的下降使得罗马人在前168年左右征服了这片土地,尽管成为罗马的领土,不过却拥有一段前所未有的和平时光,很多希腊人认为罗马人结束希腊化时代的动乱,罗马人的统治则带来和平,而希腊文化反过来征服了罗马人的生活。习惯上认为罗马对希腊的统治开始于公元前146年罗马人卢基乌斯·穆米乌斯(Lucius Mummius)对科林斯的洗劫,然而早在前168年当国王珀尔修斯于彼得那战役中败给卢基乌斯·埃米利乌斯·保卢斯·马其顿尼库斯后,马其顿就已经处于罗马控制之下了。罗马人将这片区域划分为四个小共和国,前146年马其顿正式成为罗马的一个行省,首都为塞萨洛尼基。剩下的希腊城邦纷纷被终结事实上的自治,而归降罗马帝国。罗马人将地方行政交给希腊人管理,并不欲破坏传统的政治模式,而雅典的广场(agora)继续作为公共和政治生活的中心而存在。
希腊诸邦并未放弃独立的意图,前88年,希腊城邦与本都国王密特里达提六世结盟,反抗罗马的统治,试图自行独立,前63年,密特里达提六世被罗马击败,希腊城邦的独立抗争遭到罗马镇压。雅典受到的惩罚被罗马将领苏拉大肆抢劫。在罗马共和危机时期,凯撒和庞培与屋大维和安东尼这两次内战后,许多希腊城邦也有卷入其中,使得城市与农村均受到严重的破坏,当时地理学家斯特拉波记载,希腊乡间大片土地荒芜毫无人烟,许多城市成为废墟。幸好,凯撒与奥古斯都以后的历任皇帝,对于希腊城邦甚为宽大,特别是奥古斯都将希腊与马其顿分离,单独成为亚该亚省,以科林斯为首府,并于前44年重建科林斯城,希腊得以享受百多年承平的岁月,不过三世纪时,希腊开始受到蛮族的侵扰,267年,雅典曾经被西哥德人占领且洗劫一空。
212年,卡拉卡拉的安扥尼努斯敕令将罗马的公民权赋予了意大利以外全帝国的男性自由民,事实上将行省的居民提升到与罗马城的居民同等的地位。这条敕令的历史重要性甚至大于政治重要性,自此帝国的经济和法律的机制通行于整个地中海地区,为帝国的融合打下了基础,如同当年从拉丁部落拓展到整个意大利的过程。当然,在实践中融合并不可能完全实现,例如希腊这样已经整合于罗马的地区更适应这个条令,而像不列颠、巴勒斯坦或是埃及这些不是太远就是太穷或是太过特别的地区就无法达到这样的程度。
卡拉卡拉的敕令并未能控制权力从西方向希腊和东方转移的过程,相反它加速了这个过程,为希腊在中世纪成为欧洲的主要力量打下了基石。
中世纪
拜占庭帝国
拜占庭帝国的历史由学者August Heisenberg总结为“皈依基督教的希腊人的罗马国”的历史。自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两部分,及后西罗马帝国的覆灭,而原本由东罗马帝国统治的埃及、巴勒斯坦及叙利亚等地又在七世纪被阿拉伯入侵及占领,希腊于是成为了帝国的主要部份,希腊人也成为帝国的主要公民,并最终将这两种身份等同了起来。君士坦丁大帝将拜占庭建筑成为帝国的首都(从此称为君士坦丁堡),将其置于帝国中心,并在之后的历史长河中一直作为灯塔狼烟指引着希腊人的民族归属感,直到近代。


君士坦丁大帝和查士丁尼一世的形象构成了帝国前期(324年—610年)的历史,这两个皇帝吸收了罗马的传统,作为拜占庭帝国奠立和发展的根基。最初的几个世纪用于巩固帝国边界,并试图恢复罗马帝国的疆域。同时,这一阶段也标志为正教传统的建立及其与来自帝国内部异端的冲突。
拜占庭马赛克
在拜占庭中期(610年—867年)的第一阶段,帝国经受了同时来自宿仇(波斯人、伦巴底人、阿瓦尔人和斯拉夫人)和新敌(阿拉伯人、保加利亚人、弗拉几人)的进攻,这些攻击并不局限于边界冲突,有时他们深入疆界甚至威胁首都。同时,入侵者并不满足于时而短暂的进攻,而是转为长期定居,变作与帝国敌对的新的国家。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因素导致帝国的结构也产生了转变,比如小户的自由农民的兴盛、军事统治的扩张以及军区(themata)制度的发展,完成了肇始于上个时期的这些变化。在行政领域也发生了一些改变:社会和行政变得相当希腊化,同时偶像破除运动之后重塑了正教传统,这些因素致使了对邻近国家成功的军事行动,将它们置于拜占庭的文化影响圈之内。在这个时期版图有所缩小,并且由于丢失了生产财富的地区,经济受到一定的破坏;然而,它取得了语言、宗教和文化的巨大辐射力。
1204年,发生了帝国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标志了拜占庭晚期的开始。希腊人的君士坦丁堡在历史上第一次失守,帝国被拉丁十字军征服并由一个拉丁国家所取代了57年。此外,拉丁占领时期极大地影响了帝国的内部发展,因为封建分封制度被引入了拜占庭生活。
1261年,希腊帝国被分割至前希腊拜占庭科穆宁王朝的成员(Epirus)手中以及巴列奥略王朝(君士坦丁堡沦陷时的最后一任王朝)手中。希腊拜占庭帝国内部的衰弱以及奥斯曼帝国的入侵逐渐导致了帝国的衰亡。1453年,拜占庭帝国落入奥斯曼人手中,希腊的拜占庭时期宣告结束。
需要指出的是“拜占庭时期”这个术语是由现代历史学家发明的,自10世纪起人们称呼这个帝国为希腊帝国,而之前则为罗马希腊帝国(Romeo-Greek),这就是为什么希腊人有时在口语中自称为Romioi。“罗马”(Romeo)这一修饰来自于帝国在政治行政领域对于罗马的传承。实际上,在欧洲历史上许多国家都使用这个修饰,比如卡洛林王朝以及日耳曼人的神圣罗马帝国都将自己看作是罗马帝国的继承者。


奥斯曼统治
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人结束1204年以来的分裂局面,希腊进入奥斯曼帝国统治的历史阶段,他们由驻索菲亚的欧洲领地总督直接管辖,1470年,被六个“旗”(Sanjak),旗之下再细分数个县。土耳其苏丹让希腊当地的名门望族,负责地方收税和维持治安的工作,也有担任中央政府重要要职,如教会、军队、文官,都有需要他们的地方。
有些希腊人不愿受到奥斯曼人的统治,兴起了两股移民潮。首先是希腊知识分子阶层向西欧的移民,由此激发了文艺复兴的到来。其次,一些希腊人离开了平原,躲进层峦的群山中。由于希腊是个多山的国度,而奥斯曼人从未成功地在山区建立他们的军事或者行政存在,因而在这种意义上来说,奥斯曼人从来没有完全征服希腊。在希腊大陆和岛屿上存在有许多秘密社群,如克里特岛上的Sphakiots、伊庇鲁斯的Souliots以及伯罗奔尼撒的Mani都是奥斯曼统治时期山区活跃的秘密社群。自16世纪末直至17世纪,许多希腊人开始从山区搬回平原地区。帝国推行的宗教自治社区“米利特”(Millet)制度将各个地区分划给宗教族群自治,这间接促进了东正教希腊人的民族凝聚力。希腊正教会作为民族-宗教社团,帮助全希腊各个地区(山区、平原、岛屿)的希腊人在艰难的奥斯曼统治下维系自己的种族、文化以及语言遗产。
奥斯曼统治下的希腊人不是承受异族统治的基督徒就是秘密基督徒(Crypto-Christians),他们表面上遵循伊斯兰教的教规,而秘密地实践希腊正教的信仰,以逃避苛重的捐税,而同时又不失去同希腊正教会的联系。然而那些真正皈依伊斯兰教的希腊人,即使他们保留了自己的文化和语言,也被同族的正教希腊人视为土耳其人。


大约从17世纪末期开始,移居在君士坦丁堡的希腊人(俗称为“法那族”)就逐渐获得奥斯曼中央重用,在行政管理部门占据了重要地位。他们(法那族)是奥斯曼帝国与欧洲各国交往中的翻译人和中间人,并在财政上为帝国出力以换取特权,譬如他们中的银行家通常为土耳其帕夏出钱买官,以此交换取得利润丰厚的包税合同;与此同时,他们(法那族)各家族的权势人物,也牢牢控制了君士坦丁堡的东正教主教职权,并在18世纪中期,成功将其权限扩大到原本独立的塞尔维亚和保加利亚教会。更重要的是,1711年奥斯曼人把帝国在巴尔干半岛的谷仓地区——罗马尼亚诸省的统治权交给他们(法那族),于是他们成为与帝国有共生关系的中间人与受益人,和仍居于希腊半岛的本土希腊人日渐隔阂与断裂。
1774年,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大败给俄国后(参见第五次俄土战争),依据两国签订的库楚克凯纳吉条约,奥斯曼开放黑海让俄国船只通航,并减免其关税。俄国因为缺乏黑海船只,所以慷慨地让同是东正教的希腊人和部分巴尔干人,享有船只悬挂俄国旗号的权利。于是,大量希腊商人趁机掌控俄国有利可图的粮食贸易,把大乌克兰地区生产的小麦,运送到粮价较高的南欧与西欧地区。这不但让希腊本地的希腊商人崛起,也从西欧媒介并传导了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与独立理想。
总的来说,尽管少数希腊人(法那人)受到土耳其人重用,但是大多数本土的希腊人处于被征服和剥削的地位,他们仍然寻找机会,希望有朝一日推翻奥斯曼人的统治,因此有不少起义运动,美国独立革命、启蒙运动的思想与若干外国势力(威尼斯与俄罗斯)的干涉下也不无影响。1789年,欧洲发生法国大革命,革命的口号“独立自由”响彻云霄,对希腊也产生回响,民族意识水涨船高,加上奥斯曼帝国却逐渐贪污、腐化且衰落,使希腊人们燃起独立的希望,这些种种因素构成希腊独立运动的背景。
现代希腊国家
希腊现代发展史,外权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自奥斯曼帝国衰落后,希腊作为控制达达尼尔海峡的要地和阻挡共产主义的前线,一直是引起国际瓜分利益的焦点。
1827年10月的纳瓦里诺海战标志着奥斯曼帝国在希腊统治的结束
独立建国
奥斯曼人统治希腊直到19世纪早期,1821年希腊人发动了希腊独立战争,并宣称独立;不过受到奥地利首相梅特涅的抵制,这一运动直到1829年才获得最终的胜利。当时的欧洲知识精英普遍崇拜古希腊文明,敌视伊斯兰文明,纷纷以同情的眼光看待这场战争,将之视为古典主义的欧洲或是基督教的欧洲对于异族的反抗。例如欧仁·德拉克罗瓦在他1824年的作品《伊俄斯的屠杀》(Le Massacre de Scio)中所表现出的情感。一些非希腊族的志愿者也参加了战斗,如诗人拜伦。当时奥斯曼帝国对于反抗军来说过于强大,事实上,他们一度接近于完全扼杀起义军,但正是迫于外国军事力量的干涉才没有实现。1827年的纳瓦里诺海战标定了战事的走向,其中来自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的舰只击溃了奥斯曼和埃及的联合舰队,而在1832年得以顺利独立,现代希腊于是出现。
《伊俄斯的屠杀》,德拉克罗瓦


俄罗斯的外相,希腊人爱奥尼斯·卡波季斯第亚斯于1827年返回祖国担任新成立的共和国的总统,但于四年后死于暗杀。其后西方诸强用一个君主国取代了这个共和国,首任国王为来自巴伐利亚的奥托一世其继任为丹麦人。在建国初期,19世纪至20世纪早期,希腊发动了一系列对于奥斯曼的战役,旨在扩张自己的疆域而吸纳更多生活在奥斯曼治下的希腊族人,经由奥托一世和乔治一世两任国王的治理,希腊的领土和人口逐渐上升,直到1947年完成了版图。
1897年,希腊在第一次希土战争战败。但在后来的巴尔干战争中战胜奥斯曼帝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希腊站在了协约国一方,反对奥斯曼帝国及其他同盟国国家。战后西方诸强将小亚细亚的一部分割让与希腊,其中包括有许多希腊人口的Smyrna城(即今天的伊兹密尔)。同时,凯末尔领导的土耳其民族主义者在国内推翻了奥斯曼政府,并组织了对希腊部队的军事行动,将其打败。成千上外居住在希腊的土耳其人立刻搬回了土耳其,与居住在土耳其的大量希腊居民进行了一次人口大转移。
尽管希腊只有数量有限、装备落后的军事力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还是选择了站在同盟国一边,拒绝向意大利的要求妥协。1940年10月28日意大利入侵,遭到了希腊军队的顽强抵抗,将入侵者逐回(参见希意战争),这标志着盟国在战场上的第一次胜利。希特勒为了自己的南翼作考虑,而不得已介入了这一地区,德国、匈牙利、保加利亚和意大利的军队击败了希腊、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军队,占领希腊。
德国人试图进一步通过伞兵的大规模作战推进克里特岛,以便消除同盟国从埃及进攻南翼的后顾之忧。然而他们受到了协约军和克里特当地居民的强烈抵抗,最终克里特岛陷落,在轴心国统治期间,成千上万的希腊人死于战斗、集中营或是饥饿。尽管有希腊正教会和许多希腊基督徒的搭救,大部分的犹太社区还是为侵略者所肃清,同时经济也陷入停滞。战后的希腊又经历了共产党人与保王党人之间艰苦的内战,一直持续到1949年才终止。


恢复民主
五六十年代中,希腊的经济缓慢地发展,前期借助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捐赠和贷款,其后侧重于其旅游业。1967年4月21日,希腊军队借助一次政变推翻了Panayiotis Kanellopoulos的右翼政府,成立了一个名为“上校团”的军政府。新政权受到了美国的支持,中央情报局被怀疑参与了这次政变。1973年他们废黜了君主,1974年独裁者乔治·帕帕多普洛斯拒绝了美国的帮助,因此——谣传说在基辛格的策动下——发生了第二次政变。迪米特里奥斯·约安尼泽斯上校被任命为新的首脑。
许多人认为约安尼泽斯对塞浦路斯针对马卡里奥斯总统的政变负有责任——这场政变被作为1974年土耳其对塞浦路斯第一波入侵的借口。塞浦路斯事件以及对雅典综合理工大学起义血腥的镇压导致军政府的内垮。一位流亡政治家,康斯坦丁·卡拉曼利斯从巴黎返回,作为临时首相,并获得接连两届连任担当保守的新民主党的主席。1975年,一次全民公投确认了康斯坦丁二世的离任,新的民主共和国宪法生效。另一个曾经流亡的政治家,安德烈亚斯·乔治·帕潘德里欧也回归祖国,并创建了社会民主的泛希社运党。他们赢得了1981年的大选,主导这个国家的政治事务长达近二十年。
自从恢复了民主,希腊的经济社会情况有所改善,并且稳步成长。它于1981年加入了欧洲联盟,并在2001年接受了欧元作为货币。由欧盟的援助以及旅游、航运、服务、轻工业的收入所实现的基础建设给希腊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生活水准。然而希腊和土耳其之间在塞浦路斯问题以及爱琴海边界问题上仍关系紧张,不过1999年相继发生在两国的地震以及民间自发的互助冲淡了这种矛盾。
2007年9月16日,议会选举。新民主党在300个席位中获得152席、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102席、希腊共产党22席、左翼联盟14席以及人民党10席。以科斯塔斯·卡拉曼利斯为总理的新民主党政府得以继续执政。
2009年,希腊国债危机开始受到世界关注。

 

 

 

 

 

 

 

 

 

(Visited 4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