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摩斯梯尼自杀身亡

德摩斯梯尼(前384—前322年)古雅典雄辩家、民主派政治家。
早年从伊萨学习修辞,后教授辞学。积极从事政治活动,极力反对马其顿入侵希腊。后在雅典组织反马其顿运动,失败后自杀身亡。
基本信息
成长
他的父亲是富有的雅典公民,在他7岁时就已去世。监护人肆意侵吞了他的财产,到他成年时留给他的还不及他应得的十二分之一。为了索回遗产,德摩斯梯尼向雅典著名的演说家、擅长撰写遗产讼词的伊塞学习演说术。与监护人的财产纠纷延续了5年,在此期间,他发表了5篇演说词 [1] 。
胜诉后的德摩斯梯尼成了著名律师,开始代人撰写法庭辩护词,但他更热望成为一名政治家。30岁时他开始政治生涯,直至逝世,他一直是雅典政坛的活跃人物。


公元前355年,中希腊城邦混战,马其顿国王腓力借机南下,控制了希腊中北部地区。
公元前349年,腓力围攻加尔西迪半岛上的奥林土斯城邦。在是否需要派兵救援的问题上,雅典国内展开了辩论。反马其顿的代表德谟斯提尼发表了多次措词激烈而又极富感染力的反腓力演说,唇亡齿寒的道理终于促使公民大会决定兵援,并把观剧津贴改为造舰津贴。但因出兵迟缓无力,腓力已先期洗劫了奥林土斯。之后,又迫使雅典签订了一个承认马其顿霸权扩张的条约。
亲马其顿的代表是演说家、90岁高龄的伊索克拉底。他不仅认识到希腊人屈从北方强邻是时势必然,并进一步提出联合是进攻波斯的前提。他在《致腓力书》中说出:“把战争引向亚洲,把财富夺回希腊。”这使他与其他一些因接受金钱贿赂而成为亲马其顿的卑鄙小人判然有别。
公元前323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暴亡的消息促使希腊各邦掀起反马其顿的新高潮。马其顿从亚洲调回援军,镇压了骚乱。公元前322年,马其顿在雅典扶植起贵族寡头政权,逼使民主斗士德摩斯梯尼服毒自杀。从此雅典在希腊政治生活中不再具有重要意义,影响仅限于文化方面。
发展
在雄辩术高度发达的雅典,无论是法庭里、广场中、还是公民大会上,经常有经验丰富的演说家的论辩,听众的要求很高,演说者的每一个不适当的用词,每一个难看的手势和动作,都会引来讥讽和嘲笑。


德摩斯梯尼天生口吃,嗓音微弱,还有耸肩的坏习惯。在常人看来,他似乎没有一点当演说家的天赋,因为在当时的雅典,一名出色的演说家必须声音洪亮,发音清晰,姿势优美,富有辩才。为了成为卓越的政治演说家,德摩斯梯尼做了超过常人几倍的努力,进行了异常刻苦的学习和训练。
他最初的政治演说是很不成功的,由于发音不清,论证无力,多次被轰下讲坛。为此,他刻苦读书学习。据说,他抄写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8遍;他虚心向著名的演员请教发音的方法;为了改进发音,他把小石子含在嘴里朗读,迎着大风和波涛讲话;为了去掉气短的毛病,他一边在陡峭的山路上攀登,一边不停地吟诗;他在家里装了一面大镜子,每天起早贪黑地对着镜子练习演说;为了改掉说话耸肩的坏习惯,他在左右肩上各悬挂一柄剑,或各悬挂一把铁权;他把自己剃成阴阳头,以便能安心躲起来练习演说。
据说德摩斯梯尼以口含小石子等方法一直刻苦练习演说近50年,通过多年的刻苦努力,最终成为了雅典最具雄辩的演说家。随后他的刻苦努力练习演说的故事也成为了激励后人奋进的例子!


刻苦努力
德摩斯梯尼不仅训练自己的发音,而且努力提高政治、文学修养。他研究古希腊的诗歌、神话,背诵优秀的悲剧和喜剧,探讨著名历史学家的文体和风格。柏拉图是当时公认的独具风格的演讲大师,他的每次演讲,德摩斯梯尼都前去聆听,并用心琢磨大师的演讲技巧……
个人荣誉与评价编辑
荣誉
经过十多年的磨练,德摩斯梯尼终于成为一位出色的演说家,他的著名的政治演说为他建立了不朽的声誉,他的演说词结集出版,成为古代雄辩术的典范。
评价
公元前330年,雅典政治家泰西凡鉴于德摩斯梯尼对国家所做的贡献,建议授其金冠。德摩斯梯尼的政敌埃斯吉尼反对此种做法,认为不符合法律。德摩斯梯尼与他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公开与其辩论,用事实说明自己得此殊荣当之无愧。辩论结果,泰西凡的建议得以通过,决定授予德摩斯梯尼金冠。


辩护词
这是他在辩论会上为自己的辩护词部分。
埃斯吉尼,我可以下断言,你是利用这件事来显示你的口才和嗓门,而不是为了惩恶扬善。但是,埃斯吉尼,一个演说家的语言和声调的高低并没有什么价值。能够以人民的观点为自己的观点,以国家的爱憎为自己的爱憎,这才有意义。只有心里怀着这点的人才会以忠诚的心志说每一句话。要是对威胁共和国安全的人阿谀奉承,同人民离心离德,那自然无法指望与人民一道得到安全的保障。但是,——你看到了吗?——我却得到了这种安全作保障,因为我的目标与我的同胞一致,我关注的利益跟人民无异。你是否也是这样呢?这又怎么可能?尽管众所周知,你原来一直拒绝接受出使腓力的任务,战后你却立刻就到腓力那里作大使了,那时给我们国家带来大难的罪魁祸首正是他。
是谁欺骗了国家?当然是那个内心所想与口头所说不一的人。宣读公告的人该对谁公开诅咒?当然是上述那类人。对于一个演说家,还有比心思与说话不一更大的罪名吗?你的品格却正是这样。你还胆敢张口说话,敢正视这些人!你以为他们没认清你吗?你以为他们昏昏沉睡或如此健忘,已忘记你在会上的讲话?你在会上一面诅咒别人,一面发誓与腓力绝无关系,说我告发你是出于私怨,并无事实根据吗?等到战争的消息一传来,你就把这一切都忘记了。你发誓表示和腓力很友好,你们之间存在友谊——其实这是你卖身的新代名词。埃斯吉尼,你只是鼓手格劳柯蒂亚的儿子,又能够在什么平等和公正的恳词下成为腓力的朋友或知交呢?我看是不可能的。不,绝不可能!你是受雇来破坏国人利益的,虽然你在公开叛变中被当场捉获,事后也是受到了告发,你却还以一些别的人都可能犯而我却不会犯的事来辱骂我、谴责我。


相关
埃斯吉尼,我们共和政体的许多伟大光荣事业是由我完成的,国家没有忘记我的业绩。以下事例就是明证:选举由谁来发表葬礼后的演说时,有人提议你,可是,尽管你的声音动听,人民不选你;也不选狄美德斯,尽管他刚刚达成和平;也不选海吉门或你们一伙的任何人,却选了我。你和彼梭克列斯以粗暴而又可耻的态度(慈悲的上天啊!)列出你现在所举的这些罪状来谴责、辱骂我时,人民却更要选举我。原因你不是不知道,但我还是要告诉你。
雅典人知道我处理他们的事务时的忠诚与热忱,正如他们知道你和你们一伙的不忠。共和国昌盛时你对某些事物发誓拒认,国家蒙受不幸时,你却承认了。因此,对于那些以共和国灾难来取得政治安全的人,我们的人民认为远在他们如此做时已是人民的敌人,现在则更是公认的敌人。
对于那向死者演说致敬、表扬烈士英勇精神的人,人民认为他不应和烈士为敌的人共处一室,同桌而食;他不该与杀人凶手一起开怀饮宴,并为希腊的大难唱欢乐之歌后,再来这里接受殊荣;他不该用声音来哀悼烈士的厄运而应以诚心吊唁他们。人民在我和他们自己身上体会得这一点,却无法在你们任何人中寻得。因此他们选了我,不选你们。人民的想法如此,人民选出来主持葬礼的死者父兄的想法也一样。按照风俗,丧筵应设在死者至亲家属中,但人民却命令将筵席设在我家。他们这样做有道理:因为单独来说,各人与死者的亲属关系要比我密切,可是,对全体死者而言,却没有人比我更亲了。最深切关心他们安危成就的人,对他们死难的哀痛也最深。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