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子西征

长子西征(1235年~1242年)是大蒙古国的第二次西征。以成吉思汗之孙拔都任统帅,诸王子贵由、蒙哥等从征,因为各支宗室均以长子统率军队,万户以下各级那颜也派长子率军从征,所以被称为“长子西征”或“诸子西征”。蒙古大军实际指挥掌握在前军主将速不台手中,蒙古大军兵锋主要指向钦察和斡罗思等地。


背景
窝阔台即位前的形势
1222 年春,速不台、哲别率领蒙古军进入阿速(又称阿兰,高加索北麓的伊朗语族部落)、钦察(突厥语部落,分布在里海至黑海之北,东罗马人称之为库蛮,俄罗斯人称之为波罗维赤)之境,先后将阿速、钦察诸部各个击破,遂驻冬于钦察之地。1223 年五月,蒙古军与斡罗思、钦察联军会战于阿里吉河(今乌克兰共和国日丹诺夫市北)之东,终被蒙古军一一击溃。速不台、哲别统兵抄掠斡罗思南部诸地。
1227 年,蒙古军入掠南宋四川关外地。
1227 年七月,成吉思汗病死。蒙古军围攻中兴半年余,城中食尽,夏主李晛出降,蒙古诸将遵照成吉思汗遗命杀晛,西夏亡。
1229 年,拖雷召集诸王、大臣在怯绿连河(克鲁伦河)上游的大斡耳朵举行选汗大会,共奉窝阔台即大汗位。


窝阔台即位后的形势
1229 年,窝阔台派遣绰儿马罕率军征讨花剌子模沙(Shah,波斯语“国王”之意)扎兰丁。1231 年八月,札兰丁在迪牙别克儿(在今土耳其东部迪亚巴克尔)地区的山中被当地库尔德人杀死,花剌子模残余势力终被消灭。灭札兰丁后,绰儿马罕率领西征军镇戍波斯西部,出兵攻略旁近诸地,谷儿只、大阿美尼亚均被先后征服。


1231 年,拖雷率军强行假道宋汉中地攻金,抄掠四川北部诸州县。
1234 年春,蒙宋联军攻破蔡州,金哀宗自杀,金朝灭亡。
1235 年,皇子阔出、阔端分统东、西两路军侵入南宋境。东路军取唐、邓、均三州(三州守臣皆金降将,蒙古军至,即叛宋降蒙),攻破枣阳、光化,掠襄樊、郢州等地。
窝阔台统治的时期正是大蒙古国蓬勃发展的上升时期。大蒙古国的领土扩张到中原、中亚、西亚等地,经济、军事实力大增,蒙古贵族的征服野心急剧膨胀。花剌子模、金国等国的灭亡使窝阔台解除了西征欧洲的后顾之忧,而南宋也被蒙古军队侵扰,处在守势。这一时期窝阔台实施了一系列统治措施,巩固了自己的大汗权威,加强了中央集权。邮驿制度的建立,速不台、哲别的第一次西征钦察、斡罗思,绰儿马罕的西征花剌子模、波斯,为蒙古军便捷了信息传递,积累了战斗经验,熟悉了地形地貌。在这些有利的条件下,“长子西征”便应运而生。


过程
1235 年,窝阔台召集诸王大会,决定征讨钦察、斡罗思等国,命各支宗室均以长子统率出征军,万户以下各级那颜也派长子率军从征。诸王以术赤子拔都为首,以老将速不台为主帅。1236 年秋,灭不里阿耳。1237 年春,灭钦察;秋,进兵斡罗思,攻取也烈赞(梁赞)城。次年,分兵四出,连破莫斯科、罗斯托夫等十余城,合兵围攻弗拉基米尔大公国首府,陷之。1239年灭高加索山北麓之阿速国,攻入斡罗思南境;遣使至乞瓦(基辅)谕降,被杀。1240 年,拔都亲统大军围困乞瓦,四周架炮猛攻。其王米海依畏敌,先已逃入孛烈儿(波兰),名将德米特尔领导乞瓦军民进行了英勇抵抗,城破,德米特尔受伤被捕,拔都嘉其忠勇,赦之不杀,但乞瓦军民则遭到残酷屠掠。蒙古军攻陷乞瓦后,继续西进,攻占伽里赤,其王逃入马札儿(匈牙利)。


1241 年春,拔都分兵两路,一路由诸王拜答儿、大将兀良合台率领,攻孛烈儿;一路由拔都、速不台率领攻入马札儿。拜答儿一军破散多米儿城,抵克剌可夫,孛烈儿王弃城遁,蒙古军焚毁其城,遂入西里西亚境。西里西亚侯集孛烈儿诸军,与来援之捏迷思(日耳曼)军联合抗敌,激战于里格尼茨,被蒙古军击溃。里格尼茨之战使欧洲诸国十分震惊,感受到蒙古入侵的严重威胁。但由于教皇和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尖锐矛盾,未能采取一致的对策。蒙古军获胜后,又攻入莫剌维亚,南下与拔都军会合。拔都军在撒岳河(当即《元史》所载郭宁河)畔击溃马札儿军,进拔佩斯城(当即《元史》所载马茶城),分兵四出抄掠。有一支进至维也纳附近的诺依施达。冬,拔都大军渡过秃纳河(多瑙河),攻陷格兰城。1242 年初,遣诸王合丹率一军追击马札儿王别剌四世。不久,窝阔台死讯传来,拔都率军东还,1243 年初,到达伏尔加河下游的营地。从此拔都就在这里立国,建萨莱城(今阿斯特拉罕附近)为国都。统有东起也儿的石河,西至斡罗思的辽阔地域,史称钦察汗国(因以原钦察部地为中心而得名)。


史籍记载
《元史》本纪第二 太宗
七年乙未春,城和林,作万安宫。遣诸王拔都及皇子贵由、皇侄蒙哥征西域,皇子阔端征秦、巩,皇子曲出及胡土虎伐宋,唐古征高丽。
九年丁酉春,猎于揭揭察哈之泽。蒙哥征钦察部,破之,擒其酋八赤蛮。
十一年己亥春,复猎于揭揭察哈之泽。皇子阔端军至自西川。秋七月,游显自宋逃归。以山东诸路灾,免其税粮。冬十一月,蒙哥率师围阿速蔑怯思城,阅三月,拔之。十二月,商人奥都剌合蛮买扑中原银课二万二千锭,以四万四千锭为额,从之。
十二年庚子春正月,以奥都剌合蛮充提领诸路课税所官。皇子贵由克西域未下诸部,遣使奏捷。命张柔等八万户伐宋。冬十二月,诏贵由班师。


《元史》列传第八 速不台
乙未,太宗命诸王拔都西征八赤蛮,且曰:“闻八赤蛮有胆勇,速不台亦有胆勇,可以胜之。”遂命为先锋,与八赤蛮战。继又令统大军,遂虏八赤蛮妻子于宽田吉思海。八赤蛮闻速不台至,大惧,逃入海中。辛丑,太宗命诸王拔都等讨兀鲁思部主也烈班,为其所败,围秃里思哥城,不克。拔都奏遣速不台督战,速不台选哈必赤军怯怜口等五十人赴之,一战获也烈班。进攻秃里思哥城,三日克之,尽取兀鲁思所部而还。经哈咂里山,攻马札儿部主怯怜。速不台为先锋,与诸王拔都、吁里兀、昔班、哈丹五道分进。众曰:“怯怜军势盛,未可轻进。”速不台出奇计,诱其军至氵郭宁河。诸王军于上流,水浅,马可涉,中复有桥。下流水深,速不台欲结筏潜渡,绕出敌后。未渡,诸王先涉河与战。拔都军争桥,反为所乘,没甲士三十人,并亡其麾下将八哈秃。既渡,诸王以敌尚众,欲要速不台还,徐图之。速不台曰:“王欲归自归,我不至秃纳河马茶城,不还也。”及驰至马茶城,诸王亦至,遂攻拔之而还。诸王来会,拔都曰:“漷宁河战时,速不台救迟,杀我八哈秃。”速不台曰:“诸王惟知上流水浅,且有桥,遂渡而与战,不知我于下流结筏未成,今但言我迟,当思其故。”于是拔都亦悟。后大会,饮以马乳及蒲萄酒。言征怯怜时事,曰:“当时所获,皆速不台功也。”壬寅,太宗崩。癸卯,诸王大会,拔都欲不往。速不台曰:“大王于族属为兄,安得不往?”甲辰,遂会于也只里河。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