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夫人如何躲过人彘的命运?

慎夫人和戚夫人,一个是汉文帝的爱妃,一个是刘邦的爱妃。如此地位相像的两个人,最终却拥有了两种全然不同的命运。一起来看,后宫里的生存法则,你以为有了皇帝的宠爱就足够了吗?
提到慎夫人,大多数人会立刻想到电视剧《美人心计》中由演员王丽坤塑造的慎夫人形象。在《美人心计》中,慎夫人是一个非常反面的形象,出身青楼,功于心计,蛇蝎心肠,屡次陷害他人,不得善终。这其实完全是艺术加工的需要,将慎夫人塑造成了一个人人痛恨的角色。在历史上,真正的慎夫人是非常聪慧的,也是善终的。


一、慎夫人一朝得
慎夫人是邯郸人,擅长歌舞。邯郸一带自战国时期就盛产歌姬舞女,始皇的母亲赵太后就曾是吕不韦的歌女。很多女孩从小接受一些歌舞教育,长大后被卖入城市,要么是进入贵族富商之家,要么是进入宫廷之中,成为皇帝或地方诸侯的女伎。司马迁评价她们是:“鼓鸣瑟,跕屣,游媚贵富,入后宫,徧诸侯。”慎夫人也是其中一员。她运气比较好,被文帝看中,从一个歌女摇身一变成为帝王的宠妃。
慎夫人被文帝大加宠幸,都快超过窦皇后了。据史书记载,在宫中,作为妃子的慎夫人经常和皇后平起平坐,不分尊卑,而且窦皇后也没有表示不满,周围的人也都觉得倍儿正常。这样“衽席无辩”的情况直到文帝去上林苑游玩才发生了质的变化。
二、袁盎献‍策和慎夫人的转变
上林苑是秦汉时期著名的皇家园林,皇帝经常带领一众大臣和妃子去赏花或者打猎。这一天,文帝带着窦皇后和慎夫人还有一群大臣浩浩荡荡去上林苑了。袁盎负责此次游玩事宜,他发现上林郎官将慎夫人的坐席和窦皇后的坐席并列放到上首,亲自动手把慎夫人的坐席撤到下首,这让慎夫人大怒,拂袖而去,文帝也觉得没面子,回宫去了,这次游玩也不了了之。
袁盎见状,只好追上去耐心地向文帝解释原因。他说:“皇帝您已经立了皇后,慎夫人只是妾。妾怎么能和皇后平起平坐呢?您现在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给慎夫人招来祸患,人彘一事就是前车之鉴啊!”


袁盎所提到的人彘指的就是高祖爱姬戚夫人。戚夫人仰仗高祖的宠爱,和吕后争宠,还想把太子刘盈的位置搞掉,可惜的是没有成功。在高祖死后,吕后便将满腔恨意发泄到戚夫人身上,将她四肢剁掉,眼睛熏瞎,耳朵弄聋,又灌了哑药,让她不能说话,再扔到厕所里,还带人专门来参观,后来又将她杀掉。
吕后和戚夫人的事,大家都知道的人彘一事距离文帝一朝不会超过20年,文帝和慎夫人对此事也是非常熟悉的。然而,他们却没有引以为鉴,大概是觉得窦皇后是一代贤后,脾气好,不会计较。但在凡事都讲究等级秩序和礼仪规矩的古代社会,皇后和一般妃子的地位待遇是有天壤之别的。文帝活着的时候,窦皇后不会针对慎夫人,等文帝去世后,窦皇后难保不会“恨”慎夫人,那么人彘的悲剧可能会再次发生。想到这些,文帝觉得心惊肉跳,马上将袁盎的话告诉慎夫人,慎夫人也察觉到此事非同一般,立刻赏赐袁盎黄金50斤。“袁盎谏之而帝悦之,夫人又从而赏之。此虽发于惧祸,然不贤亦不能尔也。”
不得不说,慎夫人是非常聪慧的,她很快领悟了袁盎的进谏之意,又赏赐袁盎,实际上也是变相地在向窦皇后“服软”,以示自己“甘定分”,没有非分之想,自己以前是疏忽了,无心之失。正是这种“服软”,成为了她的自保之道。或许,袁盎在公开场合将慎夫人的坐席撤到下首也是出自窦皇后的授意,以试探慎夫人。窦皇后在文帝一朝政治上无所作为,可是在景帝和武帝两朝,窦皇后变成了窦太后,再变成窦太皇太后,她牢牢地控制权力,政治头脑毫不逊色于吕太后。若不是大臣袁盎的谏言,以及慎夫人自己的“服软”,在文帝去世后,很难说慎夫人不会是第二个戚夫人。


三、慎夫人的处世之道
慎夫人能够巧妙地避开人彘的命运,最大的法宝就是她的谦逊。这与她的性格以及无子的事实有很大的关系。
文帝奉行黄老之道,崇尚节俭。他原本打算在宫中建造一个露台以供游玩,当听说要花费百金后就停建了。慎夫人虽然非常受宠,却也是“衣不曳地,帏帐无文绣”,与文帝的治国理念保持一致。文帝喜好音乐,而慎夫人原本就是歌舞艺人出身,她与文帝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两人到霸陵游玩时,可以“使慎夫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文帝赞赏袁盎的做法,慎夫人也能做到不以为嫌,“从而赏之”,以得长久之计。
从这些来看,慎夫人比较低调,行事不张扬,性格比较随和,虽然也是以色事人,但会猜测文帝的心思,所以才得文帝的宠爱。然而,时间一长,难免会有恃宠而骄,举止有失。袁盎的谏言及时提醒了慎夫人,让她注意自己的身份,以免真的触怒皇后,所以她以后在宫中才会有所收敛。再加上,慎夫人没有子嗣,而且也没有条件收养他人之子,所以她和窦皇后的关系并不会像戚夫人与吕后那样急剧恶化。
慎夫人与戚夫人有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年轻貌美的妾,而且均长于歌舞,与皇帝有共同的志趣,恩宠都一度超过皇后。然而,她们的性格及处事方式却有云泥之别:


慎夫人比较低调,善于审时度势,清楚自己的身份,因而会有大臣的善意谏言,她也及时采纳。当然了,她碰上了窦皇后也是比较幸运的。尽管史书并没有记载她的最终结局,但是以她的聪慧谦逊而言,想必也是善终的。
戚夫人则不然,她生有赵王如意,仅仅因为高祖的一句“类己”便有让儿子取代太子刘盈的想法,一次不成,还三番五次地劝说高祖更立太子。吕后和太子刘盈总是提心吊胆,后来在张良的策划下,请商山四皓出面,才算是保住了太子之位,吕后也保住了皇后之位。
戚夫人艺术素养高,然而政治素养缺的不是一点半点,典型的野心和实力不匹配的代表。她无法看清汉初错综复杂的政治形势,也得不到任何大臣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她真的是往死里作。高祖去世后,吕后并不是立即将她做成人彘,而是下令让她去永巷舂米,也就是看看她心里是否不满。大概表现得好,就放她去和儿子团聚,就像薄姬带着儿子刘恒去代国一样;表现得不好,正好找个理由将她杀了,以发泄她多年的愤恨。
戚夫人在这样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还是心生不满,不好好表现,舂米的时候自编自唱了一首歌,大致的意思就是自己过得太惨了,整天干活,希望有人把她的状况告诉她的儿子,抓紧时间来救她。这首歌被人报告给吕后,吕后听了勃然大怒,干脆派人把她做成人彘,顺带把赵王如意招到长安给毒死了。


所以说,慎夫人的谦虚和低调成就了她生前的恩宠,而戚夫人的野心和高调不仅把自己作死了,还把赵王如意搭进去了。慎夫人和戚夫人如此地位相像的两个人,最终却拥有了两种全然不同的命运,让人感慨不已!真的是不怕有人作,就怕有人往死里作啊!

 

吉祥坊官网想要了解更多吉祥坊 请关注吉祥坊官网 www.365wellbet.com